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55

项目编号:SCP-215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Eta-10-LatAm(“No los veo”)不断地监控任何大语种的网络文档,侦查“恢复阿兹特兰”、“新特诺奇蒂特兰”或“Cem Anáhuac”等有关SCP-2155的痕迹。

若任何轻度感染载体被发现,A、B级记忆消除被授权用于消灭疫情。在重度感染的情况下,特别是文档或小册子中鼓励了中美洲神的崇拜,并伴有武装起义的情况下,将制定协议1907“里约布兰科”。

描述:SCP-2155是一个模因认知危害,使任何被感染的人都相信存在一个“特诺奇提特兰流亡政府”,被指定为SCP-2155-1。
考虑到自从特诺奇提特兰的倒台以来,已经有超过450年的时间了,SCP-2155-1的存在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已修订,见附录E525 ——█████博士

根据受感染人群的种族和国籍,估计有35%到90%的感染者会对含有SCP-2155的文件表示同情。那些对感染源保持中立或敌视的人会变成无症状的携带者。1
值得注意的是,非携带者对SCP-2155-1的讨论不会引起感染。

其余被感染的患者如果不及时治疗,将积极尝试通过口头宣传、小册子、临时公开演讲以及最近的网站和社交媒体帖子来传播SCP-2155。传播SCP-2155的文档已经被发现纳瓦特尔语,西班牙语,英语,普通话和█████████的版本。

大多数这样的文件声称,阿兹特克帝国的继承者,以及相当大一部分祭司和武士最开始在15██年开始躲藏起来,并对西班牙帝国发动游击战,然后是墨西哥、美国、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的政府。有两个记录在案的例子表明,哈布斯堡的Maximilian曾与SCP-2155-1结为姻亲,但在最终确定之前就被杀了。

在过去的十年中,大多数包含scp-2155的文档都提及了██████████三世作为现任的Huēy Tlahtoāni,即皇帝。其他的名字被推断是抵抗势力的领导人,被称为tlahtoqueh,也就是“说话者”,这些人包括█████████、████████████或█████ █████████。

关于SCP-2155感染者之间的信息可能是相互矛盾的,但几乎所有的信息都谴责“欧洲入侵者对人民的压迫”,并呼吁美洲大陆的所有土著居民“积极抵抗和阻碍篡位者”。文档中主张人们采取行动,从被动抵抗和绝食抗议,到恐怖袭击、自杀式爆炸和[数据删除]。

包含SCP-2155的文档将各种各样的组织机构视为“侵略者”,包括由SCP-2155-1所宣称的领土的政府、天主教会,主要的贩毒集团,和一次记录在案的基金会。

一些包含SCP-2155的文档称,SCP-2155-1已经得到了诸如奴瓦乌比亚2、大和魂3、勃勃阿散蒂4或███████████████此类国家“抵抗独立运动同胞”的认可和支持。到目前为止,对这些分裂主义集团成员的采访没有结果。

如果一个传染媒介被单独放置了10天以上,由SCP-2155携带者提供的文档和演讲将逐渐变得更加复杂,不再仅仅是政治性的,这些网站和文件将开始呼吁回归对中美洲诸神的崇拜,尤其是特斯卡特利波卡和维齐洛波奇特利。

自19██开始,越来越多的SCP-2155病例呼吁摧毁██████ ████大教堂,并为那些神建立“第五太阳神庙”。5在过去几十年中,由于传染病的主要媒介已经变成了在线文档,而不是小册子和演讲稿,使这种情况有所增加。

附录E525:根据文档SCP-2155-E525,20██年10月██日检索,SCP-2155-1的领导们躲进了米克特兰6,号召重新启动在第五太阳神庙的礼拜仪式,并恢复“花之战”,以提供适当的祭品来恢复SCP-2155-1的力量。

需要额外的资金来进一步调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