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99

项目编号: SCP-209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099内存放的物品将被收容于回收站点。所有的通信连接线(电话线、网络等)都已被切断, 所有无线设备已被确认并销毁。参见附录2099-4

回收站点上方的仓库当前由基金会掩护公司史密斯-坎贝尔出版公司(Smith-Campbell Publishing LLC)所有并使用以散播虚假情报。所有站点外寻获的SCP-2099-B个体将被伪装成印刷原料货品。

回收站点的入口将被一扇钢门保护,可从内外两侧打开。在未被使用时大门必须随时关闭。

人员必须监视SCP-2099-A所控制的所有末梢机器的活动。 所有未经批准而活动的末梢机器必须立即上报并予以摧毁。

描述: SCP-2099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处废弃仓库地下,于2003年一群城市探险者在网上散播其图片后被基金会发现。 最初的发帖已被删除且相关人员已被施以记忆删除,但某些SCP-2099的图片仍然存在在网络上,只是被用在了不同的文章中。这一情况被认为对收容基本没有威胁。

回收站点是一系列共13个地下建筑,大小从3米x 3米x 2米到 30米x 20米x 10米不等。部分此类建筑是储藏室,其中放有无数储藏架,存放了上千件机械电子设备和零件。其他一些内部则十分开阔,被用作进行某种测试。其中一个建筑内保存着一些重型机器,被认为是用来开挖此回收站点的设备。每一房间内都存有上百到上千张不等的纸片,纸上内容均是手写且都是一些散乱的速记文字。每张纸的抬头处都写有一行由数字和字母组成的字段,似乎是对纸上内容的表述,但至今其含义仍未被破译。

SCP-2099 是Jeremy Valdez的大脑和所有放置于回收站点内的相关机器和设备。

Valdez的大脑,称为SCP-2099-A,被放置于一水缸中,浸泡在一种电解液、糖分、食用绿色素和人造调味剂混合成的液体里。这种液体是怎么让SCP-2099-A保持存活的当前未知,也不知道除了视觉上很好看外它是否还有别的功能。 SCP-2099-A当前已经十分配合基金会人员的工作,但它对向它提出的问题没有给出太多有价值的答复。

SCP-2099-B个体是由SCP-2099-A在变成当前状况之前和之后创造的一系列仪器。这些机器由多种材料做成且看起来应用到了某些十分超前的技术,若是基于当前已知的科学原理这些机器是根本无法正常运行的(受到能源不足、材料本身的限制而本应无法运行,违反了某些物理常量如光速)。其中一部分机器被称为“末梢”,由SCP-2099-A直接控制。这些机器被SCP-2099-A用作与周围环境互动,大部分在回收期间被破坏。当前有五台此类机器被允许运行,而这也要视SCP-2099-A的合作程度而定。这些机器的类型从机械手到装扮成男仆的人形机器人不等。主要被用来帮SCP-2099-A寻找、传递笔记。

SCP-2099-B个体摘录

  • 一把能发出高能X射线的手枪。由两颗AA电池功能并以一块普通水晶聚焦。
  • 一个六米高的人形机器人,主要由铬和钢做成。使用材料的抗张力强度与其重量并不相符。
  • 一门大炮,能发射出一种小型发射仓,从中释放出一种人类大小、装备着剑和金属双节棍的机器人。值得一提的是发射仓自身的体积明显小于其中的机器人。
  • 一个标着“电子人零件”的箱子。箱内装有一些机械手臂、感觉器和其他机器身体零件。零件全部散装,当前未知其是否可以正常运作。零件中没有发现类似神经系统连接一类的部件。
  • 一台装有钻头和机械爪的车型载具,能够在坚硬岩石和地下打出隧道。在挖掘过程中被移走的物质会直接消失,仅留下空的隧道。
  • 一架由火箭搭载的航天器。侧轮上的沉积物与取自月球的样本相符。当前无法合理解释它是如何离开这一地下回收站点的。
  • 一个力场发生器。当前无法对其进行详细检查,因为SCP-2099-A忘记了要如何拆解该仪器。
  • 一个标有“反物质”字样的大型发生器。“反”字被红色颜料划掉。一旦启动,仪器周围的所有物体会变得比其通常在地球重力环境下重两倍。
  • 一个电脑系统,正在运行一个对某外星系的完全模拟程序(细致程度达到还原了每一颗沙粒的运动),电脑可用磁盘空间显示为20亿字节。
  • 713把不同的镭射枪 (装在一个标有“713把不同镭射枪”的箱子里).

站点内的电力由一系列相互连接的电源插排提供。这些电源插排的插头最终连通到一个终端插排上,这个插排的插头则是插在自己的一个插座里。将这个插头拔掉会使整个设施断电。

采访记录SCP-2099-A-1
Dr. ███████: "你是谁?"
SCP-2099-A: "我是大博士V,发明量子手枪、人马座火箭和异界之窗的天才。我叫Jeremy Valdez. Jeremy, 我有次也见过其他的 Jeremy,好吧,见过很多次,但是就那一个印象深刻。是个聪明人,一个推销员。你给他一寸他就进一尺,不过我可没那么傻。"
Dr. ███████: "你是怎么建起这个地方的?"
SCP-2099-A: "噢,挖出来的。机智点(Tricky bit)技术支持。使用固态Valdezium技术加固。那是我的发明。名字已经注册,专利正在申请,只要我没忘记把申请送出去。"
Dr. ███████: "你的发明是怎么运作的?"
SCP-2099-A: "我是个天才。我已经说过了吧?我肯定说过了。原理都在我的笔记里。对,对。你已经读过了是吧?我把他们丢的到处都是。你不可能错过的。"
Dr. ███████: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明这些东西的?"
SCP-2099-A: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是九十三?九十四?不仔细标记我都要忘了。在壁橱里,不,等等,不是这张笔记。哦,这里,历史。好了,是九十一。有这么久了?等等,到底有多久?日期是多少来着?算了无所谓。不管怎样,我总是从某天开始有主意的。只是一个个主意,从四面八方涌来。噢,我可以用镭射枪打洞啊,记下来。我一直是个工匠,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就是这样。我喜欢模型火箭和镭射枪,还有其他所有这类玩具。商店、邮购,我用尽一切方法到处收集这些东西。"
在SCP-2099-A说话期间,末梢机器将笔记放进其柜中,写下了更多的笔记,看起来似乎是基于此次谈话。
Dr. ███████: "这个设施是怎么供能的?"
SCP-2099-A: "噢,只需要插进插座里就行了。和其他事情一样简单。最后是从以太里吸取能量。他们是说过这东西不存在,但其实他们是没找对地方。 它藏在所有的量子之下。还是在那幻想的数字中?反正是个差不多的地方吧。我得看看笔记。"
Dr. ███████: "我们很难看懂你的笔记。"
SCP-2099-A: "噢,好吧,但是那真的已经够简略了,你只需要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里有张笔记记过。"
Dr. ███████: "你的笔记看起来…不太完整。"
SCP-2099-A: "是啊,真是遗憾。我有在尽力保存它们的。把东西放过来放过去的。没了笔记什么都做不了。让我看看笔记。嗯,对,离了它们什么都做不了。就在那。没得说。就记在我的笔记里。"

采访记录 SCP-2099-A-7
Dr. ███████: "你是怎么买得起这些制作发明的材料的?"
SCP-2099-A: "噢,东一点,西一点凑的。我为别人定做东西。有时出售,有时用作交换。当然在凑够钱之前也做了些老实工作。给实验室打工,天亮才回家,还要给制造厂做产品开发。做些烟雾报警器啊玩具啊之类的东西。好不容易才挺了过来。"
Dr. ███████: "你有接过某些特别大的订单吗?"
SCP-2099-A: "还没有,现在还没有过,但是新的商机总会要来的。人们需要这些精巧的东西。发声枪、催眠透镜、火箭滑板,完全没有光的环境下也能使用的夜视镜,诸如此类。最近还没有听说,但是我肯定很快就要来了。"

采访记录SCP-2099-A-19
Dr. ███████: "你知道你现在的状况么?"
SCP-2099-A: "什么,聪明?帅?缸中的脑子?没有什么能逃出我的火眼金睛。"
Dr. ███████: "你是怎么维生的?"
SCP-2099-A: "膳食和锻炼。健康生活方式。噢,还有这电解液。我在某篇笔记里记过的,全部过程。千万别再对马铃薯泥做同样的事,这可是在好心奉劝你。"
Dr. ███████: "你的朋友或者家人知道你的状况么?"
SCP-2099-A: "不,不知道。家里人从来不亲近,而我的朋友们这些日子都上网去了。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个缸中的脑子。或者是只猫还是别的什么。你肯定听过这个笑话的,我肯定。"
Dr. ███████: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SCP-2099-A: "你得知道,我不是很确定。我不觉得我是在死去或是别的。不,我的身体仍在完美地运作,只要我能记起我都把它们放哪了。记不得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了,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我肯定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一般是这样。 结果是不是有点不尽如人意呢,我不这么看。又或者确实如此。不管怎样,我还过得去。"

笔记摘录

经过WB去MkII和HGW磋商临时工的事。不稳定。建议和EB谈话以流畅修正。

RT 304 错误由cavorite不足导致。方案需要执行。

MK和LS说SF可能知道。 辉煌 V 蜥蜴协议在第六天生效

核发生器出现连续错误。几乎毁灭实施。此外,自身,大量NA。再次确认笔记。

我是jack的缺乏osha compiance

成为缸中之脑多久了?必须调查。待会,正在忙。

EHP28C 为20083计划送去付款。除去不满意。没有嫌弃。

蜗牛将经历c. 融合,除去最佳效果。可能。武器化?

SF结束,在检查软件前将备份送至V2站点

我看见了秘密特工人员

附录2099-1: 在项目被发现后,一系列SCP-2009-B物品已从其他一些来源被发现。尚未明确是SCP-2099-A之前将这些物品制作并出售,还是另有其他来源。

附录2099-2: SCP-2099-A时常提及一个它曾经用作出售SCP-2009-B的贸易站的地点。参见SCP-2099 回收记录以获取更多信息。

附录2099-4: SCP-2099-A提及了2012年的神舟9号任务。当被问到它是如何得知此事时,它展示了一个通过 "V-Wave 通用安塞波1连接的活动互联网。当被问及该设备被放在哪里时,它只能记起设备是被放在某个架子上,然后建议用Valdez波侦测器搜寻之。 至今该仪器的位置仍未被确认。对当前确认是与SCP-2009-A相关的网络账户的分析没有发现其与任何受保护信息相关联。 但是回收并销毁该设备是当前分配到SCP-2099的人员的首要任务。

附录 2099-5: 尽管SCP-2099-A的“安塞波”仍未被找到,它被确认可以被微波辐射干扰。但是这也使得SCP-2099-A无法发声并有可能干扰到其维生系统。考虑到这是回收未被基金会掌控的SCP-2099-B个体的唯一途径,这种措施将只会在紧急状态下被实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