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55

项目编号:SCP-205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处置SCP-2055的最佳方案被限制在持续监控关键人员和压制公众认知上。对所有A级和B级人员以及关键平民人物将依照协议D-11批准以智能远程监控系统对其持续接受自动远程监控。

chairs.PNG

SCP-2055-1809隐秘远程记录中的静止图像。

记录和警报将在被观察人员做出“收集椅子”、自言自语或其他异常突发行为时被触发。若自动监控被触发,距离最近的可出动安保人员将接到警报并被授权立即执行物理干涉。

若远程监控打断了SCP-2055,受影响人员将变得极其不安并做出抵抗。这种情形下允许将其制服以免其伤及自己或他人。

一旦将其从事发地点带走,异常行为将终止,该人员将对此事件毫无记忆。尽管如此受影响人员仍将被询问以确认是否有流行病学症状或突发预兆。

在流程结束后该人员将回到正常生活,收集的椅子将被带走以免发生普通自杀事件。

由于难以预测SCP-2055的流行性或个别爆发,持续性监控将是当前唯一确定的对策措施。H███教授对SCP-2055幸存者的访问和死亡事故后的验尸都未能发现任何可作为原因的风险因素;因此,必须进行更多调查。优先进行监控观察,而对发生于非重要人口的此类受监控事件,有必要任其完成以获取对于该现象的更多信息。

描述:SCP-2055是一种发生在全球█.█%人口上的异常动作现象。对该现象发生次数的精确统计十分困难,因为所有SCP-2055幸存者都对此毫无记忆,且大部分由SCP-2055造成的死亡都因其与常规自杀事件的相似性而被错误分类。

SCP-2055死亡事件会以下列行为为前兆:受影响者会在独处时突然开始收集附近任何可用的椅子并将其排成一排。受影响者之后会开始自言自语,时间从几分钟到12小时不等,期间受影响者会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并似乎一直在和空空的椅子说话。

在94.3%的被观察案例中,受影响者最终会终止此种行为并继续之前的活动,且对此事件毫无记忆。然而,约5.7%的案例中受影响者会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这些行为 — 最常见的情况是使用绷带扼颈的方式自杀,也有案例中是以服毒和放血的方式自杀。

由于幸存者对其自己的行为不会有任何记忆,调查SCP-2055的唯一方式是通过█████ █████对全部人口进行随机监控。第一个案例是在██/██/1994被观察到,而自从██████后████ ██████在商业███████中被引入,当前已经有可能对更多的案例进行远程监控。

对幸存者的心理检测和事件中死亡者的尸检都未发现任何异常。然而,对事件发生时的远程记录可能潜在地发现了某些SCP-2055的特性。

对记录的分析最初发现受影响者间的行为存在某种相似之处,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被告人在庭审中的表现。然而观看过记录的法律专家表示这一过程和法律实践中用于检测准陪审员是否合适参与审判的初审考察,即“一切照实陈述”1更为相似。

附录:

通过█████ █████收集到的远程SCP-2055记录抄本:

SCP-2055-1207抄本

[对象1207 正独自在家中吃晚餐,现象突然发生。对象1207站起,沉默着把四把餐桌椅对着墙排成一排。之后对象似乎开始专心听着什么。]

对象1207:是,是我。

[110秒沉默]

对象1207:我明白。

[27秒沉默]

对象1207:我发誓我会如实陈述。

[8秒沉默]

对象1207:我接受决议。

[6秒沉默]

对象1207:抱歉,我无法确认我理解了这个问题,你能重复一次么?

[4秒沉默]

对象1207:哦,对的。是很麻烦。我会说我们是众生之灵长。我们是神的子民。

[5秒沉默]

对象1207:思维的能力,怜悯,爱。我们有意识。

[8秒沉默]

对象1207:不。没有人。

[2秒沉默]

对象1207:我很确定。没有人。我是说,没有人在你指出的路上。

[286秒沉默]

对象1207:并非如此。只是一次随意的尝试。我对她没有感觉。我在那时可能感觉到了什么,但这感觉已经改变。谈论这个不公平。我不认为你们在公平地对待我。

[13秒沉默]

对象1207:那只是一个梦,什么都说明不了。你会做梦么?你会记得内容么?它们什么都说明不了。

[4秒沉默]

对象1207:就算我仍有这些感觉,我能将它们抛到一边。我想将它们抛到一边。我是个正直的人,真的,我能做到不偏不倚。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私人生活牵扯进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如果作为人类就意味着我的判断不可信,那这还有什么意义?

[5秒沉默]

对象1207:我当然能,听着,你需要我。我理解人们。

[3秒沉默]

对象1207:不。

[6秒沉默]

对象1207:我能做到,我发誓我能做到。

[7秒沉默]

对象1207:我会!

[4秒沉默]

对象1207:我想要提供帮助。

[4秒沉默]

对象1207:[看起来很失落]不,你在曲解我的话。我只想帮助你们得到正确结论。关心人们怎么会干扰到我?难道你们在有机会的时候就不会关心人们吗?

[16秒沉默]

对象1207:看,我明白都牵扯到了什么!我只想帮忙。我必须帮忙。

[6秒沉默]

对象1207:拜托。[开始哭泣]给我个机会。

[7秒沉默]

对象1207:请让我帮忙。

[对象1207突然停止哭泣并平静地把餐桌椅放回原位,然后坐回桌边继续吃饭。在这起事件后对象对SCP-2055和他的这些异常行为毫无记忆。]

抄本SCP-2055-1809

[对象1809 正独自在私人办公室,现象突然发生。对象1809从桌边站起并将五张办公椅对着墙排成一排,之后站定开始专心倾听。]

对象1809:是的。

[110秒沉默]

对象1809:我会。

[27秒沉默]

对象1809:我发誓我会如实陈述。

[8秒沉默]

对象1809:我会。

[7秒沉默]

对象1809:我想,这有些粗野。

[5秒沉默]

对象1809:方式上有些不同,其他没有。

[6秒沉默]

对象1809:没什么特别的,我想我不会考虑这个。人们终究是动物。我们都只是聪明的猴子,不是么?

[8秒沉默]

对象1809:是的,很多而且深刻。

[6秒沉默]

对象1809:我当然会,但它就是如此。就像我妈说过的那样,为泼出去的牛奶哭泣没有意义。

[7秒沉默]

对象1809:我们想要些不同的东西。

[13秒沉默]

对象1809:我想我像他们一样看人们。再过一年我就六十了。我想我已经到了明事理的年纪。

[18秒沉默]

对象1809:将要发生的将会发生。不是我就是别人对吧?

[20秒沉默]

对象1809:我想说我很典型。我们都想要同样的东西不是么?

[4秒沉默]

对象1809:这就像……他叫什么名字?马斯洛?那个提出需求金字塔的家伙?

[2秒沉默]

对象1809:对,他。他的金字塔说我们都需要食物、性、温暖、安全。没必要为此排序。我是个现实的人,我对我们中有好有坏毫不介意,而你需要奢侈的道德来安慰自己。有时就是杀或被杀,当事情真的发生,一个饥饿的人和一条饥饿的狗没什么差别。

[16秒沉默]

对象1809:我不知道。我想我已经想的太多了。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真的知道不是么,但我已经试着正确地过我的生活,不去为我无法改变的事担忧。我从来不是你们所说的信徒,但既然我能在此和你们说上话,说明一切皆有可能对吧?

[8秒沉默]

对象1809:噢,好问题。我会说好莱坞,就像它曾经的那样……或者巴黎,巴黎很不错。

[5秒沉默]

对象1809:我不知道……也许是,大屠杀吧?

[8秒沉默]

对象1809:我不可能简单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迟早会找到答案。

[5秒沉默]

对象1809:诚实。

[6秒沉默]

对象1809:自欺。

[5秒沉默]

对象1809:[笑声]我会把这当作一份祝贺!

[37秒沉默]

对象1809:是的,我明白。我很乐意。

[44秒沉默]

对象1809:谢谢,我很荣幸尽我所能证明你们的信任。所以现在就要,是吧?来吧……

[对象1809接下腰带,微笑着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尸检显示其死于缺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