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4

项目编号:SCP-20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04-1和SCP-204-2被置于Site-██的一个10 m x 10 m的加固保存区域内。保存区域必须以增强钢筋混凝土与镀膜钢构筑。保存区域同时必须被真空密封,并置于一带高气压的外壳中,其始终维持在当前保存区域气压至少超过+2 PSI。必须有至少一队完整安保小队随时待命。

仅于SCP-204-1的定期喂食时间时允许D级人员以保养目的进入该处。SCP-204-1的特定饮食包括任何种类的肉,最好是来自活的对象。此类对象通常包括野狗、公牛或是任何其它因攻击行为而必须被安乐死的动物。然而,如果无法取得此类食物,D级人员也可行。SCP-204-2的饮食为正常的人类饮食,不需要特别措施。允许SCP-204-2提出特殊要求,但任何且所有要求必须经O5批准。任何被逮住尝试蓄意挑畔SCP-204-2的人员会被立即处决。

除明确且当前有收容失效的风险外,安保人员应忽视任何及所有SCP-204-2引起他们反应的尝试。违反的话将导致严厉的管理惩罚。

当SCP-204-2即将满十四岁的时候,基金会必须启动收容协议204。进一步细节可见收容协议204要求。

当发生收容失效的情况时,必须立即启动EMP(电磁脉冲)发生器,使SCP-204-1维持不能作用。EMP发生器被启动,安保小队在SCP-204-1能适应且重新集合自身前有大约30秒时间把SCP-204-1无效化。如此时无法达成收容,必须以常规手段收容SCP-204-1。安保小队及特工被批准使用任何他们常规武器的处置方式来收容SCP-204-1和SCP-204-2。如果SCP-204-2在收容期间被处决,则必须立即开始实施收容协议204。

描述:SCP-204-1为一半有机的纳米机械群体,以保护者的形式跟随着SCP-204-2。SCP-204-1大多时间都处于散群,几乎不能以正常人类感官察觉到。然而,如果SCP-204-1处于危险时,或者如果SCP-204-2发出命令,SCP-204-1会瞬间物质化成一固体的物理形态。这类形态的确切形状和性质是主观的,完全取决SCP-204-2的观点、精神状态与想象力。尽管SCP-204-1性质不同,但都有共同的特征。这些包括:强大的力量、大尺寸、基本智能、完全顺从SCP-204-2以及吞食活体血肉后的自我再生能力。SCP-204-1容易被常规武器所伤,且如遭到足量损害,其可能会被迫暂时回到分散状态。

SCP-204-2总会是一名年龄4至14岁的孩童。实际上,除了能呼叫SCP-204-1外,SCP-204-2并无突出的部分。所有SCP-204-2的产生都有共同特征。它们都有过被虐待与处于危险中的背景,以及因此罹患的多种严重精神疾病。这使得SCP-204-2实体难以以任何传统方式来收容,因必须非常小心地将它们维持在稳定的状态。看来SCP-204-1是被这样的孩子所吸引了,虽然目前未知它们为何以及如何找到他们的。如果SCP-204-2被处决或是年满14岁,SCP-204-1会抛弃它,并且找到新的孩童来“印记”。作为SCP-204-1的自我保护形式,如果SCP-204-1找不到适合的孩童,其会立即物质化,并疯狂地攻击任何视线内的东西。

一旦SCP-204-1找到适合保护的候选者时,他会立即在SCP-204-2上“印记”并跟随它,直到SCP-204-1死亡或是SCP-204-1自行决定离去。最初,SCP-204-1显露为良性,保护SCP-204-2不受明显的威胁。然而,经过仔细地研究和观察,已注意到所有SCP-204-2个体会开始采取更加激进的、追求危险的行为,且不顾人类性命。理论而言,SCP-204-1有能力操纵SCP-204-2的思维过程,以表现出会对其有利的样子。推测由于SCP-204-1需要以有机血肉维生,其需使SCP-204-2处于危险以“正当”其活化。进一步细节参见附录1。

附录1:已经有多份被认为SCP-204-1涉及在其中的事故之记录。首次记录的事故为,发现一辆汽车在住宅街道被完全地拆毀且覆盖在部分被吞噬的人类尸体下。在类似的多起事故发生后,特工设法跟踪SCP-204-1到了████████, ███████████,他们在那里与首位记录到的SCP-204-2化身接触。在超过三次的尝试与大量伤亡后,成功收容SCP-204-1及SCP-204-2。对SCP-204-2的采访表明,其似乎感觉需要体验危险,例如站在车流中或是激起他人的敌意反应。当问及其原由时,SCP-204-2简单地回答说SCP-204-1“允许[它]做”。

收容协议204:为保持SCP-204-1的成功收容,有必要保留一永久的候选贮存以替代SCP-204-2,如果当前的SCP-204-2被处决或抛弃。理想情况下,所有候选者都为10岁以下的孤儿,且有被虐待的背景。然而在需要的时候,可授权“收容协议204”的第XII条以允许不满特定要求的候选者。他们会被置于“照顾者”的看管下,“看管者”由被定罪有暴力犯罪、虐待儿童以及恋童癖的D级人员组成,且基金会工作人员在场以防止候选者的意外处决。用于XII条的人员选择将遵循与SCP-231的特殊需求相同的指导方针。1

如果SCP-204-2成功成长至14岁的截止年龄且SCP-204-1抛弃了它,则先前的SCP-204-2必须经过严格的记忆删除处置以及彻底的心理检查,之后重入政府寄养程序。如果认为先前的SCP-204-2无法成功重新融入,那么该对象必须被立即处决。

附录2:截至撰写此报告时,基金会已收容了13个SCP-204-2实体。11个实体表现出SCP-204-2实体典型敌意及暴力行为的特征。不过,2个SCP-204-2实体显示他们心理健康及稳定的显著改善,且收容突破的尝试次数最少。目前不清楚是什么具体因素造就了这些行为的差异,因为SCP-204-1操纵其宿主所用的确切机制仍不得而知。

附录3:虽然有证据表明SCP-204-1可能有感知,或者甚至是有智能的,但所有对SCP-204-1沟通的尝试都已失败。目前,唯一与SCP-204-1沟通的可行方法是以SCP-204-2为媒介。不幸的是,几乎所有SCP-204-2实体都表现出暴力倾向与敌意,以及它们成问题的心理稳定性使得此类途径非常不可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