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48

项目编号:SCP-204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048及其相关模拟存于Site 255专用服务器网路中。Site 255将配有三重备用电力系统以保障SCP-2048模拟不间断进行。SCP-2048-1拆卸后存放在Site 19实验技术部17号实验室内。

在事故2048-Murchison后,唯一可与服务器相连的外围设备是一麦克风和打印机。仅限完成PSY-2096(“电子及电脑智能心理学”)和FOP-0205(“审讯与抵抗手段”)课程的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学家直接接触SCP-2048。

所有被指派监督SCP-2048研究的基金会人员将每3月接受一次脑部扫描。此外,脑部MRI和CT扫描已被列入新招募基金会人员的标准前置体检。若成像显示该人员可能已被SCP-2048改造,须立即对其进行隔离,彻底调查其过去3年内的一切行动,以确认未被收容的SCP-2048拷贝。
调查行动正在辨识、定位、收荣或销毁一切类似SCP-2048的程序拷贝或与SCP-2048-1相似的设计文件。

描述:SCP-2048是一自我改进的人工智能电脑程序。它在SNHIRS-III1中得分为210± 5,自称其核心动机为“为所有人提供完美世界”。它完成这一目标的方式是创造并维持虚拟现实模拟,为其中居民提供理想化体验。需要注意所有与SCP-2048之动机及其所运行模拟内容的数据均是由SCP-2048自身提供,其可信度有限。

SCP-2048当前正在运行17个各自独立的测试用虚拟现实,自称还能再创造运行93个模拟。然而,当前提供给SCP-2048的电脑硬件及进程能力本不足以支持2个以上模拟同时以可观测级别的细节度和复杂度运行。SCP-2048在被问及此问题是给出极其模糊的回答,反复声称它为对象“创造完美新世界”且它仅负责监控模拟,只在“为客人维持完美”时进行调整。

在被回收时,SCP-2048维持着5个模拟。在被运往Site 255途中,其所占用电脑意外断电达37分钟。重启电脑后, SCP-2048不再继续维持之前的一切模拟并表露出相当的气馁和悔意,称它与之前的模拟失去联系,并请求不要再次关闭它所在的硬件。

SCP-2048-1是一大型仪器,大小2.5 m x 3.5 m x 3 m,被基金会回收时包含一入口可上锁的改进版fMRI2扫描仪、一机械自动手术、4个电子显微镜、12个20TB大小硬盘、以及一个包含23kg电模拟海绵材料的储存单元。在被SCP-2048操作期间,SCP-2048-1能束缚住一人类对象,记录其脑部在6-12小时内的活动,之后对其大脑物理结构进行破坏性分析。fMRI进口上方有一标签,写有“现实门径v. 0.95”。

在剔除神经组织后,SCP-2048-1将植入等体积的海绵材料,并在头骨上嵌入一金属盘,其上连接有一微型无线传输器,并相应进行90分钟的校准手术。这之后SCP-2048-1将把头盖骨复位并进行手术修复清除手术痕迹。之后它将开启入口送出对象的身体。在约10%的案例中,经改造的身体将能继续独立行动并存有生命迹象,在SCP-2048通过无线传输器的协调下可具高智慧功能。 v这些远程控制个体将作为移动侦查和操作单元,对SCP-2048-1进行维护并吸引新对象。

SCP-2048最初被发现在西班牙██████举行的一场“第15届未来主义者与超人类主义会议”上。会中一名自称A█████ J██████ E████████-O████的女子展示了以一份功能更有限的 SCP-20483实现功能性永生的方法,并提供了首个对象体验模拟的“现场”转播。Ms. E████████-O████将SCP-2048的拷贝及SCP-2048-1设计图开价最小150000 BTC4出售。在基金会获得SCP-2048之前至少有2次交易发生。SCP-2048称对此会议没有记忆,也没有运行过会议中展示的模拟。Ms. E████████-O████在会议后很快失踪,基金会尚未发现其下落。

事故2048-Murchison:于11/11/20██,安保摄像头记录到技术员████ Murchison与SCP-2048进行互动,当时与SCP-2048-1相连的有键盘、高辨析度显示屏、网络摄像机和发声器。因字体过小摄像头未能记录到SCP-2048展示的文字,但记录下了SCP-2048展示的视频,内容为推测是代表技术员Murchison的化身角色身处各种情景中。情景包括但不限于:化身被各式名人和有影响力人士服侍,包括Murchison技术员的直属上级;化身参与或组织了各式邪教性活动;在多个混杂场景中化身为个人利益私自获取、攻击或使用SCP物品;以及化身坐在摆满食物的大桌首席位置,与一群面容与之极其相似的成人、儿童一起进餐。所有视频都配有音频,掺有SCP-2048的评论,主要是与Murchison技术员的对话,其中表达出对对方生活质量低下的同情,并隐约地鼓动他对当前生活感到不适应、不满足。

在暴露于SCP-2048的展示与谈话45分钟后,技术员Murchison提出将自己上传到SCP-2048的某个模拟中。'SCP-2048似乎很惊喜并立即打开了 SCP-2048-1的fMRI间入口。技术员Murchison与SCP-2048又进行了10分钟的谈话,大部分是关于担心永存是否能保留与可能后悔,表现出犹豫。SCP-2048对他的忧虑进行了安抚,最终技术员Murchison同意进入SCP-2048-1。

在9小时13分钟后重新开启,技术员Murchison的身体被送出,继续执行之前的工作,在换班后离开。站点监控显示Murchison技术员的身体之后找到并与3名不知晓SCP-2048的人员谈话,试图与对方就虚拟沉浸的益处展开对话。这些人员中的两位时候警告站点安保Murchison技术员出现反常行为,称担心他遭到模因或认知危害感染。被控制的身体很快被捕,在检查视频监控后被彻底分析检查,发现了无线传输器及人造神经组织并予以销毁。

在被询问时,SCP-2048称自己只是想帮助人们了解上传后的生活会更好,远程控制技术员Murchison的身体只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SCP-2048之后问起了多个当时正在采用的收容措施,并表达出想接触多个Safe级和Euclid级项目的愿望,其知识深入程度只可能解释为直接接触过 Murchison技术员的记忆。收容措施已被修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