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27
Hinterkaifeck-Marterl-small.jpg

SCP-2127所处的纪念碑。照片拍摄时有研究人员处于SCP-2127-1内。

项目编号:SCP-2127

项目等级:Neutralized(原为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127依附的纪念碑与其周边地区需以修缮名义封锁。项目旁边需全时由两名人员看守。如果有平民试图接近SCP-2127,守卫需制服他们,并在盘问后施以C级失忆措施。如果该平民知晓SCP-2127的性质,或SCP-2127-1的存在,则需被施以B级失忆措施。

描述:SCP-2127为一张放至在德国Kaifeck镇一座纪念碑上的纸条。纸条上以Comic Sans 字体写着“谁干的!?”字样。当一名或多名人员拿起SCP-2127时,他们会瞬间被传送至SCP-2127-1。在SCP-2127被触发后,纸条会重新出现在纪念碑上,直到下一个人员接触到它。一次SCP-2127启动可以传送最多两名人员。

基于基金会资料库和已公开的档案提供的信息,SCP-2127-1与当地Hinterkaifeck农场以及附近的两个镇子Ingolstadt和Schrobenhausen地区一模一样。基于照片以及接触过SCP-2127的人员报告,SCP-2127-1唯一与现实不同之处在于那儿除了六具人类尸体(三具女尸,一具男尸以及两具儿童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人类存在。

档案显示在1922年3月31日,居住在Hinterkaifeck的一家五口以及他们的女仆被杀害于此。农场里的日历显示日期为4月1日。日历的日期,以及SCP-2127-1内农场依然存在这个事实1,证明SCP-2127-1应发生于案发翌日。值得注意的是,SCP-2127放置的纪念碑正是为纪念该事件而建立的。

基金会在收容项目后,派出两名D级人员探测SCP-2127-1:其中一名为24岁的男性,另一名为31岁的女性。作为对比实验,D级人员被指令在异常空间内不得离开出现地四平方码范围内的地区。在之后的报告中,两名人员说SCP-2127-1内完全是黑白两色。两名人员还在那儿听到爵士乐的声音。

实验发现进入SCP-2127-1的女性会身穿灰色连身裙,男性则身穿黑色条文西装,头戴灰色礼帽。之后的实验对象也都身穿这套服装。服装上都附有慕尼黑警署的警徽。两名D级人员没有发现服装上有任何奇特之处。

对象进入SCP-2127后,所有进入前身上的服装和随身物品都会消失,并在离开SCP-2127-1时回到对象身边。同样,所有在SCP-2127-1采集的物件在离开时也会消失。对象在SCP-2127-1待上24小时后,会被传送回纪念碑处,身上会附有一张写有“别灰心哦,神探!”。这个惯例只有在一次案例中没有出现。(见探测记录2127-1A

人员进入SCP-2127-1时获得的物件:

  • 一(1)把装满子弹的.357左轮手枪(实验发现子弹都是空的)
  • 一(1)把塑料手电筒,以及替换电池
  • 两(2)支白粉笔
  • 三(3)个标记过的证物袋
  • 一(1)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 一(1)包香烟糖

SCP-2127探测负责人██████博士的笔记:我们尚不清楚Keller特工和Jackson特工离开地下室与Jackson特工重新出现之间的三小时里发生了什么。Jackson特工的报告十分含糊不明。他对特工进入树林的过程形容为“我们走进那儿”或“我们被拉进那儿”或“他看见我们被叫进那儿”。三份报告中的最后一份是由Jackson特工事件之后的胡言乱语中拼凑出来的。由于Jackson特工需要相当的心理辅导才能提交出目前所知的信息,目前不再对其进行访问。不过由于探测后SCP-2127并未再次出现,我们可以猜测Jackson特工已成功发现了凶手的身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