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2升级日志

对暴露在SCP-212下的事件的记录

注意: 任何及所有暴露在SCP-212下的实验都必须被录音和以日志记录。未经记录的暴露对象会遭到处决。所有自愿暴露在SCP-212下的对象都必须得到05的命令批准,并配备现场医务人员。


对象:
████████特工: 28岁,210磅,身高6尺1寸,非裔美国人血统。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下颌骨被换成超密度陶瓷制成的下巴,牙齿被换成相同材料做的刀片。脊椎被拆出,换成高分子合成聚合物。新换上的脊椎接在颅底。肋骨和骨盘被涂上一层薄薄的陶瓷。肺、眼睛和肝在被拆出“清洗”后装回。

对象现状: 现役

备忘: SCP-212表现出会“清洗”某些器官或组织。它会在组织上运行某些“附件”,每个附件都会在复位组织前对其进行喷射、扫描、切割或其他操作。测试后发现,被“清洗”过的组织表现出完全摆脱了基因缺陷,且显得比周围的组织年轻。


对象:
████博士:42岁,143磅,身高5尺8寸,白种人(不列颠)血统。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牙齿被替换为超密度陶瓷。双脚从膝盖处截肢,并以一个底部带有数个垫子的薄塑料格栅代替。这些垫子能吸附于任何固体表面且能承受500磅的重量。骨髓被抽出并替换成蓝色凝胶。心脏、眼球、肝脏和肾脏被取出和“清洗”。出于未知的目的一些金属器械被植入大脑。

对象现状: 对象在抽出骨髓的过程中死亡。“脚垫”被拆下,正在对其进行研究。


对象:
“特工A.A”:[个人资料刪除]。在██-██-████受了重伤,导致四肢的创伤性截肢及脾脏、左肾、右肺和左眼的摘除。一块电路碎片刺穿了颅骨并进入左额叶脑造成脑神经损伤。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出乎意料的是,SCP-212并没有从对象的脑中取出电路碎片,而是花了大概七分钟,用各种各样的镜头、探针和传感器分析该电路,并显然认为这异物可以被留在原处。为了使回路更好的融入测试者的额叶内,SCP-212制作了常温超导体的百叶窗形电路。 SCP-212最后在施打不明化学物质使对象立即进入昏迷状态后,自我关机作结。除了正常的"清洗"外,项目并无作出替换断肢或修复损坏器官的举动。

对象现状: 从██-██-████起对象一直处于该化学物质引起的昏迷中,情况稳定。对象脑中的外来回路表现出以几何速度蔓延,估计在[数据删除]完全代替生物脑组织。


对象:
█████特工:34岁,248磅,身高5尺10寸,白种人(德意志)血统。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胃、大/小肠、肝脏和肾脏被切除。上述器官被两个附在食道下的合成组织“口袋”替代。食道中内衬相同的组织。“口袋”能分泌出足以溶解钢铁的强酸,并能将所有营养吸收到血液中。这个过程不会有损耗,且消化后的残渣会经由食道从嘴里排出。眼球被换成可以看到可见光、红外线及紫外线光谱的光学传感器。双手从手腕处截肢,每只手都被八条一又二分之一英尺长的金属“触手”代替。

对象现状: 一直在请病假,直到██-██-████批准其调去新的部门。


对象:
D级人员█████,23岁,141磅,高5尺11存,白种人(美利坚)血统。曾暴露在SCP-217之下,并在病毒自行消灭后受到净化(身体全部转换成机械)。在█-█-████被准许进行测试。

升级描述:
[数据删除]

对象现状:对象逃脱遏制,压制了两个武装人员并绕过了数个安保措施。2小时后对象重新出现,此时其已造成█人死亡及██人受伤,并且关掉了[资料删除]。出现后,对象立即要求SCP分级(估计是为了避免遭到处决)。拒绝了其要求后对象被拆掉了。在随后的检查和文件记录结束后其组件被焚毁。(见文件[刪除])


对象:
████特工:25岁,93千克,1.88米高,非裔美国人血统。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皮肤被换成用纳米材料制成的、覆盖着微型倒钩的网状粗管。手指及脚趾尖被换成约8厘米长的碳制利爪。四肢骨头被调整为四足动物的姿态。心脏和肺被换成单一的器官,并有一个相似的替补器官。消化系统被“清洗”及显著缩短。左眼被换成超声波传感器。

对象现状: 情况稳定但行为怪异。对象被收容留待心理分析。


对象:
████博士: 26岁,142公斤,200厘米高,多种族血统。对象因于██-██-████意外曝露于SCP-████下而完全失明。在██-██-████提交请求,被批准并于██-██-████进行暴露。

升级描述:
双眼被移除,眼框被扩宽成一个椭圆形空腔。腔内衬有类似于大纤毛的金属结构。双手被截肢,残肢被接在一起,并有一些类似螃蟹钳子的小肢体随机接在前臀上。牙齿被移除"清洗:,带填充物的牙齿被丢弃,剩下的则被替换。

对象现状: 已死亡。在对象开始承受极瑞痛苦并表示感觉"尝起来都错了"的时候开始接受医学成像。然后其纤毛状结构开始变成尖刺并快速伸长,大量纤毛贯穿了对象的脑部。其钳状附肢在随后数小时仍继续自主运动,直到对象被焚化为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