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39

项目编号 : SCP-213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ite-35当前无法运行,禁止未授权的基金会人员访问此地。围绕该站点的一项复原计划正在进行中,借此来转移Site-35中此前收容的Keter和Euclid级项目,目前为止参与复原计划的人员并没有受到SCP-2139的影响,所有成功转移的项目将暂时存放在Site-73。一旦该站点现有的异常状态结束,将建立一种测试机制来确认SCP-2139的性质。所有确认对SCP-2139呈现消极反应的物品将从该站点转移,并由Site-73的主任自行决定如何处理。

前Site-35的员工将在Site-73被隔离,直到确认他们不再受SCP-2139的影响。在隔离结束后,工作人员将被重新分配到其他项目,直到Site-35恢复。

描述: SCP-2139暂时是一种潜在的异常心理现象来源的临时名称,该现象在位于路易斯安那州亚历山大以北53公里的基金会站点Site-35内发现。这个效应可能是由一个异常的物体或物体群产生的。

已知SCP-2139能够增强受影响人员的心理暗示程度使他们更容易相信或怀疑别人,受影响的人员无法发现这种状态。对于前Site-35员工的初步测试表明这种影响是暂时的,在脱离暴露于SCP-2139后的一个月内逐渐消失。进一步的研究应当确认SCP-2139是否为一种普通的人群心理效应。

当前对于SCP-2139的测试无法进行,因为在SCP-2139出现之前,整个Site-35都受到了异常的影响,据推测可能这一事件造成了这个异常的效应,并且这个影响妨碍了对于SCP-2139性质的确认。

附录 2139/1 - Site -35日常报告

以下是来自Site-35每天向位于美国的中央指挥部发送的日常报告的相关摘录。在2016年1月17日,指挥部注意到Site-35的研究提案比以往更多,指挥部因此对站点进行质疑。

2016年1月18日

我们与高级研究员讨论了研究建议的越来越多的事情,根据他们的报告表明,研究人员有比之前更多的想法来研究站点里收容的项目。据此,我们假设在站点的异常项目之间存在某种形式的相互作用,导致了一系列积极的反馈,使其异常性质更容易明确。

2016年1月19日

康德计数器的检测中,并未显示出任何异常的读数,我们认为这一新的异常会使基金会的科技失效,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斯克兰顿现实测量警报系统没有被触发的原因。

我们意识到可能会出现一个比原先预料的更加严重的情况,我们已经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休假防止出现其他状况。

2016年1月20日

现在有一种可能的理论是这种异常影响可能只是增强人的想象力,并因为这个影响而让人出现更多的研究建议。这是一种对于行为的影响,而不是对现实的影响,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种异常现象不会引起休谟读数变化。

2016年1月21日

在反复研究后,我们认同了你们的看法,这种异常影响似乎让人们更加的容易相信其他东西,而不是让人思维提升。我们已经否定了之前的理论,我们现在封锁了整个站点。我们尝试在这个异常状况被首次明确的基础上去探明这个异常效应的潜在来源。

2016年1月22日

经过调查发现了以下潜在的可能异常来源:

  • 2016年1月至2016年1月的冬季天气异常温和,可能预示着一种异常的气象现象。
  • 2015年11月SCP-1011增加的d级测试。
  • 2015年12月1日更换Site-35的木盒供应商。
  • 2015年8月15日 - 基金会同UIU和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代表对SUSEOCT(美国南部超自然组织合作条约)进行进一步修正
  • 2016年1月区域352的前主任John O'June逝世三周年
  • 2016年1月4日Site-81的站点主管Aktus的不定期访问

随着现象的更加明显,我们会提出更多的理论。

2016年1月23日

我们发现前主任O'June曾用组合数学对一月异常气候和那些其他那些值得注意的日期发生的事情的进行研究但结果收获甚微。在Dr.Yu的建议下,我们将把在SUSEOCT中修正的部分编号合并到下一次迭代中。

另外,对基金会控制的项目进行反复核对后,我们发现了一些指挥部应该进一步调查的地方。 SCP-2366SCP-2604 都是影响思维的异常,它们来自于普通的树木和树木制品。它们都是被蓄意制造出来的,这符合我们之前对于异常来源的推测。它们也可以很容易地避免被发现——当所有人都在观察树的时候,树木是地球上唯一没有人关注的东西。可能还有其他和这些类似的异常,隐藏在我们的眼前。

我们要求将SCP-2366和SCP-2604的样本送到Site-35,以便与我们的最近得到的木盒进行比较分析。

2016年1月24日

经过长时间讨论的Site-35管理委员会一致认为,木盒是最可能的异常来源。我们希望能将整个站点的资源都投入到这次研究中-我们期待你对我们的请求的回复。

高级研究员Michaels指出,这些盒子的新供应商是“阿波罗办公用品公司”。这个公司是否可能和风信子( Hyacinth-译者注)的命令有关,是否可能和主管O'June的死亡有关系?根据希腊神话,风信子是阿波罗神的情人,这是否暗示着一种联系。水葫芦(Water Hyacinth-译者注)对路易斯安那州的影响是众所周知的,并且有几名员工已经证实了在站点附近的水体中植物生长增加的报告。水葫芦也被称为孟加拉的恐怖。请给我们建议。

2016年1月25

我们发现纸盒供应商的变化是由一个叫做“Declan Hall”的人员确认的。但在Site-35的人员名单上并没有这个名字,我们在基金会的数据库中也找不到这个名字。假设人力资源记录没有被在RAISA的人修改过,那么这是一个假名字,表明我们之间有着内鬼。

2016年1月26日

我们对异常的来源有了新的看法。我们之前的纸盒理论已经被新的理论所取代,有证据表明这种异常可能是由一个具有大面积效应的单一物体引起的,也可能是异常的液体或气体在暂时我们无法探知的地方引起的。

我们承认此前对于一些工作人员的拘留是不正确,现在他们已经被释放。事实上,我们现在认为这一异常现象可能是故意让人看起来由一个天主教教派所造成的,目的是诬陷无辜的员工,而这个阴谋的真正凶手一直在操纵局势。

我们希望你们与可以告诉我们2015年6月至今Aktus主任的日程安排。我们的一些员工担心,他的访问时间可能会和最初安排的时间不同,需要进一步的数据以确定他和这件事之间是否有一定关联。

2016年1月27日

拒绝接受命令,指挥部:我们强烈建议不要关闭Site-35。现在我们对这个异常现象的调查有着更多新的线索,许多可能的理论已经被站点的大部分人所认同。我们知道到我们受到了异常的影响,但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不认同它是被蓄意制造出来使基金会受到影响的。当然,受到异常的影响我们难道不是研究异常的来源的最好人选吗?

在正式确认异常来源之前进行人员和项目的转移可能会破坏在站点内对异常情况的收容。将站点内部的项目转移到其他基金会站点也可能会发生更糟的情况,比如可能会使异常之间相互影响从而导致瀑布效应,使更多的站点受到这个异常效应的影响。这可能正是这个异常的制造者希望看见的。

我们十分关注指挥部对我们的建议和更新的反应。我们注意到你们拒绝(或无法?)向我们提供主任Aktus的行程安排,这让我们无法进一步寻找真相。请注意,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将警惕基金会接近Site-35的举动,并以此作为你们与该异常效应背后的制造者或制作团体之间串通的证据,我们将以武力回应你们接近站点的行为。

2016年1月28日,MTF Epsilon-11 (“九尾狐”)被部署,以建立对Site-35的控制。【已编辑】。该站点最终被压制,没有进一步的伤亡,所有站点人员和受影响的MTF成员被转移到Site-73 进行隔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