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222-JP

项目编号:SCP-2222-JP

项目等级:Euclid

归档措施:编号为SCP-2222-JP的本数据文件的部分信息被分类为Atled级机密,仅可从Site-01及秘密研究站点Site-∇进行访问。附录2222-JP.5之信息仅开放给相应站点拥有适当安全权限的人员。一旦检测到对∇级机密信息的非法访问,本数据文件将会暂时被从基金会主数据库中抹除,并保持无法访问状态直至相应处理完毕。

特殊收容措施:SCP-2222-JP收容于秘密研究站点Site-∇高机密物品地下组合收容区域的专用收容室之中。收容室中需放置4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并设定为在项目转为不稳定状态时自动启动。为保证SCP-2222-JP闪烁的可视性,收容室需布置为一暗室。

为保证尚在计划中的沧桑Vicis协议顺利进行,至少3名经过充分训练的D级人员需待命于收容室旁的监控室并肉眼对SCP-2222-JP进行观察。一旦观察到SCP-2222-JP进入不稳定状态,监控负责人员需迅速向收容负责小组报告项目每分钟闪烁次数。收容负责小组需调查项目闪烁次数与基金会设施发生事故的相关性,并每月经由站点主管上报至监督者议会。

由于回收手段尚未确立,暴露于一般社会的风险较少及周围地理条件,SCP-2222-JP-Σ被留在原本掩埋地点,由基金会名下的专用同步轨道卫星(“莫妮卡”)Monica与常驻机动特遣队Atled-2(“忘乡过客”)Oblivio进行监视。相关区域已被基金会资产占有,并禁止无关人士进入。试图进入该领域进行挖掘活动的一切个人或组织将被机动特遣队介入,并在经由记忆删除处理后释放。

受到精神影响的人员将会继续留在Site-∇工作以便进行研究。记忆删除措施及记忆删除有效人员向其他站点的工作调动需经由站点主管及收容负责小组判断后执行。

描述:SCP-2222-JP为一具有非实体特征的黄-红色球形发光体。SCP-2222-JP位于由厚35cm的钛合金板组成的4.1 m×4.1 m×4.1 m容器中央,将项目从容器内部移出的尝试已均告失败。SCP-2222-JP被以不明方法固定于容器中央的空间,因此可通过移动容器来移动项目。容器侧面附有一处耐热微晶玻璃Neoceram制10 cm×20 cm嵌入式观察窗,可用于观察SCP-2222-JP。

通常情况下,SCP-2222-JP会以每秒1次的周期闪烁。其闪烁周期将会不定期缩短,而伴随于此,基金会名下的收容设施将会发生异常项目的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袭击1。项目闪烁越频繁,这些事故越倾向于危险。于此可以判断,SCP-2222-JP有可能会对拥有其的个人或团体产生敌意,并能够通过某种方式生成针对团体名下设施的攻击性事件。

稳定状态下的SCP-2222-JP及其容器的休谟值高精度地固定于1 Hm。若SCP-2222-JP进入不稳定状态,SCP-2222-JP的现实性将会降低,并吸收周围现实性并形成一D级低现实浓度区域2。SCP-2222-JP的休谟值降低以0.27 Hm为渐近线,降低速度与不稳定状态下的闪烁周期成反比例,而容器周围的休谟值降低速度也将按照同样规则变动3。此外,现实性的降低效果及吸收效果将会在基金会设施中发生的事故被一定程度解决前持续,因此不稳定的SCP-2222-JP将暂时成为一现实性低势洞4。需注意的是,SCP-2222-JP及其容器的休谟值不会大幅度超过1 Hm。

SCP-2222-JP似乎并不吸收或辐射任何形式的能量5。需注意的是,使用光电二极管等器件的所有试验中均未能检测到光子存在。然而,SCP-2222-JP周围的容器在物理上并不具有异常性质。目前还未知SCP-2222-JP是如何维持其自身存在的,但考虑到上述有关现实性的异常性质,推测现实性本身参与了项目的维持。

长期观察SCP-2222-JP将会导致模糊的恐惧感增加及行动倾向的改变。该效应原本被认为无法通过通常的记忆删除手段消除,但实验证明Y-909/A级记忆删除药剂可抵消此效应。然而,由于精神影响的病例发生次数较少,该异常性质所引发的具体症状及其发生条件目前仍然未知。相关记录请参阅附录2222-JP.2

SCP-2222-JP-Σ是与SCP-2222-JP同期发现的人工物体。详情请参阅附录2222-JP.4

附录2222-JP.1:发现过程

dune.jpg

图1.1:SCP-2222-JP发现地点。

1974年,Kant-WNETs6在全世界范围铺设后所发现的数个现实性低势洞中,存在于非洲大陆北部撒哈拉沙漠的低势洞重复不定期的产生与消失。基金会在对该低势洞进行调查时发现了SCP-2222-JP。经过现场的详细勘察后,调查人员确定该现实性低势洞存在于距离地表约0.7km的深度上。取得该区域所有权后,挖掘工作在基金会地质学部主导下展开,SCP-2222-JP随后被回收。由于该区域富含地下资源,考虑到对各地政治及利益的影响,回收工作耗费了巨额预算作为投资,同时基金会不得不进行了大规模的掩盖工作。

在Kant-WNETs铺设之前,基金会就已经对相关区域进行了实地调查,但可能由于SCP-2222-JP的现实性通常较为稳定,当时并未发现项目。

container.jpg

图1.2:收容初期的SCP-2222-JP容器。


基金会将SCP-2222-JP收容至Site-∇并确认其具有临时现实性低势洞及休谟值变动性质之后,收容负责小组的穆赫塔尔·沙迪亚研究员发现了SCP-2222-JP的不稳定状态与基金会设施发生事故的相关性。统计部对此进行了第二次调查并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稳定状态下的SCP-2222-JP是基金会所拥有的现实性稳定物品中休谟值变动最小的对象。有意见称,仅从精确度的角度上来看,其有潜力被用于基金会休谟值测量的1 Hm基准。然而,由于其未查明/未确定的性质过多,且根据以往记录来看,直接将其加以利用可能会引起多个问题,因此该意见被否决。


附录2222-JP.2:未确定异常性质

以下文件为收容初期负责观察SCP-2222-JP的勒夏利·威瑟斯彭研究员所写个人日记的摘要。该文件被回收之前,收容负责小组人员曾表示原本有些懒惰的勒夏利·威瑟斯彭研究员性格上发生了变化。

回收文件2222-JP.2.1


最近,我感觉我总会有些无聊的想法。

我感觉那些异常项目越来越可怕了。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最近这种感觉愈发强烈。如果没有在干这种只要盯着光亮看就够了的工作,我也许早就发疯了吧。为什么我非要面对那些莫名其妙的可怖事物呢?这么一想,就感觉心里起了疙瘩一样,就越来越想要把那些异常物品全都彻底关进黑暗里。

说实在的,长时间在这盯着一个东西看无聊到要死。今天也是一边坐在椅子上,一边像傻子一样问着自己:“我为什么为基金会工作?”。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像这样质问自己说不定就是工作吧!?”,然后突然在大箱子前独自笑了起来。感觉就好像精神病一样,让人瘆得慌。

我还在想这也许是精神影响,去做个心理鉴定比较好。可不管怎么想,“异常项目很可怕”“异常项目必须被收容”都是基金会人员应有的正常思考。我的精神应当很正常。也许是因为眼前的这团光亮又在筹划着什么对基金会的攻击,让我变得莫名神经质了起来。果然,就算看上去无害,异常项目也没一个好东西。

今天又有新的异常项目被收容,让我有一种迷幻似的放心感。

然而,心中仍然有那么一抹不安。

回收文件2222-JP.2.2


重读昨天的日记,脸都快红的烧透了。不行不行。什么“我为什么为基金会工作?”。什么像傻子一样,你就是傻子。

控制收容保护。

不过,这倒是让我重新意识到理所应当最重要的事情,干劲也上来了。明天也要加油啊。

(无关文字已编辑)

此后对威瑟斯彭研究员的心理测试显示,其对于收集物品的意识及普遍的恐惧心大幅度提高。基金会进而实验性令Site-∇所有D级人员观察SCP-2222-JP,但未有人员出现与威瑟斯彭研究员类似的行动倾向或思考方式的变化。受此影响,尽管具体理由仍然未知,基金会判断D级人员适合用来监视SCP-2222-JP。

自1974年项目被收容至现在,除威瑟斯彭研究员以外,在Site-∇工作的人员中有1名C级人员及1名B级人员受到了类似的精神影响。为调查记忆删除药剂的有效性,威瑟斯彭研究员接受了记忆删除。在查明Y-909/A级记忆删除药剂对其有效后,依照既往成果及工作能力评价,该研究员被重新分配至Site-19。受上述结果影响,特殊收容措施被改订为目前版本。

附录2222-JP.3:沧桑Vicis协议 [∇级机密]

2001年,根据SCP-2222-JP不稳定状态与基金会发生事件相关数据建立的假说,SCP-2222-JP收容负责小组起草了下述协议。

冻结

SCP Foundation Official Documentation
VICIS PROTOCOL
2222-JP



前言:沧桑协议由SCP-2222-JP收容负责小组组长阿波利奈尔·维西斯博士主导并制定,旨在将SCP-2222-JP纳入防卫体制以强化基金会安全保障。

概要:SCP-2222-JP转为不稳定状态时,根据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收集的关于各站点收容状况的既往数据,对极有可能发生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袭击的设施发出警告,以督促站点做好对事件的准备。警告将由多站点早期预警系统(MAYDAY)发出。鉴于SCP-2222-JP的性质,项目的不稳定状态需由Site-∇的至少2名D级人员进行全天候监视。仅使用D级人员是为了同时确认SCP-2222-JP未确定的精神影响效果。

以下为SCP-2222-JP每分钟闪烁次数(bpm7)所对应的警告重要程度:

1级警告:60 < bpm ≦ 90

警告色:绿

警告内容:Safe/Euclid级低危异常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极小规模袭击。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发展为致命事件。


2级警告:90 < bpm ≦ 120

警告色:

警告内容:高危异常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中规模袭击。


3级警告:120 < bpm ≦ 140

警告色:

警告内容:多个高危异常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大规模袭击。


4级警告:140 < bpm ≦ 160

警告色:

警告内容:大规模收容失效,或相关团体大规模袭击。


5级警告:160 < bpm ≦ 190 (目前观察到的最高bpm)

警告色:

警告内容:致命要素引发的K级情景。


提案者备注:目前能够确认的SCP-2222-JP不稳定状态与基金会设施发生事件的时间重合度,除因安全问题未能查阅的记录以外高达99%。一般认为,这些事件是SCP-2222-JP带有敌意的行为,但反过来看,也可以说是项目在“预报基金会设施中发生的事件并预测其规模”。基于这个假说,我们考虑也许可以将SCP-2222-JP纳入基金会设施的防卫体制。本协议的初衷便在于此。

然而,本协议在执行上仍然有三大问题。

第一,在SCP-2222-JP收容之后,基金会设施中发生事件的平均次数并没有增加。如果SCP-2222-JP在引发对基金会有攻击性的事件,那么收容后事件的发生次数本应增加。然而发生次数不仅没有增加,甚至反而在某些月份完全不会发生。就统计上来看,收容前后这些事件的频度没有差别。这个事实明显否定了“SCP-2222-JP正在攻击基金会”这一本协议的基本思想。

第二,SCP-2222-JP所预测的事件的发生地点并不确定。尽管事件几乎一定会发生,但我们并不能确定其在哪里发生。如果我们对相关设施之外发出了警告,很有可能对其工作产生影响。目前我们准备使用RAISA收集的数据以发送警告,但我们仍需要其他较为确定的要素。

第三点,是关于SCP-2222-JP的预测对象。SCP-2222-JP的预测反应目前没有对任何未收容的异常或GoI的未查明活动起效。另一方面,Archon级项目等“收容体制建立在不收容项目之上”的异常引发的收容失效会被SCP-2222-JP探测。我们原本认为SCP-2222-JP仅仅会作用于处于直接收容下的异常,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我们要执行本协议,就必须先解明为什么SCP-2222-JP只会把已经与基金会有关的事物当作预测对象

如果我们能够解决以上三个问题,那么我们就能够稳定执行沧桑协议。本协议一旦正式生效,我们有必要将SCP-2222-JP重新分类为Thaumiel。

[已编辑]

──阿波利奈尔·维西斯博士

监督者议会关于沧桑协议的投票结果如下。

关于是否许可沧桑协议的投票:

赞成:
O5-03, O5-09, O5-10, O5-12, O5-13

反对:
O5-01, O5-02, O5-04, O5-05, O5-06, O5-07, O5-08, O5-11

结果:
不予许可


关于是否将项目重分类为Thaumiel的投票:

赞成:
O5-03, O5-04, O5-09, O5-10, O5-12, O5-13

反对:
O5-01, O5-02, O5-05, O5-06, O5-07, O5-08, O5-11

结果:
不予许可


代表发言:目前我们无法许可沧桑协议。协议本身是可执行的。但我认为,我们对于SCP-2222-JP的理解还远远不够,这会造成协议难以持续。按照投票结果,我们决定暂时冻结沧桑协议。至于项目重分类为Thaumiel的提案——由于其性质仍然有很多未查明之处,我再次强调,我们还远远没有理解项目。其仍然不适合Thaumiel这个项目级别。

最后,忠告维西斯博士:真实需要我们亲眼看到。不管有怎样的证据,我们也决不能忘记,“我们并不知道”。

调查,研究,收容。望共勉。

──O5-01

附录2222-JP.4:SCP-2222-JP-Σ [∇级机密]

由于SCP-2222-JP形成一不定期产生及消失的现实性低势洞,其稀有特性使得基金会在将Kant-WNETs铺设完毕后第一时间着手调查,进而进行了挖掘工作以回收项目。然而,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挖掘人员未能配备足够的便携式SRA,最终导致3人负伤,1人死亡。该次调查使得基金会获得了珍贵经验,以收容并维持其后发现的类似性质的低现实性物体。

以下文件为挖掘人员之一,奥加斯特·考克兰的证词摘要。考克兰当时在挖掘途中突然进入兴奋状态,并未经许可返回地表,被监视人员暂时控制。此后,地下的挖掘队队长向监视人员报告可能已接近目标物体。为整理情况,监视人员对考克兰进行了采访。

音频记录2222-JP.4.1


[记录开始]

我们可能挖出了个麻烦的玩意……啥?哦,成,那我从头开始说。

你们也知道,这次的计划是为了寻找低现实区域才开始挖掘的。一听到地下2300英尺的地方有这么一个低现实性区域,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而且这地方是哪,撒哈拉沙漠。本来就因为石油还有其他啥的成天打打杀杀的,要是再挖到什么未发现的古墓之类的,处理不当可就是大事了。可该说真不愧是基金会啊,我们在这干活没出什么问题,也没挖出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也算挺不错了。

就干活的时候——挖掘中有好几次休谟值骤降,每次都有人不可避免地受伤,而我也一样。是叫D级低现实性区域来着?也不用太害怕,爬几段梯子就没事了。上面有几台SRA,我们也带着一些便携式SRA。但异常还是会有的。比如我哥们的双手都弯到了奇怪的方向。而我更不用说,上半身遍布了瘢痕一样的东西。我赶紧叫医疗小组治疗,现在已经没事了……骗你的,其实还疼。

不过,除了新来的小哥被削掉脑袋之外,挖掘过程中就没有其他大事故了。死人的时候大伙还绷紧了弦,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天就在这挖洞,挖着挖着速度就下来了。这也没办法,一般人成天干同样的事,那可不得心烦嘛。我们只能相互讨论些什么“要是挖出石油或者铀矿来怎么办”,好平复一下心情。在这干活不知道啥时候就死了,大家比起死亡更想讨论活着。

等到大家都快要崩溃,开始认真商量是不是该撤的时候,目标总算是出现了。一开始看见的是灰色的厚板。大约是钢筋水泥一类的,具体你们去问分析小组。上面许可下来后,我们就用最大的钻头开始钻洞。这玩意一开始都钻不透,我们坚持了快一小时,总算搞出了一个能过人的洞。我们拿灯往里照,但因为钻洞时飘起来的灰尘什么也没能看见。我们就等了一会,然后再往里看……就看见了那个只有我们能懂的标志。你的名牌上也有的那个标志。

埋在那的是基金会的站点。绝对没错。我没办法找到其他解释。所以我说了!我们可能挖出了个麻烦的玩意!只是……我突然有一种疑问。我们把这玩意挖出来真的好吗?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吗?不,算了。问你估计你也不知道。就算问到了之后记忆删除就啥也没了,还得被调去别的部署。

咳,事到如今虽然有点心慌……不过发现那玩意的时候,可是像小孩似的可兴奋了。我敢发誓,以后我们可没法再找到这么牛逼的玩意儿。这么一想,这工作对我来说还是相当有意义的。得了,我的话差不多就这么多了。散了散了!还是去休息吧,咱们俩都得休息。我要去灌上几杯,好补一补消耗掉的现实性呢。

[记录结束]

挖掘过程中发现的人工构造物(编号为“SCP-2222-JP-Σ”)由机动特遣队Atled-3(“探窟先锋”) Spelunker进行了内部勘察。构造物内部由于反复暴露在低现实性环境下,呈现出异常的构造与性质。同时,勘察过程中现实性多次降低,导致调查变得十分困难。回收记录显示,SCP-2222-JP-Σ可能是来源于不同维度的Site-58

特遣队仅能够探索内部名为“第4收容区域”的空间,其他空间因流沙影响未能成功进入。第4收容区域中存在8个疑似用于收容异常项目的收容室,房间的门均被焊死而无法打开。尽管特遣队能够使用所携带的炸药破坏门扉,但考虑到SCP-2222-JP-Σ可能为一未知的基金会设施,强行突破可能造成异常项目收容失效,因此特遣队并未做出这一尝试。

各收容室的门上附有耐热微晶玻璃制的观察窗,可观察到内部情况。此外,各收容室还贴有钛合金制的标识板,并刻有疑似收容物品的名称。各收容室的标识板刻有的文字及其内部观察情况请参见以下列表。注意,列表中的房间编号仅用作管理用途,实际的标识板上并未刻有编号。

房间编号:1

标志板内容:梦幻曲 (Träumerei)

内部状况:房间里充满了多种儿童玩具,内部偶尔发出重量较轻的物体崩塌的声音。

房间编号:2

标志板内容:勿忘草 (Forget-me-not)

内部状况:房间中央存在一花盆。花盆中种植有一株已知植物,但结束观察后无法回忆起植物名称。

房间编号:3

标志板内容:巨大之物 (A Big One)

内部状况:房间中央有疑似鸡 (Gallus gallus domesticus) 卵的物体悬浮。观察到卵的人物均出现了轻度的头痛。

房间编号:4

标志板内容:D

内部状况:在闭着眼睛的状态下朝向观察窗,可感知到其内部放置有3尊无头天使雕像。雕像均双手合十,并保持直立。

房间编号:5

标志板内容:荣冠 (Aureole)

内部状况:内部为一空房间。门上留有疑似由多种杀伤器具造成的痕迹及重度凹陷。推测可能是暴露在低现实性环境下的结果,但详细仍然未知。

房间编号:6

标志板内容:意外性 (Unpredictablity)

内部状况:内部安置有一身长约2.0 m的,疑似马 (Equus ferus caballus) 的骨架。观察房间内部的人均表现的非常惊讶,但无法说明为何惊讶。

房间编号:7

标志板内容:[无法辨认]

内部状况:一条绳索悬吊于天花板上,绳索末端拴着一副单片眼镜。房间内部偶尔传来哭声。

房间编号:8

标志板内容:我们的心脏 (Our Heart)

内部状况:该收容室是所有房间中唯一未被焊死,可以进入的房间。内部除SCP-2222-JP之外,还存在[已编辑:参见附录2222-JP.5],类似于便携式SRA的大量器械及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尸体由于反复暴露在低现实性环境下而损伤严重。

在成功回收目标物品SCP-2222-JP后,基金会再次派遣机动特遣队以回收其他物品,但未能再次寻找到SCP-2222-JP-Σ。目前一般认为SCP-2222-JP-Σ已经消失。基金会正在调查其消失原因。

附录2222-JP.5:我们的心脏 [∇级机密]

== 本文件访问受限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