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50

项目编号:SCP-235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一份SCP-2350记录存于安保USB硬盘内,放于Site-42数字军械库中。硬盘只可被耳聋人员佩戴工业级耳罩、耳塞下处置。

机动特遣队Lambda-12 (“害虫防控”)与Upsilon-4(“糖衣药丸”)已被指派联合处置对SCP-2350的收容。Upsilon-4正在开发应对SCP-2350效应的预防接种,Lambda-12则负责调查在越南发生的潜在SCP-2350-1事件。Lambda-12定位到受SCP-2350-1影响的地区后,他们将确认影响范围并围绕之建立其收容周界。基金会之后会联络越南政府,将受影响地区建立为自然保护区。

基金会当前正在尝试与美利坚合众国谈判,以求美国解密其档案中的部分机密内容;若有必要,可对美国施加政治压力来促成结果。

Mosquito_back.jpg

对象暴露两分钟后所受的SCP-2350影响。

描述:SCP-2350是一声音传播的武器化模因触媒,显现为一概念性蚊虫群。听到SCP-2350的人类会感知到该虫群攻击自身,耳聋人类不受其影响。每听闻到SCP-2350十二秒,受影响人类感知中的虫群规模就会翻倍。受SCP-2350影响的人员会出现皮疹和其他同于蚊虫叮咬的炎症反应。受影响人员还可能出现如疟疾等蚊虫传播疾病的症状。在多个案例中,病人出现了不归属于任何一种特定疾病、但总体属于蚊虫传播疾病的多种症状。

SCP-2350由美国开发用作区域封锁武器,且在朝鲜及越南战争中进行了大范围使用。声音被存储在弹壳或炮弹内的磁带中,向目标地域发射;落地后,炮弹会播放SCP-2350直至其电力用尽。由于只需接近这些区域就会导致模因感染,有数千名越南平民被杀或被迫离家。

SCP-2350-1是影响越南丛林零星区域的一种现象,在这些区域内SCP-2350会在无可见来源的情况下凭空产生。怀疑SCP-2350-1是长期使用SCP-2350所致。受影响区域内完全没有动物存在;土著野生动物似乎能凭本能回避之,非土著动物在进入这些区域后会立即逃离。

发现:基金会于30/04/2005首次注意到SCP-2350,机动特遣队Lambda-12(“害虫防控”)在追踪SCP-2810爆发期间于越南遭遇此异常。在探索中Lambda-12抵达了一处被SCP-2350-1影响的废弃定居点,在此发现一个用于传播SCP-2350的炮弹而遭其感染。Lambda-12逃离区域返回报告;通过定居点录音、炮弹视频分析、外部情报交互比对后,对SCP-2350进行了正式编号。

SCP-2350历史:

ASCI2历史记录表明SCP-2350是继承自美西战争中西班牙使用的一种模因武器,基于阿兹特克对神祇Malinalxochitl3的祈祷。因当时欧洲模因学尚处于原始状态,西班牙版武器的功效实际有限:携带声音只能被手持播音器播放,不造成任何物理效应,还会不分敌我影响西班牙和美国双方。由此,该武器在西班牙战争中并无任何有意义运用,对其进行的研究在1898年巴黎和约后移交美国。

从苏联情报中收集到的记录表明,美国试图为盟军开发一种针对该模因的预防接种,以改良该武器来投入到两次世界大战中。然而直至1947年模因接种所必要的突破点仍未达成;SCP-2350因此并未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使用。

基金会获取的五芒星4研究记录表明,该武器的第一款预防接种在1950年早期被开发,令其在仁川战役中通过海军炮弹被首次部署。该武器被视作能用于在战争中切断敌军补给线和防守重要根据点。怀疑在云山战役中投放过若干此武器以掩护美军撤退;回收的中国战役记录中多次提到有大群蚊虫突然出现在鸭绿江交接点,攻击试图追击美军的中国军队。

编为SCP-2350的武器版本是由美国化学部队特别行动部开发,在越南战争中以代号“黑色触媒en masse”全面部署;除了虫群增长速率加强,该武器还能对受害者造成生理伤害。在1961年之前的某一时点,SCP-2350-1开始出现在越南。美军的预防接种对此种形态的SCP-2350无效,令其开始无差别攻击社会主义和反社会主义双方阵营。

'Ranch_Hand'_run.jpg

美国空军飞机在对可能是受SCP-2350-1影响的丛林进行播撒;图片来自五芒星记录。

美国曾试图通过除害战争行动“牧场之手行动”削弱SCP-2350-1的散播;此尝试取得部分成功,但又额外造成大量未受影响丛林落叶、数千越南平民被迫迁居。到2005年,美国仍未承认SCP-2350的存在,且反复回拒基金会通过常规途径获取其历史异常档案。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