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91
SCP-2091.jpg

SCP-2091-1与SCP-2091-2在显现异常能力前的照片,1994年,回收自SCP-2091的发现地。

项目编号:SCP-209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091-1和SCP-2091-2将被收容于Site-282。SCP-2091-1收容于标准动物收容单元内,SCP-2091-2收容于S型人形异常收容间。SCP-2091-2就娱乐提出的各种要求可视其表现和具体情况予以批准。

每两周一次,SCP-2091-1和SCP-2091-2可在SCP-2091-1的收容单元内接触一小时半,期间须有1名2级研究员和1名安保守卫监视。

描述:SCP-2091-1是一Ursus arctos terriblis(大灰熊)的雕塑,肩高1.2m,长2.1m。雕塑由高分子粘土制成,在发现时回收到的文件显示其制作时间是在1994年。超声波检测发现SCP-2091-1内有和灰熊器官位置相符的腔洞,但并无任何生物组织存在,也没有可支持其自主活动的结构。其身体有多个部分已被草制的补丁替换,两根脚趾被换成了钟表零件。SCP-2091-1一般不能自行移动或做出任何活动,除非其进入SCP-2091-2周围15m内。

SCP-2091-2是一人类女性,名为Abigael Harlowe,20岁。在相关背景调查和基金会在收容期间进行的采访中,在1998年SCP-2091-1出现异常活动之前该个体并无任何与异常事物相关的明显历史记录。

若SCP-2091-1进入SCP-2091-2周围15m内,SCP-2091-1会开始自主活动并做出与灰熊基本相同的行为表现。它将试图尽可能地近距离停留在SCP-2091-2附近,并攻击任何威胁或伤害到SCP-2091-2的生物。SCP-2091-2声称能与SCP-2091-1沟通,并说它是自己的祖父。在效应影响区域内,SCP-2091-2会与SCP-2091-1对话聊天,但SCP-2091-1从未被发现能开口说话。

在活跃期间SCP-2091-1能通过吞食各种材料修补自身损伤,若有可能它会偏好于粘土类物质1

附录SCP-2091-A:在佐治亚州伍德拜恩发现的SCP-2091-1和-2房屋中找到了若干日志、笔记、照片和一间艺术工作室,其主人推断是SCP-2091-2的祖父David Lennox。根据讣告此人于1998年2月13日死亡,但并未发现其尸体。法庭文件显示,PoI-962,Jonathon Harman,是SCP-2091-2的法定监护人,然而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任何与这位Harman先生相关的文件被找到。

大部分发现于SCP-2091-2住所的文件都因存放不当出现了损坏和难以辨识的情况,可修复的部分已存入基金会档案2

附录SCP-2091-C:下面的文段是从在SCP-2091-2住所找到的日志中抄录。

采访记录SCP-2091-Alpha抄本:

受访者:SCP-2091-2

采访者:研究员Chang

前言:在最初收容并转移到Site-282后,SCP-2091-2一度拒绝说话或是接受采访。在收容团队考虑后,决定允许SCP-2091-1和SCP-2091-2彼此见面以换取配合(在严格的安保措施下)。在允许两者互动15分钟后,采访得以进行。

<开始记录,18:30>

研究员Chang:你感觉怎样,Harlowe小姐?

SCP-2091-2:好一点了……不过那些守卫很吓人。

研究员Chang:这点我无能为力,抱歉。我们必须保证万无一失。你能先告诉我你的年龄么?

SCP-2091-2:当然。16岁。

研究员Chang:谢谢。现在……你愿意谈谈几天前那个窃贼的事么?

SCP-2091-2:我很抱歉……他不是故意要伤人那么重的。

研究员Chang:他差点杀了人。

SCP-2091-2:我告诉他停下。一开始我很害怕,以为那人要伤害我,之后我开始尖叫,他,好吧……

SCP-2091-2停了下来,深呼一口气。

研究员Chang:你想要继续吗?我们可以改天继续。

SCP-2091-2:不……不用,没事。他只是想保护我,仅此。我告诉他不要这样但他还是做了……那人没事吧?

研究员Chang:他还活着。你在担心入室抢劫你的人?

SCP-2091-2:要是他只是急需钱买吃的呢?他也许方法不当,但未必没有理由。

研究员Chang:好吧……换个话题。 你和那熊是什么关系?

SCP-2091-2:他是我爷爷。

研究员Chang:你爷爷?

SCP-2091-2:对。我想我记得他以前是个人,现在是只熊了。

研究员Chang:你知道原因吗?

SCP-2091-2:我记得有天晚上我上了床,他告诉我他会离开,但会变化一下后回来。他告诉我他会变成熊,这样如果我看到一只熊走来就不会惊慌。

研究员Chang: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SCP-2091-2:嗯……10年前。我才六岁。我为何要离开他?他第二天就变成了熊。我看见他在动!

研究员Chang:你是如何照顾自己的?熊大概不会做饭吧。

SCP-2091-2:上学的时候他给我找书看。他在变成熊之前教过我一些事,我还记得。他教我如何做三明治、如何用微波炉做晚饭。我们一起做了很多,很快我就学会了。我能自食其力。

研究员Chang:你爷爷需要你做饭给他么?

SCP-2091-2:不。他不用吃东西。但有时候他的身体会不小心破掉。后来他发现了修补自己的办法,我就给他备了很多粘土。

研究员Chang:你是从哪得到钱和食物的?

SCP-2091-2:每月有人为我们付账,往我们家寄东西。标签上是“Harman”。

研究员Chang:你知道这是谁么?

SCP-2091-2:不……但爷爷总是说收下就好。他知道那是谁。

研究员Chang:他是怎么和你说话的?

SCP-2091-2:直接在我心中说的,我是张嘴回应!是不是很酷?

研究员Chang:他能不能,嗯,和别人心灵对话?

SCP-2091-2:他说他以前试过,但没人能听懂他……抱歉。

研究员Chang:没事。他知道Harman先生现在身在何处吗?

SCP-2091-2:嗯……爷爷你知道不?

SCP-2091-1发出咕哝声,转过身看向SCP-2091-2。

SCP-2091-2:他也不知道。一切他和这个人一起去过教堂,但变成熊之后就没见过他。

研究员Chang:明白了。

SCP-2091-2:可以结束了么?我有些紧张了,我想回去和爷爷谈一会儿。

研究员Chang:今天可以了。在这之前,他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SCP-2091-1没有发声,只是躺在地板上看着研究员Chang和守卫。

SCP-2091-2:他说他害怕你们会伤到我。

<记录结束,18:51>

结语:研究员Chang继续提出无关问题来让SCP-2091-1和SCP-2091-2减轻焦虑以便交流。采访结束后SCP-2091-1和SCP-2091-2被允许共处20分钟,之后SCP-2091-2被送回收容间,活动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