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43

项目编号: SCP-2143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43应被收容于Site-42的一个电绝缘的大型收容室内。该收容室的中心区域应按照三级人型生物收容标准建造,由数根3米高的钢梁支撑一个3×3米的树脂玻璃屋顶。两(2)名配备泰瑟枪的警卫将一直驻守在SCP-2143的收容室外。在Omicron事件扩展至收容室外的情况下,Kolokol-2将立即经由通风系统引入SCP-2143的收容室,直至SCP-2143被镇静。Omicron事件停止后,根据4级生物安全协议,员工应就地焚烧产生的非异常物体。产生的异常物体应被编为SCP项目或是异常物品并加以收容。每个Omicron事件的结果都应被记录,并在当天被上传至SCP-2143的数据文件中。

描述:SCP-2143为一名希腊男性,约30岁,有着黑色的头发与棕色的眼睛。在生理上,SCP-2143实际是无异常的,但项目拥有使用所有乐器的娴熟技能,对数目不详的乐曲的清晰记忆,以及被工作人员描述为听起来异常舒适与愉快的歌唱声。SCP-2143会每天一次的随机演奏一首乐曲。SCP-2143似乎无法控制它播放什么音乐,也从未有人观察到项目自行重复一段音乐。SCP-2143可以接受有关演奏音乐的请求,但项目只能演奏那些已经演奏过的乐曲,并且即使在被胁迫的情况下也不能将某一乐曲演奏两次以上。

SCP-2143-2是一个能够无视距离的情况下迅速移动到SCP-2143身边的七弦竖琴。除SCP-2143外,其余人无法使SCP-2143-2发出声音。当其被SCP-2143演奏时,SCP-2143-2能够转换成任何乐器,无论此种乐器大小或复杂程度如何,例如键盘、双簧管、吉他和小号。SCP-2143在演奏管乐器时仍能发声。

SCP-2143的音乐演奏总会引发一个Omicron事件。在Omicron事件的过程中,一个异常的层积云(被称为SCP-2143-3)将直接在SCP-2143上方形成。虽然SCP-2143-3会产生闪电和雷鸣声,但它所降下的是与正在演奏的乐曲主题有关的物品,而不是雨水。 Omicron事件在室内与室外均能发生,如果发生在室内,SCP-2143-3就会出现在天花板下,具有与房间相同的宽度和长度。如果在室外,SCP-2143-3将会表现出典型的非异常层积云的大小和高度。Omicron事件只会持续至SCP-2143的演奏结束。

SCP-2143演奏的每一段音乐都与一个特定的Omicron事件有关。SCP-2143可以观察到Omicron事件,但无法与它们进行物理上的交互。项目声称自身并非有意的引发这些事件,并且通常对引发这些事件表示悲痛。

如果被阻止演奏超过一天,SCP-2143的健康和意志力将会急剧下降。与此同时,SCP-2143半径3米内的人员将受到迄今仍为未知的疾病的侵袭。SCP-2143被阻止演奏的时间每增加一天,影响范围便会翻倍一次。虽然该疾病的症状是败血症性鼠疫(腹泻、发烧、低血压、坏疽、休克等),但它是无法用抗生素治疗的。这种疾病的传播媒介尚不清楚。如果SCP-2143被允许歌唱,所有受影响的人都会很快恢复,该影响范围也会消失。

附录:

附录:最近的Omicron事件
下表列出了SCP-2143最近演奏的七首歌曲及其结果。有关所有已演奏歌曲的完整列表,请参阅文件2143-2

原演奏者:歌名 Omicron事件
天气女孩:天上下着男人雨 无数完全相同的路德·凡德罗斯的实例从暴风雨中出现。所有出现的实例均死于坠落或被其它路德·凡德罗斯压死。每个实例都持有一张音乐专辑爱的光芒的复制品。
野兽男孩: 电气蠕虫 产生了数个SCP-████实例,共杀死█人。
甲壳虫乐队:太阳出来了 一个巨大的等离子体出现在收容室中央,并且它的体积开始呈指数增长。值班警卫进入收容室将SCP-2143麻醉,使等离子体在完全吞噬收容室之前消散。这些警卫因重度烧伤而住院治疗,并因他们及时的行动获得了基金会奖章。
霍奇·卡迈克尔:星尘 由铁、硅、硫、氯、钛、钪和钙组成的粉尘出现。SCP-2143的意志力随后几天急剧下降。
迈克尔·杰克逊: 血染舞池 产生了数把弹簧刀,它们的刀刃上均覆盖有鲜血。每把弹簧刀上沾染的血迹的基因都是相同的,尽管它并不与基金会数据库中的任一人员匹配,并且是HIV阳性的。
爱德华·格里格: 在山魔王的宫殿里 产生了数个1963年产的巨魔娃娃,每个巨魔娃娃的头上都有一顶小皇冠。
齐柏林飞艇: 蛋奶馅饼 产生了很多蛋奶馅饼。每个蛋奶馅饼的蛋奶冻中都含有阴道分泌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