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97

项目编号:SCP-209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097应保存于一照明良好的标准收容间内。其周围的地面上应放置蒙古历史文章及西班牙语儿童书籍;每月应轮换一次不同的文章。该房间应使用四个CCTV1监控进行管理,其中至少有一个应始终直接对焦于SCP-2097。进入收容间需要3级安保权限。当SCP-2097-1实例出现时,研究员Adams(或目前分配至SCP-2097的三级研究员)应立即介入。

描述:SCP-2097拥有四种被观察到的形式:一把花剑、一个箔状圆弧、一片薄金属、及一弧形金属板2。组成SCP-2097的材料会随其样式的改变而改变;材料分析并未显示其成分中包含任何异常性质。SCP-209会在这些样式中反复切换,但其最常出现的形态是一片薄铝片。SCP-2097的变形过程是瞬时且不规律的;高速摄像头显示项目似乎在两帧之间由一个样式切换到了另一个。

在SCP-2097-2的第一次出现前,一张写有信息的纸(自此表示为SCP-2097-1)会偶然出现在SCP-2097旁。SCP-2097-1实例通常使用粗糙的英文撰写,但其中一实例使用了蒙古语。以下是发现自SCP-2097-1实例的信息例子。

好老师 为什么没有词和橘子orange押韵它是最美的词吗?

什么是先生mr.医生dr.女士mrs.小姐ms.这些不是词这不完美

朋友,为什么是tooth牙们teeth而不是展位booth展位们beeth

SCP-2097-1个体随后被发现由SCP-2097-1发送。在SCP-2097-1个体上书写允许了基金会在SCP-2097-2出现在基金会收容间前与其交流。

SCP-2097-2是一自称创造了SCP-2097的,外观类似天社蛾(Cerura vinula)幼虫的实体。SCP-2097-2能够发出高声调的声音且可以使用蒙古语及基础英语交流。它自称为一名服侍腾格里神的小神明,并展示了关于蒙古帝国的详细知识。在其与基金会的互动中,SCP-2097-1表现得配合且友好。它不断表示着一种使一名名为“Juan”的男人出现的愿望。

附录2097-01:在书本被添加到收容区域后,SCP-2097-2被发现每二十三天出现一次,在消失前研究八小时书本。然而,如果人员在SCP-2097-2在场时进入收容区域,其会立即消失且不会在二十三天内再次出现。

此行为持续一年后,研究员Adams在SCP-2097上放置了一份便签:“请和我说话。”下次循环中,SCP-2097-2在Adams在场时停留在房间中(见访谈记录)。

附录2097-02:基金会调查已发现一Juan Caballero,于1548年去世4。Caballero先生为一名模糊的学者,据记载可流利使用西班牙语,英语,及古北欧语。尽管基金会并未发现其熟悉蒙古语的记录,该个体有可能是SCP-2097-2描述的男人。目前正在努力发掘更多关于此个体及其后代的信息。

附录2097-03:于██/██/██,SCP-2097-2持两片不锈钢、一块1cm厚的橡木、及一片来自德鸢尾(Iris germanica)的叶子出现在收容区域中。SCP-2097-2解释它“想到了Juan接下来想要做什么”。研究员Adams告知SCP-2097-2基金会发现了一些知道Juan在哪里的人,并建议SCP-2097-2以后再回来。SCP-2097-2回答:“能再次见面很好。他是个不多见的诚实的人,而且总是履行承诺。”并将材料留在收容区域中消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