SCP-204

项目编号:SCP-20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04-1和SCP-204-2被置于Site-██的一个10 m x 10 m的加固隔离区域内。隔离区域必须由钛和增强钢筋混凝土构筑。隔离区域同时必须真空密封,置于一个高气压外罩中,外罩的气压必须维持在隔离区域当前气压+2 PSI以上。至少一个完整的安全小队必须随时待命。

只有在SCP-204-1的计划喂食时间可以允许D级人员以维护的名义进入。SCP-204-1的食谱包括任何肉食,以活物为优。通常而言,野狗、公牛或其它因攻击性行为而需要安乐死的,带有攻击倾向的动物可以作为食物。但是,当这一类食物源并不充足时,D级人员也可以作为替代。SCP-204-2的饮食则于正常人类无二致,亦不需特殊处理。SCP-204-2被允许提出特殊要求,但是任何要求都必须经过O5批准。任何被发现试图故意刺激SCP-204-2的人员都会被立即处决。

安保人员除了处于收容突破的危机之外,应忽视SCP-204-2的所有引起安保人员反应的尝试。违反者将受到严厉的行政处罚。

当SCP-204-2即将长到十四岁的时候,基金会必须启动收容协议204。其细节可以在收容协议204要求中找到。

当出现收容设施被破坏的情况时,EMP(电磁脉冲)发生器必须立即启动以保证SCP-204-1不被启动。一旦EMP发生器启动,安全小组有大约30秒的时间在SCP-204-1自我调节并自我重组之前处决SCP-204-2。如果此时收容尚未完成,SCP-204-1则必须被以常规模式收容。安全小组和特工被授权使用任何常规武器以收容SCP-204-1和SCP-204-2。如果SCP-204-2在收容过程中被杀死,收容协议204则必须被立即启动。

描述:SCP-204-1是一个半有机纳米机械群,跟随SCP-204-2并作为其守护者。SCP-204-1大部分时间以分散的云状形式存在,几乎不能以人类的感官察觉。但是,一旦SCP-204-2遇到危险,或收到SCP-204-2的命令,SCP-204-1会立即物质化为一固体。这一固体的具体形态和性质完全取决于SCP-204-2的感知、精神状态和想象。虽然有着众多特性,SCP-204-1也显示出一些共同特点,包括:超级强度、大体积、基础智能、对SCP-204-2的完美服从,以及吞噬活肉后的自我重组。SCP-204-1可被常规武器破坏,也可在受到足够的伤害之后被迫还原为分散形态。

SCP-204-2总是一个儿童,年龄由4到14岁不等。物理意义上,SCP-204-2除了支配SCP-204-1的能力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所有SCP-204-2的个体表现出共同特点:所有个体都有身处虐待和危险的经历,并多有着由此造成的严重的精神失常。SCP-204-1似乎被这一类儿童所吸引,虽然其如何/为何找到这些孩子仍然是未知的。如果SCP-204-2死亡,或长到14周岁,则SCP-204-1会离开它而寻找新的可以“印”于其上的个体。作为自我延续的措施,如果SCP-204-1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儿童,它则会立即物质化并进入狂暴,开始攻击一切其视野内的物体。

一旦SCP-204-1找到一个合适的保护对象,它会立即“印”于其上并跟随该对象直到SCP-204-2死亡或SCP-204-1自主决定离开。起初,SCP-204-1有着良性的表现,保护SCP-204-2免遭威胁。但是,经过仔细研究和观察,我们已经发现所有SCP-204-2的个体都会逐渐变得富有攻击性,喜好危险并漠视人类生命。我们认为SCP-204-1可以操控SCP-204-2的思维进程,使其以一种有利于(SCP-204-1)自身的模式活动。我们假定由于SCP-204-1需要有机肉类作为养料,它需要将SCP-204-2置于危险之中以“合理化”其启动。详情见附录1。

附录1:已经有多起被认定有SCP-204-1参与其中的事件的报告。第一个被记录的事件中,一辆汽车在一个住宅街区被发现,车辆被完全摧毁,由被部分吃掉的人体残骸所覆盖。类似事件不断发生,直到特工们成功在████████, ███████████ 追踪到SCP-204-1并第一次与第一个被记录的SCP-204-2转世所接触。之后又经过3次尝试,以超过30人的伤亡为代价才将SCP-204-1和SCP-204-2收容。对于SCP-204-2的采访显示出其感受到一种对危险体验的需求,例如在车流中驻足或是尝试激发他人的敌意。当被问到这么做的原因时,SCP-204-2回答称SCP-204-1“允许”它这么做。

收容协议204:为将SCP-204-1收容,需要长期维持一些SCP-204-2的替代品储备,以在当前个体死亡或被抛弃时作为替代。理想状态下,所有储备都应为10岁以下,有受虐历史的孤儿。但是,在需要时,可以通过批准收容协议204的条例十二【XII】以使用并未满足特定条件的储备个体。这些个体将被处于“看护者”的监管之下;“看护者”由被指控有暴力犯罪、虐待儿童、恋童等罪名的D级人员组成,同时包括一名基金会成员,以防止意外的储备死亡。用于条例十二【XII】的人员选择应基于与SCP-231项目一样的特殊条件。1

如果SCP-204-2成功长到14岁而SCP-204-1离开了它,那么SCP-204-2将会受到完全洗脑并在细致的心理学检查后重新置入政府收容项目中。如果SCP-204-2已经没有重入政府项目的希望,那么该个体应被立即处决。

附录2:在写下这份报告时,基金会正收容着SCP-204-2的一个十三岁实例。前11个实例表现出了SCP-204-2典型的敌意与暴力行为特征。然而,有2个SCP-204-2的实例在心理健康和稳定方面表现出了明显的改善,与此同时收容突破数创历史新低。对于出现这些行为上的差异的特定因素依旧未明,而SCP-204-1所利用以操纵宿主的方法依旧未知。

附录3:虽然有证据显示SCP-204-1是有知觉的,或者甚至可能是有智慧的,但一切尝试直接与SCP-204-1的交流尝试都失败了。目前唯一可行与SCP-204-1的方法是利用SCP-204-2为媒介。不幸的是,靠近SCP-204-2时其表现出的暴力倾向和敌对行为以及他们的令人质疑的心理稳定度导致这种方式极其不可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