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1
scp-heritage-v3.png

你来这是来找那些秘密的信息的,对吧?它抓住了你的注意,对吧?吸引。好奇。谜团。你一直在寻找答案。你找错了地方。

scp-blank.png

根据O5-██的命令,图像被删除

七印,七戒,七新娘,献给深红之王。
项目编号:SCP-231-7(见附录:SCP-231-1至SCP-231-6)愚者智者,皆聚产床前。他们惧怕仍未诞生之子,他的声音能撕裂苍天。

项目等级:Keter虔诚者望向森林静候王之到来。他们灯笼长亮,在夜里候着他应当带来的新世界。

场地与人员要求:根据O5-██的特别命令,将以下的附录附于SCP-231-7的文件开头。
龙潜伏在阴影内,他的气息将烧焦大地。城堡中的英雄拔剑与之相抗。
所有被调至SCP-231-7工作的人员在于工作地点值岗两个月后必须被轮换下来一个月以进行心理咨询。SCP-231-7应被保管在一保密位置。所有被调至SCP-231工作的人员应从Site-19被遮住眼睛出发运抵目的地,途中使用的交通工具不少于七种,包括但不限于航空器,机动车,地下轨道,以及████████████。如在运输过程中有人移去视线蒙蔽物,则立即执行处决。
塔中的公主藏的很深,但在天底下并无东西能阻止新郎的脚步。
被调至SCP-231-7的人员必须经过高级心理测试后才能获准进入场地。这些人必须在米尔格拉姆顺从测试(Milgram Obedience Examination)中获得至少72分,未婚,无子女,表现出对基金会的完全忠诚。无需进行标准第二轴人格障碍诊断,只需进行测试的D级人员有足够能够执行110-蒙托克程序的智力即可。
路加福音23:34。
任何同情SCP-231-7的境遇,并/或表达了解救或同情SCP-231-7的渴望的人员,应被立即转移至其他项目,不得拖延。任何试图解救SCP-231-7的行为都将招致立刻处决。曾在SCP-231-7的收容团队工作的人员不得将相关信息泄露给他人。不得保留任何涉及在SCP-231-7工作的人员姓名的官方文件,这些工作记录也不得出现这些人员的个人档案中。
无魂者与死者邪笑着围在一起。尽管她的灵魂解放了,那最残酷的意志将把她留在床上。
当在工作地点时,将向SCP-231-7的工作人员分发带有合成变声器的遮蔽头盔,用以隐藏其身份。在岗的工作人员于有其他职员在场时,不得脱下这些制式装备。工作人员应独自在私人房间中度过下班时间。

每月将有六名D级人员被调至SCP-231-7工作,以执行110-蒙托克程序(Procedure 110-Montauk)。不得将暴力的罪犯用于此目的,因为他们可能在110-蒙托克程序中造成意外死亡。

特殊收容措施:在对象多次试图逃脱和自杀,以及对SCP-231-1至6的收容失败后,SCP-231-7的收容程序被改为如下:SCP-231应被收容于一间隔音的容纳间中,与六名用于进行110-蒙托克程序的D级人员的容纳间相邻。摄像机应一直监视房内的每一寸空间,并应24小时都由人控制。故障的监视设备应立即由经心理甄别的职员进行更换,不得拖延。房门应由磁力锁锁住,只能由监控设施主动开启。连通所有六名D级人员与主容纳间的门也包括在内。

SCP-231-7应一直被束缚在病床上,除进行110-蒙托克程序时以外。通过静脉注射给水,每日两次通过饲管喂食,由经许可的且未发过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医疗人员进行。任何情况下不得对SCP-231-7使用致幻剂、麻醉药,或使用其他未经许可的药物。
制陶者告诉他的学徒为他准备七只陶罐,六只他优雅细致地做好,最后一个他糟糕地制成。
每24小时,110-蒙托克程序应由D级人员至少进行一次。在110-蒙托克程序进行时,应至少有一名有4/231级安全权限的职员通过摄像机全程监控,但如果SCP-231-7的声音变得过于令人痛苦,可以关闭声音。程序结束后,所有D级人员必须回到他们的容纳间中,否则将引爆爆炸项圈。
愚蠢的月亮不再哭泣,而是哀悼于自己的黑暗。它的身影在他们的梦中徘徊,来把他们带回。
[根据O5-██于██-██-████的命令,数据删除。信息转移至机密档案231-110-MONTAUK(仅供阅读)。231-110-MONTAUK仅对有4/231级安全许可的人员开放]

描述:SCP-231-7是一名██████的女性,年龄在█岁至██岁之间,并[数据删除]。那王身着礼服,那新娘在她们的床上,那些尚未出生的王子在沉睡中等候抬起他们充满渴望的头颅。
SCP-231-1至7是在██████████,██,于警方搜查一所由名为“深红王之子(Children of the Scarlet King)”的组织所持有的仓库后回收的。(见████████████ ██████报于██-██-████登载的文章,“警方突袭乱性恶魔邪教,救出七人”。在被救出后24小时,SCP-231-1(真名为████████████ ████████████)开始产痛,三分钟后产下SCP-██(█████████ ██████████),导致██████████事件,造成伤亡确认超过███人。基金会人员立刻控制了剩余的SCP-231-2至SCP-231-7,并基于从教徒处收回的记录制定了110-蒙托克程序以防止未来发生类似事件。母鸡在鸡舍中下了七个蛋,直到狐狸趁着夜色溜进来偷走这些蛋。

附录231-a:各SCP-231个体的现况。
其中六个被他们的束缚压碎,不得以歌唱。第七个将完全解除束缚而所有铃铛将会鸣叫。

  • SCP-231-1(死于██-██-████):于最初回收行动中在产下SCP-██时死亡。更多细节见231-Alpha事件伤亡报告。当第一个分娩时,所有鸟都开始歌唱。她的哭声惊天动地,那是在呼唤她的王。
  • SCP-231-2(死于██-██-████):在试图移除第二个SCP-██胎儿个体时死亡,立刻导致了██████████事件。更多细节见231-Bravo事件伤亡报告。第二个借助医生的刀刃将一个生命艰难地带到世界上。于寂静之月下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劈开,王的红旗迎风招展。
  • SCP-231-3(死于██-██-████):因110-蒙托克程序导致的长期痛苦而自杀。SCP-██立刻进入了一起████████████事件。更多细节见231-Charlie事件伤亡报告。他的第三个新娘不被理睬,她的呼救为人忽视,她将自己的生命用一把手术刀结束,并把它交付给我们的王。
  • SCP-231-4(死于██-██-████):尝试使用SCP-500。尽管成功地将SCP-██的所有部分排出体外,排出的残留物仍立即进入了一起█████████████事件,造成众多伤亡,包括SCP-231-4自身。更多细节见231-Delta事件伤亡报告。第四个新娘准备好了一把匕首并把它插在了心脏上,完美的治疗也不能使王分离出的部分纯净。
  • SCP-231-5(死于██-██-████):由于110-蒙托克程序的施行不当,SCP-231-5于一小时后产下SCP-██,后者立刻进入了一起██████████事件。更多细节见231-Echo事件伤亡报告,以及Site 231-Aleph的毁灭报告。D级人员的征用标准在此之后被修改,以最小化再次不当施行110-蒙托克程序的可能性。第五个新娘的冠冕落至狐狸的窝上。那巢穴被强大的闪电劈开,天启开始。
  • SCP-231-6(死于██-██-████):在由██████████特工鼓动并协助的逃脱尝试中死亡。██████████由于过久地接触SCP-231而表现出受到高度压力,取得了SCP-[删除]并试图用该武器解救SCP-231-6和SCP-231-7。在之后的交火中██████████特工被击毙,但SCP-231-6也被流弹杀死。SCP-231-6的SCP-██胎儿随后进入了一起████████████事件。紧随该事故之后,O5级人员一致投票决定改进人员管理政策。细节见231-Foxtrot事件伤亡报告。在第六天,墙壁倒塌,海洋化为灰烬。大地震撼之际,她在王的残忍鞭笞下分娩。
  • SCP-231-7:至██-██-████,SCP-231-7被成功收容于Site ██████。第七个新娘会使潮汐中断,月也不再明亮,她产下时之死亡的那一天已经迫近。

附录231-b:O5-██的公文内容。

亲爱的朋友们,

我最近意识到,出现了一些关于SCP-231的传闻。由于员工士气的下降,我决定就一些最普遍的传言进行澄清。

  • 是,110-蒙托克程序跟你们所听说的一样可怕,这也是只让D级人员去执行它的原因。是,它的确涉及野蛮的[已编辑]。
  • 不,把你调至SCP-231不是为了测试你对组织的忠诚,你对██████████的倾向,或是任何别的东西。
  • 不,SCP-231不是某种惩罚手段的细节。
  • 是,的确有员工曾被调至SCP-231,并由于其自身的要求被调了出来。不,并不是所有在SCP-231工作过的人都在离开该项目时被处决了。
  • 是,曾在SCP-231工作的员工如果愿意,可以在离开该项目时进行A级记忆删除。是,之后植入了伪记忆。不,你们想的用来恢复记忆或是检测伪记忆的方法都不管用。是,你们当中的确有人曾在SCP-231工作而现在不记得了。
  • 不,我们还没有放弃拯救SCP-231-7的尝试,但该领域的研究必须以最极端的谨慎进行。由于相继的与各个SCP-██个体关联的████████████事件的威力不断增加,SCP-231-7的 ████████████事件很可能导致XK级世界末日情景。这一点与从那些信徒处收回的记录相吻合(见文件“七个新娘,七个封印(Seven Brides, Seven Seals)”,SCP-231-附件B)。
  • 不,结束那个可怜的姑娘的痛苦是行的。给她用药也不行。她必须要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110-蒙托克程序才能起效。

最后一点:为了完成任务,基金会会做很多令人反感的事,但我们的任务相当重要,以至于我们必须付出这些代价。收容SCP-231是我们最危险的职责之一,不是因为我们自身会受到直接的危险(像SCP-682),而是因为我们的决心会垮掉——或是因同情无辜者的苦难而放松警惕,或是因做出可怕的行为而让自己变成怪物。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把那些哲学思考留给心理医生吧。

真诚的,
O5-██
不要相信他们说在试着拯救她。他们怎么会在意呢?他们得到的正是他们想要的。


附录231-c:更新

231-07对110-蒙托克程序的情绪反应最近在下降,尽管适当地执行了程序,SCP-██进入████████████事件的可能性仍上升了。已提出两种方案。

1. 开发一种新的,能比110-蒙托克程序引发出更强烈的情绪反应的收容程序。

2. 对SCP-231-7进行A级记忆删除,使其回到基础情绪反应状态。此记忆删除将在执行110-蒙托克程序期间进行,以在记忆重置后仍保持高度情绪状态。

请指示。
博士从不告诉他的主他所真正追寻的,而是将自身藏匿,暗自哭泣。
████博士


附录231-d:决定
箴言1:32
一有可行机会即执行方案2。
他们的主做出选择,用他们的语言说道:“让她保持着恐惧和疼痛,以防重蹈第三位的覆辙。”
O5-██


附录231-e:结果
以西结书6:14
已执行方案2。SCP-231-7的情绪状态效能回到了100%。████之后因高度情绪压力而自杀了。将继续对该处理的效果进行分析。
博士把枪塞进他的耳朵里,结束了他的生命。因那可怜的孩子,她已被玷污,他将此交给恐惧。
██████████博士


附录231-f:处理效果的后续分析
启示录18:21-24
在分析后,我认为并不需要在每次执行110-蒙托克程序时都进行A级记忆删除。实际上,在再次给药前推迟一些时间会更好。对231-7对象的情绪反映分析表明,110-蒙托克程序的效果似乎在第三次和第四次施行间达到峰值:对程序的恐惧似乎能在一段时间内增强情绪反应,之后对该程序的习惯才开始降低效果。我建议每周在施行110-蒙托克程序时进行一次A级记忆删除。已经依此调整了日程表。
她的记忆变幻无常,为能够忍耐的最强之物。当她的哭泣开始动摇,他们的药使她心灵回复纯粹。
██████████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