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17
6493530720120427094615094.jpg
处于SCP-217早期症状的祈祷螳螂

项目编号:SCP-21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区域应该保持以2层负压气锁进行锁闭。化学杀菌淋浴、全身危险物质隔离服和24小时的互动后检疫检查都必须对所有进入该收容的人员强制执行。如果出现了收容破坏的状况,收容区域和研究区域的防爆门应马上锁闭,化学药剂ZEER-217-11应第一时间在空气之中进行喷洒。

任何暴露于217之下的人类都应进行收容和保持观察,所有这些人员碰触过的物品都应进行消毒。

描述:SCP-217是一种病毒,一种现在任何手段都不可治愈,有着100%感染性的病毒。它能感染所有动物界(Animalia kingdom)里的生物,并且能够通过身体接触或者是碰触体液的方式进行传染。217的生命力极为顽强,能在寄主的体外生存数年之久。感染的进程是十分缓慢的,有些项目甚至在数年之后才表现出症状。

SCP-217会改变感染者有机组织的生化特性,使得有机物进行再重组而转化为“有机金属”。这种过程之中进行的加工方式仍不得而知,但是其晚期症状已经有了记载。项目将会开始变为一个由齿轮和发条装置构成的复杂个体,这些装置将会代替项目原本的生物学功能。晚期感染过程根据报告所称十分痛苦,但是早期症状往往不会使人察觉,只会有一些迟钝、失眠和关节僵硬的症状。心脏将会被齿轮和一些小型的管道所代替,而关节则是齿轮传动系统,眼睛将是原始的“手持式”摄像机等等。

6493530720120427094630035.jpg
在实验室之中暴露于SCP-217下的塔拉图兰毒蛛(狼蛛)

除了哺乳动物外,217都会从身体外部开始出现症状。在哺乳类的情况中,它比起项目的外部特征会先改变项目的内在结构。这会使得那些感染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知晓自我的感染情况。217已经展示出了在完全改变内在之前不会出现任何外部可见症状的性质。在过去217已经感染了好几个主要的大都市,最典型的是████████████。

那些从中期症状发展到晚期症状的项目的心理状态已经展示出了减退的状况。项目将会以重复的形式进行回答,行为上将会十分笨拙和机械化,并且十分容易心烦意乱和迟钝化,还会在面对新问题时表现得焦躁不安。还有,已经完全被转化的大脑将会[数据删除]。


文档217-6:对症状的记载

被217所感染的项目在早期不会报告有任何的主要症状出现,除了日益严重的嗜睡症,和普遍会出现的感情回应的缺乏。有些项目将会报告感觉到皮肤之下有什么在“蠕动”和“移动”,并伴有一直不退的“嘀嗒”声。这种嘀嗒声在217感染肩膀、脖子和头部时尤为明显;但是,如果把录音设备按在受感染区域上,这种声响是可以听到的。

初期的217感染,就像已经提过的那样,是完全不可能探查到的。随着感染的推进,项目将会在被“转化”的区域感觉到尖锐的、“撕裂性”的疼痛。这种疼痛可与刀伤和深层肌肉撕裂的疼痛相媲美,并且可能数小时,或者数天不退,这取决于感染的项目和受感染区域的状况。新出现的发条装置似乎会在短时间内撕扯并且撕裂肌肉组织,这在这些装置与其周围的组织融为一体并且安装完成之前会常常发生,这被认为是疼痛的来源。

649353072012042709465809.jpg
处于最终感染阶段的普通鹿

受损伤的区域将会被用同种类的新零件(齿轮等)来替代这些区域的组织的方式来“修补”。测试显示,以普通的材料(木头、金属、皮革)做成的零件来代替原本的生物机械齿轮系统没有任何的不良症状出现。

最值得警惕的是,感染了217的人的感染将会持续数个月,甚至是数年,都不能被探明。因为这种感染是这样容易进行传播,可能在进行强行收容行动之前就已经有着数以百计的项目被感染。这种感染似乎会在大型办公室、购物中心和其他人口聚集地进行快速的传播。

注释:所有被怀疑或是已经证实被217感染的项目都不能接近SCP-882

附录:现阶段,SCP-229与SCP-217之间的交叉实验只能在得到了O5级人员的许可下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