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38
SCPnet v1.3.7 启动中
sator4@scpnet:~$ access scp-2338
访问中……
此文件当前不可用。
标记有1条评论
sator4@scpnet:~$ access -comm scp-2338
“本文目前正在重写,如果需要访问相关文件,请使用-relf参数,重写与提交将在27号前完成。”
sator4@scpnet:~$ access -relf scp-2338
访问中……

请注意: 截至2013/10/23,本文档已作废。

项目编号:SCP-233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2338实体均收容于Site 19的E区低安全宿舍中。SCP-2338实体将被制定一套与非异常儿童相似的的常规日程表,并接受基金会异常儿童人形标准基础课程教育。其对玩具,游戏和饰品的请求由宿管酌情满足。宿管应定期组织每个实体接受站点儿科医生检查,频率不得低于两个月一次。

描述:SCP-2338是一群年龄在8至15岁的异常儿童,在2010年于内华达州卡森城回收。全部23例SCP-2338均穿着自制的动物服装,且似乎通过未知的程序与他们的身体绑定。手术移除和其他方式移除的尝试都失败了,目前禁止此类尝试。许多孩子拥有与他们所着动物服装相匹配的低级异常能力。

所有SCP-2338个体没有鼻子,耳朵和嘴巴。尽管如此,项目的嗅觉,听觉和味觉能力并未表现出残缺。实体能够通过将合适的食物接触到他们服装上的嘴部来获得营养,并且似乎以类似的方式呼吸。由于所有的实体都无法说话,他们被教导手语以便于沟通。

收容记录2338

MTF:ξ-12(“古怪的黄色”)
日期:2010年11月6日
地点:内华达州,卡森城

汇报:ξ-12在一系列失踪案件的报道后出动,这些失踪报告提到孩子们10月底在老鹰谷附近“消失在黑暗中”。调查结果令ξ-12怀疑GoI-27F5(“我们被偷走的未来”)的一个当地教派可能牵涉其中,该教派曾有过儿童绑架的前科。经批准,特遣队于11月5日23时30分对██红衣主教路的教派总部发动了突袭。突袭中发现了该教派的十二名成员和23名生活在地下室的儿童。所有成员都没有口部,似乎无法与之沟通教派运作的细节。在厨房里发现了发给“Brian”的一封信。

Brian - 
他们来抓你了。警察,联邦调查局,还是什么别的人。我试图把他们定格下来,但我仍然无法使用这台新相机。没有时间收集模型了,直接运行吧。无论如何,我们将不得不赶鸭子上架了。
xxx.

注:Brian的身份不详,不能与任何GoI-27F5的已监禁成员相匹配。据信这张纸条的发送者和接收者目前仍逍遥法外。MTF-ξ-12被指派寻找这些个体(PoI-27F5-1和27F5-2)以及该教派任何其他成员的任务。

采访记录2338-2

日期:2010年11月8日
受访者:SCP-2338-11
采访者:初级研究员Alistair Smeaton,人形异常部门
前言:由于SCP-2338-11的年龄和易于沟通,因此被选中接受采访;SCP-2338-11自出生以来就确诊失聪,但在手语上非常优秀,使得它在无嘴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有效沟通。

Smeaton博士:哈啰,Jenny。我是AI。今天感觉怎么样?

SCP-2338-11:感觉比昨天好多了。你是我的新医生吗?你要对我做更多测试吗?

Smeaton博士:不,Jenny。我就是来跟你聊聊你身上发生的事。你想谈谈吗?

SCP-2338-11犹豫了。

SCP-2338-11:我可以说不吗?

Smeaton博士:当然可以,Jenny。那我们玩个游戏,你可以畅所欲言好不好?

SCP-2338-11从Smeaton博士的游戏盒里选了叠叠乐。

SCP-2338-11:我喜欢这个!

SCP-2338-11和Smeaton博士开始叠塔。SCP-2338-11试图用她额外的服装肢体在塔顶放积木,然后塔倒了。

SCP-2338-11:噢。抱歉。我们是不是得停止了?

Smeaton博士:为什么要停止呢?

SCP-2338-11:我的兄弟说如果在你往上堆的时候塔倒了,你就自动输了,游戏结束。

Smeaton博士:嗯,在我这不用这套规则。无论你把塔弄倒多少次都可以接着玩。听起来还不错吧?

SCP-2338-1:唔。我得在这呆多久?我从没离家这么长时间过。

Smeaton博士:很不幸,我们也不知你多久才能回家。希望不会太长吧。

SCP-2338-11:好吧。唔。如果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Smeaton博士:听起来是个很有趣的挑战。

他们又玩了十分钟。Smeaton博士在他的第五回合输了。

Smeaton博士:唉,见鬼。我这把真是没希望了。

SCP-2338-11:哈哈。 

SCP-2338-11犹豫了一下。

SCP-2338-11:我现在是不准告诉你吗?

Smeaton博士:你想说的话就可以告诉我。

SCP-2338-11:我觉得我想。那段回忆很可怕,但也许能帮你们治好我们,是吗?

Smeaton博士:那能帮我们理解你们。也就是说治好你们,但你要知道我保证不了什么。

SCP-2338-11:那就够了。唔。他们有很多相机。

Smeaton博士:谁?那些绑架你们的人吗?

SCP-2338-11:嗯,是的,但他们没有绑架我。他们只是帮我穿上了衣服。

Smeaton博士:你的衣服出了什么问题?

SCP-2338-11指向自己。

SCP-2338-11:它黏在上面了。我在外面跟朋友们玩万圣节捣蛋游戏,然后突然周围就一片漆黑,当我醒来时衣服就黏在我身上了。他们只是想帮我把服装弄下来。他们照了很多照片,我不喜欢。当我说想回家时他们生气起来。他们说妈妈看见我是蜘蛛就会不要我了。

SCP-2338-11开始啜泣,做出像是用袖子擤鼻涕的动作。

SCP-2338-11:然后他们,嗯,他们把我和其他孩子都送到楼下。其他孩子都像我一样!我可没料到。因为我在学校认识Ermis,所以——

Smeaton博士:那个符号是什么?你说谁?

SCP-2338-11用手指在空中拼写。

SCP-2338-11:E-R-M-I-S。他现在是只青蛙。反正,呃,差不多是吧。戴着黄色头盔的男人进来了,我试着跟他们交谈,但他们不懂我的手语,然后我就来这了。

Smeaton博士: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做Brian的人?

SCP-2338-11:听过,Brian是在周遭变黑,我的服装黏在身上之后找到我的。他照的照片最多。在被送到楼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Smeaton博士:他们说了照片的用途吗?

SCP-2338-11:唔。我现在不想说了。我们能再玩一个别的游戏吗?

注:采访又持续了半个小时,期间未收集到重要信息。在之后的采访中,SCP-2338-11被要求画一张Brian的画像。图片可在PoI-27F5-1的文件中找到。

事故2013101904
在2013年10月19日,Site-19的E区发生重大安保突破事故,造成30人死亡和4人重伤。由于目前无法找到存活的涉案人员,因此他们的目的不得而知。正在对主要GoI进行嫌疑排查。

采访记录2338-32
日期:2013年10月20日
受访者:佐藤凉子
采访者:Ziemowit Blazejewski博士,人形收容主管,Site 19。
前言:佐藤女士是为SCP-2338实体分配的宿管和老师。采访在Site 19,A&E部门,7号房间进行,时间为事件2013101904之后。

佐藤女士:嘿,Zee。你——是来谈孩子们的事的,是吧?

Blazejewski博士:是的。

佐藤女士:你想知道什么?

Blazejewski博士:任何有关的信息。凉子。我们需要你的整个事故经历以便记录。

佐藤女士:好的,没问题。他们,嗯……我用不用从早上说起,还是直接跳——

Blazejewski博士:从早上开始就挺好的。孩子们怎么样?

佐藤女士:他们……很紧张。这种情绪一般在他们要接受定期检查前就会出现。他们中不少人都对别的医生感到不适或焦虑,有几个甚至会离宿舍出走。我尽我所能,但他们毕竟被关在那里,你懂得吧?

佐藤女士开始咳嗽。

Blazejewski博士:要我帮你拿点什么吗,凉子?来点水?

佐藤女士:不,不用,我没事。只是……难以说话。你读手语怎样?

Blazejewski博士:我速度跟得上。

佐藤女士换到了美式手语和日式手语的混合表达方式。

佐藤女士:考虑到课堂的情绪,我决定暂时放下预定的长除法课程,做一些让他们更多地交流的事情。我们进行了石墙暴动的介绍,并组织他们谈论暴力抗议是否在道德上是合理的。Jenny,呃,SCP-2338-11,陈述了暴力只会导致更多暴力的观点,但是Hiawatha,2338-20,谈到需要用暴力来打破腐朽的体系。我觉得呃,一切都在顺顺当当的发展,他们正全身心投入……就好像他们在专心的思考着这个课题,这很好。对不起,我扯远了。这个话题很难再次提及。天啊。孩子们……

Blazejewski博士:我不会现在就要谈论孩子们的,凉子。我们首先需要的是你的陈述。

佐藤女士:噢,上帝。天啊。[由于双手颤抖无法解读]

佐藤女士做了一个深呼吸,拍打着手。Blazejewski博士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膝盖上。

佐藤女士:大概是十一点半,我正要开始讲构造板块,大陆漂移的部分。上周我曾听到孩子们谈论酷酷的火山,他们觉得我会讲。我还带了一个盒子,里面都是做火山模型的材料,就藏在我办公桌后面。

佐藤女士微微一笑,紧紧握住了Blazejewski博士的手。她咽了口唾沫,做个鬼脸,然后接着说。

佐藤女士:外面走廊里传来很大的噪音。三声枪响。砰砰砰。孩子们开始恐慌。如果他们有嘴,他们一定已经尖叫起来。我想我可能也叫了出来。我让他们安静——老师的话语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创造奇迹——然后我让他们排成一队,领着朝着他们的铺位走去。我想我告诉他们这是一场演习。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相信我,尤其他们也看到了我按下紧急按钮来启动警报。我试图动作快点,但我不想让他们恐慌。我本可以更快——

Blazejewski博士:我们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凉子。请不要为此责备自己。这不是你的错。 

佐藤女士:我理性上明白这一点。我只是不能控制地思考我本可以做的事情,Zee。

Blazejewski博士:我们今天失去了七名工作人员,他们大多数直接在我手下工作。相信我,凉子,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会经历类似的事情。

Blazejewski博士给佐藤女士递了一张纸巾。

Blazejewski博士:如果你需要我们今天可以到此为止,凉子。

佐藤女士:不,没关系。说到哪了?我正把他们带回他们的铺位上。当我们走到公共休息室时,我查了一下人。只有22个孩子。我们把Jenny丢了。Jenny,她注意力比较分散。为此她没少吃亏。另外,你知道,她是聋子。听不到到枪声。我告诉孩子们,呃,去他们的房间,等到我回来时才能出来。然后我跑向教室。我想,Jenny已经意识到每个人都走了。不在那里。所以我去了游戏室。她正在门口附近的走廊里找我们。有两个男人站在她身后。一个人拿着枪。我无法叫唤她。我什么都做不了……

佐藤女士用左手捂住了嘴,强忍着抽泣。她接着用右手比划出拼写。

佐藤女士: 亻也  亻门 开 木 仓  扌丁 了 女 也。

Blazajewski博士给佐藤女士取了一杯水。佐藤女士慢慢抿着,平静下来继续说。

佐藤女士:他们……把珍妮……之后……开始走向走廊。他们没看到我,所以我有了一两秒时间藏起来。我试着躲在我的桌子后面,忘了那里放了用来制作火山的东西。所以他们一进来就看到了我。我试图逃跑,但他们抓住了我。勒令我说出孩子们的位置。他们说我不是“异常”,如果我合作,就不杀我。

Blazejewski博士:那么,你……?

佐藤女士:怎么可能。他们是来杀孩子们的。我知道,我拖延的时间越长,安保小队及时赶到支援的机会就越大。当然,是幸存的安保队员。当他们意识到我在糊弄时,就一枪打在我肚子上,然后自己去寻找了。我可以看到他们正朝着宿舍的大方向前进,所以我试图站起来,但疼痛……无法忍受。所以我爬着。用一边身子在地上艰难拖动。我没有计划,只是……我不知道,我想我还是有些想法,我可以阻止他们。也许如果安保小队到了,我可以大喊,让他们更快。也许我……

佐藤女士揉了揉她的脸。

佐藤女士:我不知道。他们在我之前到达了那里。我听到四声枪响,然后停了一下。又传来三声。越来越多。我想,我正在哭,但我还是一直在努力。当我到达公共休息室时,他们还在那里,穿过每个铺位。向里面的孩子射击。我试图喊他们跑。我想Tommy听到了我。2338-1。他和Hiawatha因此赢得了一线喘息之机。然而我猜,枪手也听到了我的声音。所以也射杀了他们。然后他们看到了我。紧接着他们就朝我脖子开了枪。

佐藤女士举手指向她脖子上的石膏绷带。

Blazejewski博士:你还记得之后的情况吗?在安保小队赶到之前?

佐藤女士:记得不多,Zee。我当时已经看不到东西了,意识正在消失,但我听到一名男子的尖叫声,和另一名摔倒的声音。枪声停止了。我感觉自己正在溺水,空气又浓又稠。然后我就在上升。向上,向上,向上……我感到温暖,安全,受到庇护。觉得就算是在此死去也毫无遗憾了。

佐藤女士耸耸肩

佐藤女士:就这些。我就记得这么多了。你能告诉我下孩子们的现状吗,Zee?他们……有没有谁——

Blazejewski博士:有一个幸存。

佐藤女士:一个?!

Blazejewski博士:凉子,我很遗憾。显而易见,你已经尽力——

佐藤女士:谁?

Blazejewski博士:什么?

佐藤女士:哪个孩子?

Blazejewski博士:2338-14。

佐藤女士点点头

佐藤女士:孙熙。孙熙还活着。

佐藤女士:好的。

[采访者结束了本次采访]

[^C]sator4@scpnet:~$ close all
关闭中……
sator4@scpnet:~$ exit
确定退出?此操作将使您的口令失效。 (Y/N): y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