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02

项目编号:SCP-210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02收容于Site-122的L型人形异常收容间(HACC)。收容间经改造以最小化SCP-2102受伤概率。 SCP-2102须全天被全身束缚,其手足要以衬垫袖套包裹以防止意外或故意的表皮破损。因其有自杀倾向,SCP-2102被视作永久性的阿尔法-红级安保威胁。

若出现不受控逆熵反应(UER),所有在站非项目人员须立即撤离,三名至少L2/2102权限人员将进入SCP-2102收容间开始突破协议1。事故后将由3级医疗人员治疗SCP-2102所受烧伤。增生组织须被切除,造成的伤口必须立即烧灼封堵;当前这是防止组织增生的唯一可靠途径。切除的组织将以标准生物危害清理协议销毁。

若突破协议失败,Site-122内所有3级安保权限人员将获得启动项目处决开关的密码。开关可被远程启动,这将触发SCP-2102收容间内的二氰乙炔气体和氟化铝粉末,混合物将在3秒内自燃。若此种处决开关仍不能消灭SCP-2102,当前尚未制定进一步预防措施。

描述:SCP-2102是一未辨识男性,年龄和血统未确定。SCP-2102高约178 cm,重约48kg。100%的SCP-2102身体被肥厚增生的疤痕覆盖,这是适用突破协议阻止UER/2102事件所致。因这些伤害SCP-2102处于聋哑盲状态,不能接受采访。所有与SCP-2102相关的数据均是从测试和格勒乌部门“P”的留存文件中获得。

SCP-2102的异常效应会在其受到戳刺伤或划伤时显现,开始一异常的自愈过程(编为UER/2102事件)。此过程为瞬间完成,但常规的凝血、发炎过程仍会发生,增生过程会以极快速度进行2,没有伤口收缩发生。于UER/2102事件期间,SCP-2102会以指数级持续产生新组织,直至所有开放伤口均被封住,基于此,推测若未能进行彻底无效化,事件后约4周内将发展为NK级情景。 在UER/2102事件中产生的组织会扩张到任何可用的开放空间。阻碍物可延缓扩张,但随组织增长,它将对材料产生越来越大的压力。当前,没有发现SCP-2102的压力上限。

钝性力创伤若未破坏SCP-2102的表皮不会引起其异常效应,使用高热灼烧使开放性创口被止血也能阻止SCP-2102的异常再生。测试也确认SCP-2102的异常效应不会在全部软组织被销毁的情况下发生。

附录2102-A-01:回收与初步收容笔记

SCP-2102于12/02/1972被发现于捷克斯洛伐克███████████的实验医学协会ČSAV的设施内。潜伏在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基金会特工察觉到了格勒乌部门“P”于当年早些时候在此协会场地内开展计划,情报报告显示其目标是开发出可供实用的快速细胞再生技术。在成功获取SCP-2102及其异常性质的机密文件后,预定于1973年1月展开回收行动。

于12/02/1972的07:14 UTC/GMT,实验医学协会ČSAV发生骚乱,大量平民从房屋内逃出。从东欧驻扎的多支基金会机动特遣队抽调队员组成侦察队,立即前往现场确认状况。初步收容在12/02/1972的23:01 UTC/GMT建立,永久收容建立于12/13/1972。

附录2102-A-02: 摘录自侦察记录2102/OpRec/721202

[13:38:15] Command (指挥): Merrick,你们的方位?
[13:38:23] Merrick: 抵达现场,接近地库入口。似乎是大打开着。没有敌人。
[13:38:36] Command: 收到。可以进入了。好运。
[13:38:40] Merrick:前进。

[13:54:03] Merrick: 味道…不在这,指不出是从哪来的。Jones,别闹腾看着左走廊!
[13:54:09] Merrick: 基本是实验室和办公室,发现一间看起来是休息室的地方。大部分文件都不见了,留下的似乎都不重要。都是些运输、食品、补给之类的标准后勤。
[13:54:21] Command: 还是拿上。让IA3去弄明白吧。可有任何异常的迹象?
[13:54:27] Merrick: 收到,遵命。目前没有异常迹象,但可能是在2层以下。Ashton,搜刮上你看到的所有纸片。
[13:54:35] Command: 注意观察,Merrick。
[13:54:38] Merrick: 收到,指挥。

[14:13:43] Merrick: 一层基本完毕。没有异常迹象。但是气味越来越糟了。我们来到了往下层的电梯前。原地待命。
[14:13:51] Command: 我们收到,Merrick。小心前进。
[14:13:55] Merrick: 一直如此。Jones,Ashton,我们向下走。我要你们小心…等等,指挥,本地区有地震活动吗??
[14:14:06] Command: 据我们所知没有,为什么问?
[14:14:11] Merrick: 我觉得下面有东西在动…

[14:17:24] Merrick: 进入,指挥。电梯卡住了,向下一英尺后似乎碰到了什么。 不知道是。。等等,什么声音?
[14:17:31] <金属弯曲撕裂>
[14:17:32] <喊叫和警报声>
[14:17:35] Command: 回答,Merrick!你们什么状况?
[14:17:35] Merrick: 是[不可辨认]地板,有东西穿过来了。[不可辨认]把门撬开!
[14:17:36] <不确定的噪声,多重声音>
[14:17:36] <模糊的话语和叫喊>

[14:19:33] Command:回答,Merrick!
[14:19:36] Merrick: 指挥,我们打开门爬了出去。我们遭遇未知模糊物质,从下层向上涌来。建议立即实施反制措施。
[14:19:45] Command: 收到,Merrick。我们有2架F-4在[已编辑]待命。他们大概会在…7分钟之内赶到。能撑住吗?
[14:17:32] <半自动武器开火>
[14:19:53] Merrick: 我完全没有头绪,指挥。现在我们在尝试书里教过的所有方法,但每次我们伤到它,它似乎会更快速的生长。Ashton,试试柠檬能不能有用!
[14:19:53] <爆炸声>
[14:19:54] Merrick: 指挥,我希望小鸟能装些能黏东西的货物,我们带着的东西完全对它无效。
[14:20:03] Command: 别担心,IA的人说知道怎么对付这东西。带小组撤退,Merrick。
[14:20:08] Merrick: 收到。我们要离开…
[14:20:09] <不确定的巨大噪声>
[14:20:11] Command: 报告情况,Merrick!
[14:20:13] Merrick: 我们没事,但那东西刚刚穿透了顶层地面而且还在生长。小鸟最好快点!
[14:20:19] Command: 估计到达在约6分钟后。它有多快?
[14:20:22] Merrick: JONES,快离开!
[14:20:23] Command: Merrick,出什么情况?
[14:20:23] <模糊的哭喊>
[14:20:26] Merrick: 我们失去了Jones。他陷进那东西里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速度,我也不想管了。快点把小鸟叫来马上!

在14:22:56 UTC/GMT,2架 F-4幻影轰炸机投下M47A1凝固汽油燃烧弹,在SCP-2102发生UER/2102事件期间成功封堵其组织增生。

附录2102-A-03: 翻译摘录自格勒乌部门“P”文件

下列日记摘选从实验医学协会ČSAV处回收的文书中发现。其作者尚未完全确定。

Date: 1972年3月2日
终于到了。我发誓,图波列夫4要比我服役时驾驶过的BMP装甲车还要晃荡。装备箱已经先到了,基本上没损坏,只是有两个[已编辑]间和一伦琴在火车上有些混在了一起,主框架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我见到了当地人员,一直听到这种事。我们的同志Csanyi博士,他们的研究领导,因为基础新陈代谢率和其他一些原因对测试对象的稳定性指数有某种真诚的冲动性想法,但也许只是他喝多了杏白兰地而已。

Date: 1972年3月3日
结果是我们的三插头和他们的不太一样。我很头疼。

Date: 1972年3月5日
好消息-我、Michail、Kuzma和他们的技术员Prazdnovsky 成功地替换了所有东西上的铅,破损的套装也用余下的材料修好了,不知道他从哪挖来的。都能用。
坏消息- 我们插上电源准备试运行,结果保险丝炸了,我们断掉了大半个协会的电力。我应该想到让他们准备合规格的东西。
烂消息–看看他们的保险丝电路-花了我们三个半天时间去理清。画这东西的家伙应该被发配到卢比扬卡刷地下室去。

至少我们还会有时间观光一下。附近有很多特别的城堡废墟,Dr.Oravcova同志的姐妹在此工作,我们可以私人名义去那里。不过,计划因为这些愚蠢原因停滞还是让人心头不快。

Date:1972年4月19日
和ONV董事会、协会主管谈了谈,再怒气冲冲地给莫斯科打个电话,总之我们以破纪录的速度得到了强化供电网。接招吧,Wattley还有Weber5

此外他们今天带来了一帮有希望的志愿者。目前还不理想,但我们会以目前的条件开始工作。很快我们就能验证理论是否正确。

PS.旅行很带劲。给Marusja带了条围巾,她肯定喜欢。更好的是,一整箱=大概一千克的口香糖–只需给店老板几卢比而已。

Date: 1972年5月5日
第一个对象一开始看着很有希望。我们制造创伤后,快速凝固如预期进行,但进程很快就中止了,损伤恶化。结果是Michail 混进了太多的钕,这呆子。我发誓这是最后底线-他要是再搞砸我就抓着他的领子把他拖回莫斯科。

Date: 1972年6月28日
为什么他们还在死亡?!这没道理-降低钕总量反到让坏疽更严重了。我不能告诉Michail, 否则我下半辈子会不停地听到这事。

Date: 1972年8月3日
培养结束,Elena (Dr.Elena Oravcova CSc.当前下落不明- red。)进行了组织学观察。结果很有趣-几乎是某种均势。细胞分裂速度比对照组快50倍,但同时也几乎是立即死亡,最后整个东西被自己的废料憋死。这可不漂亮。
看起来要想搞出进展,我们得想办法打破这种平衡。

Date:1972年8月15日
我们找了另一个志愿者,这是计划开始以来的第16个。我找到Szilard (RNDr. Szilard Csanyi DrSc.,参见文件和补救行动-red。) 告诉他我们真的需要些比一般人更有活力的家伙。部门答应了–据我们所听说的,我们弄到的是一个受罚在铀矿里待了15年却什么事没有的反革命。这点很确定,组织学结果显示他的细胞简直就是不死的科什埃6,而且他的自然再生速度是一般人的两倍。谁知道呢?这可能就是合适的对象了。

Date: 1972年9月5日
初期结果看着不错。伤口愈合进程没有中止。但也许是太快了些。我不相信我居然这么写了,哈!我想也许我们能改良此过程甚至让它永远保持?这不是原本的目标,但如果成功了…

Date: 1972年9月24日
我感觉越来越难睡着了。X-16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不弱。其他人撑不过一个循环,但 X-16已经被割伤无数次了,每次都活了下来。今天他居然挣脱了束缚想要割腕。我应该高兴,这意味着效应持续时间比我们预期的长好几小时,但我还是有不好的预感。我要出去一下。也许Szilard能让我见见Marusja。

Date: 1972年10月15日
终于!我们发现了正确的结构。结果是那位几周前刚加入的制服用特工Jurij (未知-red。)没多少事可做。它全程看着我们的脸。对象X-16反应良好,医学意义上;他还是一如既往不配合。这也没关系。马上就要成功了,胜利近在咫尺。想到这些,这人也是个英雄,而他自己竟然不知道。

Date:1972年11月3日
Elena在我准备血清时突然跑了这来,她看着很不安,几乎是拖着我的衣袖。理由也很好。长话短说就是,样本似乎在无中生有地增长质量。她觉得这是某种测量错误,但我们花了一整天校验机器后结果仍然一样。我很担心。
我和Szilard还有Jurij争执起来-他们说这要被限定为一个错误,要把这事压下去。我和Elena则想深入研究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Date: 1972年11月26日
质量增长和[数据删除]间有某种模式,这不仅是X-16。我感觉答案就在我手中。昨天我全想通了,但之后不久我在桌上醒来。我真需要多睡一会儿。还有Marusja,我想她,但Szilard不让我出去。

Date: 1972年11月27日
我们被命令停止样本分析,专心试验调整结构。我和Elena似乎成了唯一有点常识的人。只需要几天了。

Date: 1972年12月2日
现在起床实在太早,但我睡不着。今天我们要么就生产出第一位超级士兵,要么就得重头再来。我不知道哪一个才更好。唉,明天又是一天。

日记没有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