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06
birdman.jpg

SCP-2106被发现时,位于美国俄勒冈州蒂拉莫克附近,15/11/2011

项目编号:SCP-210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106-1个体将被收容于Site-64的多个对象用鸟笼内。个体每日喂食两次,两周检查一次健康状况。若有SCP-2106-1个体死亡,须立即将其替换为新的Corvus corax个体。在SCP-1505爆发事件时,SCP-2106-1的受污染实体应立即被隔离并无效化。

在SCP-2106-2个体显现期间须在鸟笼内留下下列物品以便互动。

  • 一对长筒靴。
  • 一件大衣。
  • 一双手套。
  • 一叠纸。
  • 三支黑色圆珠笔。

描述:SCP-2106-1当前为总数40只的Corvus corax1群体。每一单一个体和非异常同类生物没有差别。SCP-2106-1的异常效应会在2200到0800 PST期间出现。这期间所有2106-1将会进入睡眠,15分钟后醒来,移动到特定位置组成SCP-2106-2。

SCP-2106-2是一通过2106-1组成的人形实体。若为其提供衣物,2106-1个体会在一定形体内组成-2,包括填满鞋、手套等物品。SCP-2106-2具有完全智能,能流利使用英语,并能通过书写和模拟人类发声来交流。根据采访内容,2106-2相信自己是一名为Jessica Bradley的45岁白人女性,来自美国俄勒冈州的蒂拉莫克。SCP-2106-2能提供在09/11/2011以前、其作为Bradley女士的详细生活细节,但并不知晓自己是如何变成当前状态的。SCP-2106-2迄今与基金会基本保持配合。

SCP-2106-2的显现至少需要25只2106-1个体。若在2200时2106-1个体数量少于25只,或任何人试图将个体从鸟笼内移走,所有的2106-1将会发生聚集。在聚集事件中,2106-1个体将表现出显著的合作行为,包括:

  • 试图操作门把手
  • 对基金会人员设置基础陷阱/伏击
  • 成群冲撞观察窗
  • 以英语刻下粗糙的信息/图片

若2106-1个体被移到群体半径50米外,于SCP-2106-2在0800消失后它将失去异常效应。类似地,非异常Corvus corax若进入到2106-1个体周围50米内,会在2200时变为新个体。未知若将全部2106-1个体驱散,SCP-2106-2是否还能再次出现。

回收记录:SCP-2106-2最初于15/11/2011被发现在美国俄勒冈州蒂拉莫克外,位于Jessica Bradley居所内的私人鸟笼中,当时当地视频记录拍摄到SCP-2106-2在俄勒冈海岸行走。在调查后,基金会人员发现Jessica Bradley死在家中的床上。尸检显示Ms. Bradley的死因是颅内出血。Ms. Bradley死前饲养着全部30只最初的2106-1个体作为宠物。

附录2106-A:采访记录2106-1

下列采访作为对SCP-2106-2的最初收容一部分进行。

受访者:SCP-2106-2

采访者:Daniel Aeslinger博士

前言:本次采访在标准心理健康检查的最后进行。在采访前的检查中SCP-2106-2透露其记得一位研究员在标准兽医检查中对几只2106-1个体的活动。

<开始记录>

Aeslinger博士:好了,Jessica。在结束治疗前我还想和你在聊些话题。

SCP-2106-2:好的,你想知道什么?

Aeslinger博士:上次采访你提到了些许细节,说你记得Ferro研究员对一只组成你身体的乌鸦进行的兽医检查。你能解释一下吗?

SCP-2106-2:很难解释。早上我感觉我在睡觉。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断片着,之后我只记得自己再次醒来,你们给我说已经是第二天了。但是有时我会做梦,或者说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在梦里我总是笼子里的某只乌鸦。

Aeslinger博士:请继续……

SCP-2106-2:情况是,一般的梦不会很让人激动。我只是有点随波逐流的感觉。就像我觉得一只乌鸦就该那样。还有点不错你知道吗?就像放缓你的心灵,把担忧全都甩开。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但那时候有些不一样。那个人抓着我看着我。他捅我,刺激我。感觉很可怕。从没有过如此糟糕的感觉。我不觉得我以前有这么害怕过,一直想着有天我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群鸟。

Aeslinger博士:有意思。

SCP-2106-2:什么?

Aeslinger博士:你知道那群组成你的乌鸦在每晚变成你之前都会睡过去吧?

SCP-2106-2:噢,真的?不,我不知道。

SCP-2106-2停了一会儿,继续书写。

SCP-2106-2:你觉得他们是在梦到变成我吗?乌鸦也能做梦?

Aeslinger博士:我不知道,Jessica。也许吧?

SCP-2106-2:也许……

<记录结束>

附录2106-B:采访记录2106-2

下列采访是在几次聚集事件后进行

受访者:SCP-2106-2

采访者:研究员Ferro

前言:本次采访是在进行一系列测试并观察2106-1在聚集事件中的集体行动后进行。在SCP-2106-2出现后,它立即退到鸟笼角落,蜷缩起来。

<开始记录>

研究员Ferro:Jessica?怎么……怎么回事?没事吧?

SCP-2106-2:你们不能再这样了……

研究员Ferro:抱歉。我不太明白,不能再做什么?

SCP-2106-2:鸦群!别再制造鸦群了。拜托!就像噩梦。停下!

研究员Ferro:我需要你稍微详细解释一下Jessica。为什么我们必须停下鸦群?我们引起事件时你经历了什么?

SCP-2106-2:感觉就像我的思维被扯向千百个方向。一般8AM时我就梦到自己是一只乌鸦。这很好。很普通。很安全。但这..这不是。我在不同的视角间跳来跳去。从一只乌鸦飞到另一只。每一次都是绝望而恐惧,寻找着活命的方法。而每一次我切换视角,这些感觉也会再次开始出现。每一只乌鸦都在我的心里留下阴影而我无路可去。我还能感觉到它们的意识在我脑后挖掘着……它们喜欢变成我。

研究员Ferro:它们喜欢变成你?

SCP-2106-2:它们爱这样!我喜欢变成乌鸦因为一切都变得简单。它们喜欢变成我是因为一切都变得复杂。每一次你们让它们聚集,是因为它们不想放弃。求求你们。你们叫我做什么我都做了。我一直很配合,求求你们。别这样了。

研究员Ferro:我不能这么保证……

所有组成2106-2的2106-1开始齐声鸣叫。研究员Ferro对SCP-2106-2的所有交流尝试全部失败。鸣叫持续到0800。

<记录结束>

在本次采访后,所有基金会人员与2106-2的语音交流均被2106-1的鸣叫阻断。2106-2成功以书写来继续与基金会的交流。2106-1个体开始破坏写下的笔记,并会攻击试图在2106-2于0800消散后前来取走笔记的人员。

自25/11/2012起,在鸟笼安装了一个单向放置盒,以此保证能在与2106-2进行交流期间不受2106-1个体的干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