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1
houseofpages.jpg
SCP-211的"白色"走廊,位于似乎曾是厨房的地点附近

项目编号:SCP-21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因为SCP-211所处位置偏僻,周围居民均被迁往他处重新安置,并蓄意引入污染企业以强化“邻避效应”1。除此以外,SCP-211周围土地的所有权现已归属基金会,一支武装守卫被驻扎在那些建筑里。未被授权的人员进入此区域,一经发现立即处决。

一系列爆炸装置被安放在SCP-211中,每██天即需被检查是否老化。如果SCP-211开始明显表现出敌意或者无效化措施被另行要求,这些装置将被同时引爆以终结此项目。

为避免不经意间激活SCP-211的防卫机制,应以低于每小时█页的速率抽取SCP-211-1。

描述:SCP-211是一栋位于爱荷华州,███████市一个废弃地区的两层楼房。根据███████的记录,这栋建筑最初是一栋中产阶级住宅,属于G██████ S███████████(后因自然原因死亡)。此后,所有家具消失,只有标准照明装置和一组暖气片(如上图)留存。需要注意的是上述灯具的开关未被发现,导致其失去作用。除此之外,这栋建筑的表面几乎完全被预估约███,███页纸张覆盖,此后被统一指定为SCP-211-1。

鉴于以上事实,SCP-211自身处于明显不佳状态。严重的腐朽和杂物导致二楼一块较大区域塌陷,而5月4日的拆除企图(见文档211-01)在建筑的南墙上留下了一个大洞。

发现SCP-211-1纸张有多种样式和来源:白纸、各种图片、从书上撕下的页面(通常是百科全书或小说),网络打印页,等等。纸张可能是任何颜色;实际上,以上照片是唯一一个内部纸页全部由白色纸张打印的走廊。在建筑的地下室发现了整堆整堆的纸垛,相互间只有极少或根本毫无关联。它们唯一可供识别特征是单页纸张的边缘不同寻常地锋利,而且当一页SCP-211-1被移除时,会出现更多的纸张(来源不明)替补。研究仍在进行,但迄今为止,SCP-211-1的组成部分似乎没有[删除:见文档211-01]和防御以外的意图。

文档211-01

SCP-211的SCP身份在这座建筑于2███年5月4日被认为是危房并进行拆除时确认的,当时这座建筑“袭击”了拆迁队(之后被标记为零号事件)。以下是对 E████ R████████,四个幸存者中的一个进行的访谈,由Spinoza博士进行。

<记录开始>
Spinoza博士:请说出你的姓名和职业。

受访者:E████ R████████,受雇于███████建筑公司。好吧,是前雇员。一条腿废了可没法干我的活计了,不是么?

Spinoza博士:我很遗憾。请描述在试图夷平[数据删除]时发生的事。

R████████:好吧,我们-就是███████建筑公司-受委托去夷平那东西,所以我们着手找个最佳搞定方案。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压根儿没考虑去挖倒它。那东西太[数据删除]。全是管理层决定用几台推土机推平这东西就好。

Spinoza博士:你们动手拆除前在建筑的这个部分有过什么行动吗?

R████████:没干什么。我们只是进到里面,做做测试什么的。寻找朽烂的地方,对铺天盖地的纸张开玩笑。在我们开始动手前唯一发生的事是……yeah,当我们走进地下室时,有人,我忘了是谁,开始从墙上扯下纸张,只是想看看下面腐烂得有多严重。大堆东西突然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凭空出现的,就在那家伙头上,他狠狠挨了一身的纸片划伤。有时就是会这样,不是么?他全身的东西都被划破了。我是说,衣服、帽子、眼镜,你穿着的所有东西。全是划痕,还有特深的一条在他的眼镜上。告诉你,他戴着眼镜真是TM地走运。

Spinoza博士:后来呢?

R████████:呃,你知道的,我们可不乐意待在一间满是刀片的大房子里,所以我们把他拖出了那里。此外,除了这个,well,你知道的,就没发生什么了。

Spinoza博士:5月4号那天呢?

R████████:嘛,我们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开始开着两张推土机朝着那房子过去,就在这时,突然间那面墙上的-外面那面,没错吧?-上面所有的纸张,嘛,它们就这样自己飘了下来。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天根本一丝风都没有,所以我们想,嘛,这房子自己要倒了啥的,于是我们决定帮它一把,突然间又一声巨响-在推土机的隆隆声里你都能听到-所有的纸张自己飞到空中开始切碎眼前所有一切!

[访谈結尾刪除]

<记录结束>

文档211-02

继零号事件之后,开展测试用于确定SCP-211的应激性。D级人员被配发一个摄像机并命令以多种方式和SCP-211进行互动。

摄像记录1
项目:D-19905被命令进入并探索SCP-211。
结果:没有反应。D-19905未受威胁地与SCP-211-1互动。按摄像镜头绘制了一楼的建筑图。

摄像记录2
项目:D-19905被命令接近并撕下一张SCP-211-1。
结果:没有反应。纸张记录的是[删除]。

摄像记录3
项目:D-19905被命令接近并撕下一大叠SCP-211入口附近的SCP-211-1。
结果:在撕下目标前,D-19905迟疑并检视了附近墙上的一张大型画作。被询问时,D-19905解释那是一张他被监禁在[删除]时绘制的画,继而平安无事地把它揭了下来。

当D-19905撕下目标时,一堆SCP-211-1散开来落在他身上。D-19905从中脱出时,手臂、腿和脸上都带有划伤,但还是从SCP-211上抽出了那叠东西。

摄像记录4
项目:D-19905被命令进入SCP-211并探索二楼。
结果:D-19905安全地经由零号事件制造的洞口进入建筑。在入口腐朽区域,D-19905踩到了地板上的一处薄弱点,后者塌陷。D-19905摔断了一条腿,退出建筑,[删除]。
嘛,至少我们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摧毁它。——Spinoza博士

摄像记录5
项目:D-21938配备一盒火柴并被命令点燃SCP-211中的一页SCP-211-1.
结果:[数据删除]。自門口移除残骸,但现在SCP-211的主入口被封闭,只留下零号事件洞口为唯一入口。
我们别再这么干了,成不?我的意思是,夠了。——Spinoza博士

附录211-01
自从开始收集SCP-211-1,部分特定书籍被识别为它们的来源。例子如下:

  • 一本19██年版的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在████████公共图书馆发现。
  • 一本Java数据结构教材,19██年印发,在17号站点附近二手书店中发现。
  • [删除],目前储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 三页二战MAGIC密码破译项目2中日本电报译码的打印版。
  • 文档-211-02中的画作。
  • 诸如此类。

目前尚未发现任何有关基金会的页面;然而,安保等级已被提升至中级信息安全威胁。

附录211-02
近期涉及到SCP-211的无法解释的现象促使开展了进一步研究。████年5月28日,三张单独的SCP-211-1在SCP-211的“入口”处被发现。检查表明是寄给Spinoza博士的基金会协议备忘录,即之前提及E████ R████████的访谈的询问者。经过询问,Spinoza(该博士正处于17号站点:另一个项目)告知这些报告在他收到后很快消失不见,并且还[数据删除]。

即日起,有█起其它安全数据泄漏涉及SCP-211-1,部分包含SCP-211项目材料。正在考虑升至Euclid等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