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5

项目编号:SCP-21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15在非佩戴状态下不会表现出任何威胁,在得出关于SCP-215的研究结果之前其在非使用状态下应当被保存于Naamdi博士的办公室中,同时应当防止SCP-215的镜片遭到损伤。

描述:SCP-215是一副用于矫正近视的处方眼镜。当SCP-215被佩戴时,SCP-215会对佩戴者的思维进行干涉,使佩戴者认为即使是不具生命的物体也是具有感情并且有能力与佩戴者进行交流。致幻的严重程度因佩戴者而有所差异,但通常情况下如果长期规律性地佩戴SCP-215,那么随着佩戴时间的增长,致幻程度也会逐渐加深,当前已知的最严重的案例是引发了强迫性精神障碍(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到达极致时佩戴者会对一切的机器产生莫名的恐惧。

至今也无法准确定义佩戴SCP-215的所谓的“安全”时间期限;通常情况下24小时后后佩戴者就会出现致幻状态,但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佩戴者在佩戴上SCP-215之前的心理倾向(psychological disposition),此外在之前就已患上强迫性精神障碍、联觉症或是技术恐惧障碍(obsessive-compulsive, synesthesiac, or technophiliac disorders)等相关心理疾病的佩戴者在佩戴SCP-215最多一小时以内就会出现致幻症状。

移除SCP-215并不能同时移除SCP-215所引发的幻觉,但一些常规的疗法已经被验证在不再次佩戴SCP-215的前提下对非重度患者有着良好的疗效;完全康复的患者在再次佩戴SCP-215后其之前的症状将会在一天内完全复发;而在佩戴SCP-215持续两周时间后,佩戴者将会对任何试图移除SCP-215的行为产生暴力抵触的倾向。

案例研究:215-99983-D
99983-D事件典型地表现出了一系列的佩戴SCP-215所引发的相关症状。事件对象在参与实验之前并无任何关于心理疾病的相关记录。

第一周,第1天:99983-D被临时授予了Naamdi博士的研究助理身份并被授予了SCP-215用以代替对象之前被基金会人员损毁的眼镜。对象因SCP-215的度数与本身不符而表示不满,同时对象在当天实验结束前表示饱受了视力模糊以及头部眩晕的折磨。

第一周,第3天:对象不再对视力模糊的问题表示不满,同时,他在提及SCP-215时开始使用“Steve”来作为代称。对象声称道:“我跟Steve呆在一起很愉快,虽然称不上是什么天造之和,不过嘛,我们能凑合。”此时对象并不对除SCP-215以外的物体赋予名字或是人格。

第一周,第6天:对象开始对一些其经常进行操作的复杂的电子设备或是机械赋予人格,包括一台对象用于录入数据的电脑,员工休息室中的咖啡机、冰箱、微波炉以及一台由Naamdi博士授予的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个人数字助理)。多数的互动行为中包含着对象对这些设备的不配合的行为的不满以及抱怨。

第二周,第1天:对象开始与之前所提及的机械以及电子设备进行冗长的对话,对它们都进行了命名,并且有时会自主地与基金会的其他人员讨论他的这些机械与电子设备,话题通常是(对象认为)它们对对象所产生的莫名的抵触情绪。对象报告道尽管他不能“听”到机械在说什么,但他能够很轻易地从它们的“肢体语言”中了解到。

第二周,第5天:对象开始从他的日常办公用品开始对其办公环境中一些结构相对简单的物件赋予人格。

第二周,第7天:对象开始最小限度地维持与人类的交流而选择不断地与他的非生物“伙伴”进行交谈。通过对象与心理学家的谈话可以得知对象99983-D与以上的物体之间已经产生了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

第三周,第3天:因员工休息室内的微波炉加热的玉米饼半生不熟导致对象大发雷霆。据悉对象在试图用一把休息室中的椅子摧毁微波炉之前曾对其咒骂以及咆哮。对象随后抑制住了自身的情绪,并为自己的行为向微波炉和椅子致歉。

第三周,第6天:对象开始将其周边环境人格化,包括地面瓷砖以及顶灯。对象会在与每一个非生物物体互动时会对其允许被他使用而表示感恩(包括每一块单独的瓷砖)。

第四周,第2天:对象在被要求与一些较为复杂的电子器械或机械进行互动时表现出了承受压力的迹象,他声称这些机器对他存有敌意。某些设备的机械故障或者运行错误会被99983—D认为是即将背叛的征兆。

第四周,第3天:对象拒绝工作。对象的PDA已被摧毁;99983—D声称这是PDA的自我防卫行为。尽管当时电脑处于关闭状态,对象在被强行带入了办公室后,在看到了他的电脑的时便开始尖叫并且显得承受了相当严重的心理压力。对象试图突破门边的守卫夺路而逃,不得已被注射了镇静剂。

第四周,第5天:对象摧毁了他的台灯、闹钟、手表以及吊扇。随后,对象拒绝离开自己的房间。当基金会人员强行进入对象的房间时发现对象已经死亡,其手臂以及手掌上存在严重的烧伤痕迹。其死因推测为在破坏房间中的电源插口时触电身亡。

附录:我曾经无数次地思考过能否让SCP-215使佩戴者在以有意义为前提的情况下,确确实实地与机器们进行互动,而非像那些人一样胡闹,我现在已经可以信心十足地宣布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点子。我尽可能地设想了足够多的实验设计来验证这种事情的可能性,然而我所接触到的所有的证据都指出了所谓的“活着”的机器仅仅存在于佩戴者脑海之中。在基金会中存在着无限的可能,但SCP-215明显跟这种事一毛钱关系都没有。——Naamdi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