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85

项目编号:SCP-208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085将被收容于一个改良05型人形收容单元中。直到SCP-2085的收容移植可被有效复制前不得批准任何隔离或移除SCP-2085-1的尝试。若SCP-2085-1突破了SCP-2085的收容移植,SCP-2085和SCP-2085-1将被一起处决。

SCP-2085需要进食液体食物,具体列表见文件2085-MED。

所有SCP-2085-A个体将被收容在各自独立的05型人形收容单元中。在其收容室附近将安装无线信号干扰器以防止个体间发生交流。在将SCP-2085-A个体移出收容室,或是有人员进入收容室前必须先行将其催眠或制服。

描述:SCP-2085是一种族不明的男性人形实体,年龄在40到55岁之间,高1.7米,重约68千克。 SCP-2085 存在多种健康问题,包括维生素D缺乏症(当前由于饮食改善而减轻)、急性放射综合症(症状显示至少有经历过三次~2Gy级辐射),和严重而反复发作的皮肤溃疡导致的伤疤。SCP-2085能流利使用英语,十分配合基金会人员工作。SCP-2085随时穿着一件S1035 ACES1,一般配有一件浴袍和一顶红色毛毡巫师帽。SCP-2085已被批准保留这三件物品以鼓励其配合收容。

SCP-2085身体已经被进行过多次值得注意的机器化改造与基因层面上的增强,包括:

• 胃肠道变得适应流质食物。食道输入口和废物排泄口和身着的外衣合为一体。
• 皮肤经过改良变得能调解流汗,且能减少长时间穿着外衣导致的皮肤磨损。
• 皮肤汗腺经过改良变得能分泌一种人造生物膜,促进皮肤再生;此外这种生物膜使得SCP-2085的身体散发出强烈的薄荷味。
• 11个失去的手指、脚趾被替换。
• 对SCP-2085-1的收容移植。

参见文档2085-EXP以获取对所有已知身体改进的扩展信息。

这些身体改良似乎有着不同的来源且持续进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例如,很多SCP-2085-1收容移植的部分已经被替换、改良过,其左手上三根替代手指形状、质量均不一。据SCP-2085自己所言,最早的此种移植可追溯到2010年,而最近的一次可追溯到发现项目前3周。

SCP-2085-1是一种居住在SCP-2085胸腔中、并延伸生长到其肝脏、胰腺、胆囊、脊髓和左肺中的纤维物质,由自主活动、自我复制的碳纳米材料构成。SCP-2085-1 的生长和其对SCP-2085身体组织的消耗已经在额外针对其生长区域和控制节点进行的反复制收容移植下被遏制。

SCP-2085-1在未收收容移植影响之下的复制速率未知。SCP-2085-1的活跃周期平均每三个月发生一次,这一过程持续至多15分钟并会导致SCP-2085感受到强烈的疼痛。SCP-2085宣称自己在这种活跃周期内能和SCP-2085-1进行交流,但其真实性尚未查明。

SCP-2085-A是一群共五个经历改造的日本血统女性人类,称为SCP-2085-A-1到SCP-2085-A-5. SCP-2085-A个体在基因层面上完全一致,高1.9~2米,重70~95千克。 这些个体身高和体重的反常被认为是改造过程的结果。这些实体能流利使用日语、俄罗斯语和英语,且极不愿意与基金会人员合作。从最初收容到██/██/2013期间SCP-2085-A已经进行过8次逃跑尝试,迄今没有一次成功。SCP-2085-A-4表现尤为激烈,参与了八次逃跑尝试中的五次。在██/██/2013后个体没有再进行逃跑尝试。

和SCP-2085一样,SCP-2085-A 个体的身体也展现出了一系列基因与机器化改进,包括:

• 类似Felis catus2生理机能的全面基因改变,长有猫耳、尾巴和带色毛发。尾巴适于抓取并能抓住小型物件。
• 手、脚出现吸盘。
• 手指、关节上长出能伸缩的锋利刃片。
• 能提供热视觉、热成像和自动记录功能的眼部移植物。
• 碳纳米结构编织的肌肉纤维扩张和被强化过的内骨骼。
• 无线电交流功能和局部战术网络。
• 能产生疼痛抑制剂、感官提升剂和替代性激素的药物分泌腺。

SCP-2085-A身上的移植物要比在SCP-2085身上发现的移植物更为高级,且似乎在安装后从未发生改变。所有这些移植物都被设计成统一的制服样式,似乎是来自同一源头。

参见文档SCP-2085-A-EXP以获取关于SCP-2085-A 个体的更多信息。

SCP-2085和SCP-2085-A与发生在2010年到2013年间的多起犯罪事件有关,包括走私、偷窃、绑架、敲诈、非法持有核原料、团体性蓄意破坏、侵占他人财产、侵权、盗版、非法持有麻醉药品且企图出售、和逃税。而这些行为针对的目标基本上都是犯罪组织。SCP-2085的活动集中在俄罗斯、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地区。SCP-2085活动的基地如果仍然存在,其当前位置及其和其他团体的关系都是未知的。当前回收到的可能属于该组织的财产仅有在最初发现项目时一并缴获的一些装备。

SCP-2085和SCP-2085-A于██/██/2013在香港九龙地区一次针对三合会新义安帮的抢劫事件中被发现。此次事件最后被归咎于由与其敌对的三合会14K帮挑起的黑帮内斗。

文档2085-A-EXP

身高:1.95 m
体重:83 kg
毛发3:花斑
笔记:右臂上有纹身,面部有明显的伤疤。推断为SCP-2085的二把手。4

采访开始

研究员██████:请说出你的姓名以便记录。

SCP-2085-A-1:草薙素子少校5,代表黑兔公司。

研究员██████:能解释一下你们这个公司都做些什么么?

SCP-2085-A-1:我们是由雇员拥有的私人安保团体。总体而言我们什么都做。安保,快递,主持生日派对…

研究员██████:生日派对?

SCP-2085-A-1: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完全是场灾难。

研究员██████:确实。你能就某一点具体说明一下么?

SCP-2085-A-1:不行。让我们把话挑明了吧:我们各自的组织在混的最好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合法的。这是明摆着的事,无须推诿。你们不相信我们,我们也不相信你们。既然如此,我们最好还是各走各的路为好。

研究员██████: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的。

SCP-2085-A-1: 随你便。

采访记录于██/██/2014。

<开始记录>

研究员██████:谢谢你与我们交流,A-1。

SCP-2085-A-1:别这么快就谢我。巫师很快就要做点什么了。

研究员██████:你怎么知道?

SCP-2085-A-1:我们在这待了快四个月了。他肯定会闷到发疯的。你们应该也能看见一些迹象了。他现在说话变少、回避问题、活动无常、在房间里踱步、发呆无聊。

[合上手]

我就说明白了吧。当我们进入公司时我们都有自己的梦想,巫师也不例外。梦想需要钱来实现。钱不会在你死坐着的时候自己来。四个月太久了。久到事情开始不对劲、计划开始落后了,现在,我是个有耐心的女人,我玩得起放置play。但是巫师呢?他被关的越久,就越会想去逞英雄密谋越狱。实际上到了现在这时候我敢保证已经是这么回事了。

研究员██████: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SCP-2085-A-1:做傻事。做些躁动而吸引眼球但是愚蠢无比的事。做些会把他自己的牙崩掉的事。这种时候他最大的威胁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研究员██████:我们会更严密地监控他。

SCP-2085-A-1:谢谢。还有,如果方便告诉他我们几个过的还好。还有“该死的葡萄干”。

研究员██████:什么?

SCP-2085-A-1:没事。只是我们之间的小玩笑而已。

<记录结束>

██/██/2014:综合SCP-2085-A-1在采访期间的供述和对SCP-2085行为的观察,站点主管██████████已批准加强了对SCP-2085的监控。

附录-02:下列记录记录于██/██/2013。

<记录开始>

研究员██████:SCP-2085,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SCP-2085:嗯?噢,好,当然,稍等。

[SCP-2085穿上了浴袍和巫师帽,把椅子搬到了采访窗口,坐下]

SCP-2085:好了,问吧。

研究员██████:很好。首先,我们想知道你是否愿意告诉我们你的过往经历:你的名字,你的来历和其他一些基本信息。

SCP-2085:呃……我是个太空巫师。我来自外太空。

研究员██████:这可没什么用,SCP-2085。

SCP-2085: 听我说,这不重要。我只是个背景平平的普通人如果Joe Everyman和John Doe12是一对收养了孩子的基佬,我就会是住他们家隔壁那个在报纸上一个字都不会提到的邻居。

研究员██████:好吧。除了这些,我们想知道你是否愿意谈谈你的助手们。

SCP-2085:噢,姑娘们?她们是最棒的不是么?你肯定猜不到她们曾经从什么样的废墟里把我刨出来过。那是有一次在莫斯科,当时——

研究员██████:这个我们可以以后再说。我们感兴趣的是你和她们是如何认识的。

SCP-2085:[叹气]那倒是个有趣的故事。那时候我的日子过的不是太好:到处奔波,一心想要修好制服[指着胸口],有时我开始怀疑活着的意义,甚至觉得不如放弃一切一死了之。那时我靠着一些神秘人物提供的移植物勉强度日。他们中有一位时常介绍一些工作,诸如某些团体行动需要几个能打的帮手、或是某个堕落的富豪想要个性玩具发泄。有次我正在诊所安装几个新部件,结果就在安装快完成时,嘣!一阵爆炸后,她们五个手拿闪亮的枪械闯了进来。我不顾胸口半开撒腿就跑,因为要是有个六尺四丈高、两百多磅重的日本女人手拿自动机枪破墙而入,你肯定也会跑的。之后就是一系列巧合了,我们相遇、分别、再相遇,被某些人的商业伙伴暗算、暗算某些人的商业伙伴、相互之间都救了对方好几次,[看向一边]大部分时候还是她们几个拖着我的屁股把我从火线上救下[侧回来],最后偷了艘船一起逃离了日本。

在逃离那里的第一天夜里我们一起制定了黑兔公司协定,就在那条船上。这其实还是她们的主意,我被她们拉进去不过是因为我长得沧桑老成、又天生有点魅力而已。这可真不是因为我能干苦力。但从那时开始,随着我们一起经历了一件又一件工作,我渐渐地开始振作了起来。那是种一生只有一次、能改变你一生的振奋。她们奋力反抗自己悲惨的生活,而我其实也能做到。所以我做了。我不是被胸腔里的癌症折磨到垂死的可怜人:我是太空巫师。

[暂停]

从那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如果没有她们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也许就那么死掉了。你们一定要待她们好点。

研究员██████:我们已经这么做了。

SCP-2085:很好。

研究员██████:你能说说那个住在你体内的实体么?

SCP-2085:噢,你说Red啊。又是个很长的故事。

研究员██████:我们有时间。

SCP-2085:我尽量简短点吧。总的来说,那个东西,Red,是我的对立面。某种像是我邪恶的双胞胎兄弟的东西。它在几个冬天之前随陨石从天而降。Red心中毫无希望,没有梦想,它能做的只有榨取和等待。Red心中只有绝望,所以任何心怀希望的人、任何心怀梦想的人,它都讨厌。就这些。

研究员██████:嗯。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SCP-2085:这样?很简单,这是个象征。代表超级英雄。这能让人们更容易相信我们,很多时候象征和符号比起真人更容易让人信任。这世界似乎不太希望人们相互信任,所以他们必须依靠象征。

比如说,就像一群孩子在操场上玩扮演游戏那样。他们看着这世界,看向世界之外,之后就会说“不,操你这该死的世界,我会做出更好的东西,我会变得更好。”他们不会嘲笑太空巫师和赛博猫女,因为他们想要变成太空巫师和赛博猫女。他们会建起自己的宇宙飞船,排除万难奔向月球。接着他们长大了,发现这世界是建立在无数破碎的梦想之上。他们把自己的梦想交给世界以求在这机械里找到容身之处,世界告诉它们去造一个盒子。他们把自己关进盒子里直到死去,盒子则一直留存到宇宙尽头。我和姑娘们就是为打破这个盒子而战。我们会成为盒子之外的世界,我们会做盒子之外的世界能做的一切事,拾起那些梦想,把它们带回。这会弄脏我们的双手,随它去吧。世界本就是肮脏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奋战到事情变好为止。我们会告诉世界盒子之外的生活是怎样的。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