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254
littleriver.jpg

亚拉巴马州Fallon附近的小河峡谷,SCP-2254的显现地。

项目编号: SCP-2254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254收容于亚拉巴马州Fallon镇。因SCP-2254的无实体性质,难以将其困于长期收容容器内,但将SCP-2254隔离于Fallon镇内以持续收容该实体被视为可接受的暴露。

潜伏于当地执法部门的特工将识别与SCP-2254相关的异常受孕1,在受影响对象的饮用水内添入可接受剂量的米非司酮及前列腺素,以诱发流产。因此协议,SCP-2254-1显现率自SCP-2254被发现以来已有显著减少。

黑色星期二协议的持续执行对SCP-2254的持续收容非常重要。

描述: SCP-2254是一敌意、巨大且无实质的实体,收容于阿拉巴马州Fallon镇内。SCP-2254在裸眼下不可见,只可通过红外摄像头看到。SCP-2254的形态为一极度扭曲的人形,高约12.8米,有极长的手臂与六条腿2,颈部和面部畸形,头发及肩,生殖器严重残缺3. SCP-2254的皮肤呈黑色夹杂斑点,有六只眼排列为每列三只的两垂直竖排,分布于SCP-2254的面部两侧,此外其再无面部特征,没有鼻或口。SCP-2254另一个可辨识特征是其前额处标有一图画字,由一字母“J”和其下方的心形组成。

jack.jpg

以红外摄像头拍摄到的SCP-2254处理画面。

SCP-2254似乎具有影响人类决策的能力,通过改变认知,操控年轻人类(一般在20岁以下)进行原本不会进行的交配。这表现为一种“梦行状态”,受影响人员会被半无意识地引导在一起展开性交,且处于一种高度易受暗示且性兴奋4中。这种结合总是会以受精结束,但SCP-2254的影响可通过催泪触媒(诸如催泪瓦斯)或氨气吸入剂来干扰。在性交中脱离SCP-2254影响的对象一般会表现出些许困惑并对干扰源产生敌意,随时间逐渐消退。受影响对象也不会对此性结合表现出任何后悔,但尚不知晓这是否是SCP-2254的影响所致。

SCP-2254一般显现于Fallon附近的小石峡谷瀑布。确信SCP-2254更倾向于在夜间显现,此时有更多年龄适当的目标可展开性交,但尚未确认。显现后,SCP-2254会向聚集的目标们暗中靠近,可能会引导途中遇到的目标向其他目标靠近,以试图将更多对象引入到性交中。

一旦至少有一对目标聚集到一处并开始性交,SCP-2254会低下面部,与两人(或群体)持平,持续凝视之直至行为结束。极少情况下未发生受精时,SCP-2254会在两人上方徘徊一段时间,这期间配对者很少发生交互。在特定的一段时间后,SCP-2254会再次低下面部,性行为也会再次开始。在第二次行为中未曾发生过受精。以此方式的受孕概率并不超出常规,但母方有相当概率 (>68%)会怀上一异常胎儿,编为SCP-2254-1个体。

在SCP-2254影响下异常怀孕的对象会出现SCP-2254-1胚胎结构快速生长,很快出现非人类特征。这些胎儿在基因构成上与父母并不完全相符,而更接近于某个假设性的原始人类或早期人类先祖,有和SCP-2254相同的多处畸形特征。随发育进行,SCP-2254-1会从其母体处吸取越来越多的养分,令其饥饿以促使自己的加速生长。尽管如此,SCP-2254-1个体会对其生母的认知产生负面影响,令其对SCP-2254-1个体变得极具保护性,即便其正在从内部侵蚀自己。

fetus.jpg

SCP-2254-1个体在解剖中。年龄约为受孕后八天。

SCP-2254-1个体一般不会在其出生前令宿主母体死亡,但确实会在出生时对母亲造成严重伤害,可能导致母亲因阴道出血死亡。尽管妊娠和出生过程会令母亲极度疲惫且营养不良,受影响的母亲一般无法察觉到 SCP-2254-1的异常性质,并会如对待普通人类新生儿一样照护之,包括为其哺乳。SCP-2254-1个体具极度性暴力,在与其母亲共处时会试图强奸、残害并吞食任何打扰它们的活体生物。

母亲一般会持续哺乳SCP-2254-1(一般一次出生二到三个)直至其死亡(一般是因严重营养不良或心脏病)或成熟。若母亲死亡,SCP-2254-1个体会吞食其尸体,然后躲入任何可用的附近掩蔽区域内,如废弃建筑、森林、废料场等。确信未被收容的SCP-2254-1个体在过去十五年里造成了不少于三十起性显性死亡。

附录2254.1: 发现

SCP-2254是在亚拉巴马州佩恩堡一名业余摄影师偶然以红外摄像镜头拍摄到SCP-2254视频后被发现。 基金会资产很快在镇外设下边界,开始为期四个月的研究调查。决定不以常规方式收容SCP-2254,在SCP-2254跟随镇上一迁居居民你导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后,采取程序限制受影响人员离开Fallon镇。更多信息可参见附录2254.2.

附录2254.2: 黑色星期二协议

黑色星期二协议意在故意且有效地限缩亚拉巴马州Fallon当地经济,以维持地区人口并控制对SCP-2254的暴露。黑色星期二协议由五个核心组成:

  1. 减少州层面对当地学校及其他教育项目的花费
  2. 减少对渲染、赞美城市生活的媒体暴露
  3. 提高海洛因及其他鸦片制品的暴露
  4. 降低酒精与烟草价格
  5. 推行福音派基督教创立的“家庭第一”教条,将家庭结构置于优先地位,使年长家族成员受其子女照顾,年轻成员则有空闲继续生育。

黑色星期二协议也包含对五名女性的持续处置,她们均是来自Fallon而不再居住于镇内,偶尔会遭SCP-2254拜访。所有这些女性年龄在16-29岁,通过水供应为其注入前述米非司酮与前列腺素混合剂阻止怀孕。她们对此治疗不知情,虽然无法怀孕对其心理健康产生显著影响,协议已显著削减了她们怀上SCP-2254-1个体的概率,也将Fallon外的个体出生数减少至零。

附录2254.3: 采访

下面是特工Lamiere假扮为调查记者进行的采访,对方为当地女性Kate Barnett。Mrs. Barnett曾两次在SCP-2254影响下异常受孕,第一次生出了两个SCP-2254-1个体,第二次在当前收容措施下被发现并终止。

[开始记录]

特工Lamiere: (停顿) …好了,我们在记录。感谢你花时间陪我坐坐,怎么称呼…

Mrs. Barnett: 喔,是Kate。Kate Barnett。但我出嫁前名字是Kate Forrest。

特工Lamiere: 很好,很好。所以在我给您打电话的时候,我问了些在您医疗记录上的事情。

Mrs. Barnett: 你是说我的宝宝们。

特工Lamiere: 是的。你说你有过几个孩子?

Mrs. Barnett: 好吧,是有Daniel5, 还有Bub6,还有双胞胎7,然后是夭折的宝宝June8我还怀过其他的但也没挺过去。9.

特工Lamiere: 对,很好。对双胞胎你有注意到什么反常吗?我是说,怀上的时候有没有怪事情。

Mrs. Barnett: 你是说他们的爸爸?他一无是处。我们那天晚上傻不拉几的喝醉了,我给搞大肚子他跑路了10.完全不想和他扯上一点关系。要不是Jack就得迷路了。

特工Lamiere: Jack?

Mrs. Barnett: 对。Jack差不多就是他们的爸爸。这也很好,毕竟他当爸爸可比那个Mason好到不知道哪去。

特工Lamiere: Jack是谁?

Mrs. Barnett: 他是-(迟疑) 你有没有在梦里见到过什么,然后在真实生活里又见到了,而且你就是知道那就是一样的?这就是Jack。他在Mason把我搞大肚的那晚过来的,他的金发还有双眼是如此的俊美。他知道怎么正确对待一位女性。我给他说Mason把我抛下了以及我觉得他让我怀孕了,Jack说不用担心。他会来照看好一切。

特工Lamiere: 你怎么知道你怀孕了?

Mrs. Barnett: 哦,就是做母亲的直觉。你就是知道。以及我知道,Jack也知道。但他告诉我说一切都会太平的,他会照看好我的孩子。

特工Lamiere: 我明白了。你认识Jack有多久?

Mrs. Barnett: 好吧…从我很小的时候。我觉得。也许是我九年级那会儿,Daniel出生的时候。 Jack那时候也在的。他那会儿没多说什么,就说我是他特别的女孩儿,他要待一段时间。他在Dan长大的时候没怎么来过,但在双胞胎出生的时候在,还有就是我流产的那次。上帝-(抽噎)他是多伤心啊。我哭啊哭啊,他就一直握着我手说“好了好了,这没事了。你还是我特别的女孩儿。”

特工Lamiere: 只有你认识Jack吗?

Mrs. Barnett: 嗯嗯嗯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大概这边的所有姑娘都认识Jack。他就是太会帮人了,你知道吗?比如,好像他知道想成为母亲是什么样,而且他也刚好在那打点一切。不过对其他有些人,你知道,他就是Jack而已,但Jack… (发笑)在你我之间偷偷说,他是我的Jack。

特工Lamiere: 我懂了。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Mrs. Barnett: 我觉得没了。(停顿) 嘿,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你有见过Jack的兄弟吗?

特工Lamiere: 兄弟?

Mrs. Barnett: 对,我觉得他们全都是叫Jack,他们都有点不一样。Jack怕他们,我也怕,但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就他说他们的那个口气,你就知道他们特坏。

特工Lamiere: 坏?怎么个坏法?

Mrs. Barnett: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Jack总是微笑着,除了说到他的兄弟时。然后他就不怎么笑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