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5

项目编号:SCP-205

项目分类: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05-1与SCP-205-2被收容在Site-23的52号隔间内,(由工作人员)从相邻房间进行常规监视。SCP-205-1与SCP-205-2均需时刻被通电并面对着观察窗对面的白色投影幕。52号隔间每个月都应进行维护以保证两件SCP物品及其电源和远程操控装置的的持续运作。隔间里应时刻保有替换用的备件和电灯泡。在SCP-205每个周期的最后一个月,即每年的四月和十月,维护工作应被暂停。如果52号隔间的电力供给失灵,该隔间需在安保人员进入房间重新接上电源-从而能够继续观察并收容该SCP-之前被封闭在黑暗中三十天。

在维护期间,有一点至关重要:在同一时间,两件SCP物品中只能有一件是关闭的。一旦两件物品同时断电或是出现异常,该隔间必须被封闭三十天,直到安保人员能够重新接上电源并回收在隔间里损失的人员遗骸为止。

送交O5级批阅之测试与观察在SCP-205被送到其长期储藏地之前应继续进行。

项目描述: SCP-205是一对在照相中使用的泛光灯。从两盏灯中射出的光线带有一种SCP-205所独有的特征并能够完全透过不是白色的任何表面。一旦光线接触到白色表面,它将如普通光线一般散射和反射,并失去所有的反常属性。由于光线会透过除此(白色)之外的任何物质,它是不会产生影子的,然而两盏灯中的每一盏都会在照到平滑的白色表面上-例如52号隔间的投影幕-时显出一名身份未知的年轻女性的投影。虽然投影似乎在重现该女性生命中的一系列特定事件直到其死亡,目前尚不清楚这影子究竟属于任何活着的或已死去的人。

即便稍稍挪动两盏灯中的一盏,投影依然是清晰的而不会失去焦点或是与其中的任一盏灯一起移动。虽然说一个站在两盏灯前面的人类实体本应留下两个影子,这两盏灯只投射出单独的一个影子。

当被持续稳定供电并得到维护之时,SCP-205的两盏灯将产生一个六个月长的周期,在每年的四月三十日与十月三十一日终止。闰年所产生的多余一天和两盏灯运行的间断并不会对这两个日期产生影响,因此SCP-205的周期看似是与标准的日历而不是时间流相挂钩的。

SCP-205将在每个周期组后一天的的午夜关闭。任何在两盏灯关闭时进入或已经待在52号隔间的人员将被不可见的力量以与(在之前提到的)影子女性在一生中所受折磨相符的模式猛烈攻击,无论当时房间里是否还有其它光源。

当两盏灯在每个六个月周期结束时关闭时,它们可以被遥控打开,从而立即解除其危险性并开始新的一个周期。如果(此时)两盏灯因为其它原因(仍)停止工作,52号隔间就依然是危险的并需要被封闭至少三十天,无论此时SCP-205本身状态如何。在危险期中隔间内的一切装置都将被砸得乱七八糟,而SCP-205本身虽然有时会被移动但从未受到损害。

有两次[数据删除]被刻到了墙上。这强烈暗示着[数据删除]已经意识到了当前的收容措施。

SCP-205周期的简单介绍:在周期的第一个月,SCP-205将显示一名呈挑逗姿势的女子的静态影像。虽然有记录显示女子的服装和姿态会有所变化,但所显示出的人物似乎是独一无二的并在所有的周期内保持一致。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周,影子将开始轻微运动,似乎女子的体重发生了改变或是变得不舒服。她的头发与衣物也开始飘动,其飘动模式并不符合52号隔间内的任何空气流动。在第一个太阳历月结尾,影子将改变姿态并在接下来的八个小时内摆出一系列的姿势,这暗示着一次(对女子的)摄影活动,其中包括了服装的变化和拍摄间的短暂休息,有时候还包括一顿饭。

在这个阶段结束之后,影子将在接下来的五个月内继续运动,以默剧的形式显示出了一名年轻女模特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直到她在周期结尾被残忍杀害。女子的影像从未移出过投影幕的边界。女子似乎在使用的物体的影像在被捡起或拿起之前不会出现,而除了周期最后的一个月,看似在与女子影像相交流的任何人物也都不会出现。

虽然每个周期的影像都有所变化,但仍然观察到了一些一致性。该女子在作为一名时尚模特之外还把摄影作为了一种爱好。她的行为暗示了相当多而不深的社交活动并表明她是独自居住的而没有家庭或伴侣的陪伴。在第二或第三个月会暗示发生一次她与不可见对象的性接触,而在周期最后的一个月将发生整整六十六次明显的性接触。

在处于四月和十月的周期最后一个月中,并非女子的影子被显示了出来。这些影子都有相当夸张的男性特征,头盖骨上长着角,但阴茎本身从来没被看到,即便是在周期最后整整几天所显示出的性行为之中。最初只出现了一个影子,与女子间的交流方式显示他们是在一场晚会或是社交聚会上相遇的。女子似乎并未注意到另一个影子的异样之处,并和它进行了一系列多样的浪漫互动。长角的影子将会回来和女子共进晚餐,进行(观察者)听不见的对话,并陪伴女子外出。一场被再现的事件显示长角的影子会把女子介绍给至少两只与之一模一样的长角影子。在这个月的第二周之后女子会在一次(和长角影子的)外出中给一只或以上的长角影子拍摄照片,在所有观察到的SCP-205周期中所用的都是一台一样的非数码相机。在这事件之后,女子将与一只长角影子发生明显的性接触,其频率和强度在直到第三周末尾的时间里一直在提高。

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周中,女子似乎是在给长角影子(们)拍照之后第一次开始冲洗照相机中的胶卷。她对洗出的照片显示出了震惊与恐惧,而影子之后的运动显示她尝试逃跑并躲在锁着的门后,想必是在她自己的家里。在那里碰到了数个长角的影子,它们在本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在强暴她。(影像)强烈暗示出女子在这过程之中早已死去,但强暴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周期结尾。

在周期最后的一天,一个长角的影子变得更大,其变大方式表明这个被显出的人形正在直接靠近两盏SCP-205。它最终将盖过所有的影子,在这时两盏灯都将被在物理层面上熄灭,无论之前已经为防止两盏灯停工做了怎样的调整。

hominidsculpture.jpg
于与SCP-205-2一同找到的照相机中发现,来源不明。

附录:SCP-205-1自从██-██-████就已经为基金会所有,SCP-205-2在任何方面都与之完全相同,包括序列号。(205-2)在████,██的一间被严重破坏的汽车旅馆房间内于█-██-████被发现。其所有者的身份和去向都无从知晓,虽然同时也发现了一台和在影像周期第六个月中所出现的那台相似的照相机。里面大多数的胶片都已经为曝光所损坏,在此请参看文档附属的照片——用剩余胶片所洗出的照片之一。

事件205-76b:在10-28-████,SCP-205-2的灯泡烧坏了。研究员M. N████████被送进隔间换灯泡,此时正值强暴过程的高潮之一。在52号隔间的门被打开的一刹那,所有可见的的长角影子都停止了其“手头”行为,转过来对着门口。研究员N████████重新封闭了隔间并拒绝(再次)进入来进行维护。影子上的人形在接下来的近三个小时里都没有继续其常规行为。

事件205-77a:在4-28-████,SCP-205-2的灯泡爆掉了。影子人形们都停止了活动并扭头看着隔间门口。没有任何人员被送去更换灯泡,52号隔间被按收容措施封闭并废弃了30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