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57

M3METISC2EN RAHMEN 7GNORIEREN 5IE BITTE

评分: +2+x

项目编号:SCP-2357

项3目等级:SCP-2357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危险,当然它要做到这一点也很容易。

特殊收容措施:一份SCP-2357副本将被装裱并放在办公室、卧室、住房和其他诸如此类的地方。 对拥有SCP-2357的组织雇佣的所有员工不会有可见影响残留。对所有搀7和进来的人而言,最幸运的莫过于SCP-2357尽管不能被基金会用作2保全自身的任何收容方式所阻止,它的特性不需要更多形式的收容。这被5预测会在2031年六月完全达成。

顺便一说,这不是指定性的。这是描述性的。它要如何停下是很明显的事。

描述:SCP-2357是你正在阅读的这篇文档——对,就这篇。你现在正在阅读SCP-2357,它是它自己的记录。它在被观看时会有多种模因效应(你肯定已经发现了,但是出于完整叙述之故还是列在这),使得其阅读者会:

  • 对SCP-2357产生由衷的敬佩和赞美,这和人们会对一部绝世的文学佳作或是一个美丽而精准公式产生赞美是一个道理,即使它已然远远超越了技术性的写作标准。人们会乐于制作其副本并将将其放在某些显著位置。我不喜5欢就这么结束这段,所以我要再加点字。现在我想是时候提醒你擦擦口水了,如果说这是你第一次这样。
  • 一种将SCP-2357与基金会人员分享的渴望。很不幸,这仅限于对那些阅读者有权管理或是与之常常联系的人员而言——让它7去推翻社会秩序是很危险的。
  • 不愿意创造SCP-2357相关文档,编辑原始文档(再说一次这是指SCP-2357自己)、或是创造任何SCP-2357的衍生物。因此,SCP-2357是SCP-2357独一无二的信息源。1
  • SCP-2357的模因效应只会传递到2理解SCP标准报告表格式的人和对基金会宗旨行事方式有基本了解的人身上。这样一来SCP-2357将能通过一切基金会交流途径散播开来,直到它的每一位成员手里都有一份副本,当然也包括那些认为它值得留作纪念的人。

附录:来自作者的一份讲话:

你好,我叫Dr. Vanessa Graff. 如果这个名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大概已经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请把这当作一份有追溯力的辞呈— 我会在你找到我的前一天刚好消失。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你可能需要听一下解说。在2028年(我写此文的2年前)我提议对,按外行的话说,对在认知危害上搭载一个模因的可能性进行研究——把关于某物的信息藏进它自己的信息里(如果你有足够的空隙的话)。SCP-2357就是对该观点的证明。它存在的信息和它的每一段落一起向大脑直接发出了无数模因,这会刺激读者读完这篇文档,并接受藏在这之中的其他信息。其结果就是无数细小的模因将透过认知危害完全渗透。我本来想在描述的段落里解释的,但我不能在模因触发点上让它起效。

我可以举个更通俗的例子——比如,一个闻着像橘子的苹果(此外如果你现在尝到了某种很糟糕的味道,就说明我已经这么做了),如果不考虑外部因素的话。工程负责人Josef Botha (他不是个模因学家也不是认知危害专家,而个神经学家)看都没多看一眼就把我的研究申请扔到一边 ,好为一个“真正有利可图”的项目腾出资金,还说这“荒谬”、“伪科学”,“完完全全不不5不不不不3不不不可能”。我的同事们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表面上仍在履行职责。

不管怎样这和其他一些会困扰你的事故已经证明基金会已经变成一个退步的、令人窒息的官僚主义机构,里面的人比起他们被雇来做的本职工作而言更喜欢满足自己那点虚荣心。 收容的教条保护不了人类,只会扼杀进步。我已经在网上从你们的对手那里找到了新工作(你们真得好好检查一下网络,傻瓜),只有他们才能认识到我研究成果的潜在价值,而且宗旨也不那么像手淫。

SCP-2357只是个叫醒服务。那些高层真需要好好在模因和认知危害上多做投入和研究,然后停止向对待伽利略那样欺压你们最杰出的科学家们,否则只会有更多的人落到像我一样的境地,然后觉得SCP基金会已经大限将至。 我可能确实不怎么喜欢你们,但是我知道还有更糟糕的家伙。

带着诚挚的敬意(请读作:操你全家老子不玩了)

Dr. Vanessa Graff

P.S. 我本来可2以把你们全部做掉,很3简单的,甚至还可以更5可怕。你们是不是该庆幸我不是个反社7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