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9
scp209tumbler.jpg
SCP-209在为活跃期做准备。

项目编号:SCP-2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09须放置在一个0.5m×0.5m×0.5m的压力密封存储箱中,使其与外部隔绝以防止其香气散发到外部区域。移动SCP-209 需2级或以上权限。移动时应遵从以下标准安全机制,运输人员与SCP-209应至少保持23米的距离,若非进行实验,任何级别的人员,仅允许有一人与SCP-209间的距离小于20米(最小安全距离)。

当前的假设认为,SCP-209“活跃”阶段的激活是通过香气进行某种嗅觉操控,来诱惑人们去激活它。任何被分配至进行实验的研究人员或安保人员需装备空气过滤装置,装置需达到基金会标准安全等级 Euclid-III或以上(可用高效微粒空气过滤器1,耐油型)。

经研究,批准对SCP-209的收容区域使用标准模块化感应卡系统(SCP通行证),进入收容区域的感应卡应具有感应警报系统与失效化协定系统,以确保只有经过授权的人员才能进入收容区域。若发现超过1人在收容区域感应系统装置的附近,I 级收容失效警报将会响起,且存储箱的闭锁系统会立刻失效以防止SCP-209被移出。

描述:SCP-209好像是一纯麦苏格兰威士忌平底玻璃酒杯,高10厘米,最宽处直径为8厘米。杯子上没有发现任何制造商的标记,但是有“节制使用”的标示,杯子有轻微的磨损,杯口边缘有轻微的剥落痕迹。当不被人占有时,杯中装有约88到91毫升(3盎司)的一种未知的半透明的金棕色液体,这些液体无法通过溢洒、倾倒、蒸发、虹吸②等方式减少,任何试图将该液体从SCP-209中移除的尝试均失败了。唯一使液体减少的方法是由一人握住杯子,并喝掉液体。根据对“激活者”(见下文) 的盘问及对SCP-209产生的液体的研究报告,该液体实际上含有酒精,饮用会使人变得激动,自信,感到普适的幸福。这些影响已被证实是非常容易使人上瘾的。

目前,美沙酮③疗法对于解除SCP-209的影响有最高的成功率。

要使SCP-209进入活跃状态,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

  • 必须有2人与SCP-209 间距离小于20米。
  • 至少有一人嗅觉正常并发现了SCP-209的香气,嗅觉障碍者已证明不会激活其进入活跃期。
  • 最先发觉SCP-209气味的人必须占有杯子,并喝下任意量的杯中的液体(此人以下称为“激活者”2)。

一旦满足上述条件,SCP-209便进入活跃期,“激活者”会立刻找到一个放松的、舒适的地方,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悠闲的步调,逐渐喝完SCP-209中的液体。而距离与“激活者”小于20米的人(以下称为“猎物”3)将会在整个活跃期期间行动受到以下两方面的限制。。

  • 一旦饮用开始,“猎物”的身体将无法移动至离“激活者” 20米以外的地方。
  • 一旦饮用开始,“猎物”的身体将无法移动至离“激活者”1米以内的地方。

目前,任何试图将“猎物”在存活状态下移出上述两个界限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当“激活者”和“猎物”已经确定后,任何与SCP-209距离小于20米的人将不再会受影响。

在活跃期期间,任何由“激活者”说出的关于SCP-209的描述性的单词或短语,都将会在“猎物”的身体上有各种各样的体现。详见实验记录209-6.2至209-33.8。

“激活者”看起来知道有两个界限限制着“猎物”的行动,也知道自己的描述性语言会给“猎物”带来身体上的影响,但是无论给“猎物”带来多大痛苦和身体上的伤害,“激活者”看起来一直保持着愉悦的心情和优雅的风度。

研究人员推断,“激活者”倾向于把“猎物”受SCP-209影响所承担的痛苦,作为一种在体验SCP-209令人陶醉的效果时的娱乐消遣。

当“激活者”喝光SCP-209中的液体时,两个界限均会消失。如果此时“猎物”仍能移动,则会尽可能快地逃离这片区域。“激活者”会立刻对自己手中的空杯感到困惑,并会试图用自己所能得到的任何液体来充满它。若“激活者”成功地在SCP-209中装入了大约88到91毫升(3盎司)的任何液体,这些液体会转变成原先那种金棕色、半透明、含酒精的液体。周围20米内的人会变成新的“猎物”,又一个循环开始。若原先的“猎物”死亡,且周围没有新的“猎物”,或在“激活者”成功装满杯子前将杯子移走,SCP-209将退出活跃期,并在约79小时内失效,直到它自身以一种未知的方式再度充满液体,为开始下一次新的活跃期准备。

附录:实验记录209-18.4

3名D级人员被用于实验,实验在一间25 m x 25 m x 6 m的房间内进行,房间内仅有一张钢制折叠椅和SCP-209。“激活者”被称为“D-Act”, “猎物”分别被称为“D-Prey 1”“D-Prey2”。实验在D-Act饮下SCP-209中液体122秒后开始记录。

第122秒:D-Act独自坐在了房间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D-Prey 1到达D-Act旁。D-Prey 2开始探索房间的边界。

第188秒:D-Prey 1发现了内部界限的存在,他无法再靠近D-Act。

第194秒:D-Prey 2发现了外部界限的存在,他无法靠近东墙。

第227秒:D-Prey 1开始大喊大叫,大声辱骂,说一些猥亵的词语,并试图攻击D-Act,但没有效果。D-Prey 2开始试图摸索,以确定外界限的形状和范围。

第255秒:D-Act以“呛人的”描述SCP-209。

第258秒:D-Prey 1开始剧烈地咳嗽。D-Prey 2到达D-Act旁。

第284秒:D-Prey 1剧烈咳嗽,体力不支而瘫倒在地上,每一次咳嗽,就从他的嘴中咳出一股未知的黑色浓烟状气体。D-Prey 2试图接近D-Act。

第299秒:D-Act以“顺滑的”描述SCP-209。

第302秒:D-Prey 2好像开始大量出汗。D-Prey 1持续痉挛并咳嗽,黑烟似的物质不断地从他的嘴中、鼻中、眼中冒出。

第363秒:一种浓稠的、近乎光滑的黏液从D-Prey 2的每个毛孔中渗出,覆盖成了一层。这些黏液腐蚀了衣服和他的表皮。D-Prey 2无法再保持站立,他倒下了,并试图阻止这种未知物质从他的毛孔中涌出。D-Prey 1已死亡,黑烟似的物质仍不断地从他的嘴中、鼻中、眼中冒出。D-Act不时地鼓掌称好。

第484秒:从D-Prey 2身上渗出的黏性物质已经腐蚀了他的真皮,造成的伤害接近于二、三度烧伤⑤。D-Prey 2强烈渴望被处决,请求被拒绝。D-Act注视着SCP-209中剩余的液体。

第522秒:D-Prey 2死亡,物质停止从毛孔中渗出。黑烟似的物质停止从D-Prey 1身体中冒出。D-Act继续喝着SCP-209中的液体。

第948秒:D-Act喝完了最后几口。他突然站起来,匆匆奔向D-Prey 1的尸体,开始用左手在尸体上掏挖,右手仍紧紧攥着SCP-209。

第954秒:研究员断定D-Act试图用从D-Prey 1的尸体中得来的血填充SCP-209。1名安保人员进入并击毙了D-Act。回收SCP-209时,杯子仍然处于空的状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