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59

项目编号:SCP-2359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359将被收容于衬有隔音材料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收容间内不得有可让SCP-2359记录信息的媒体。决不可直接观察SCP-2359或以实时摄像观察之。观察必须以收容间内的二元正负动作侦测进行。

所有SCP-2359的直接文件–如视频记录、音频记录及抄录,以及照片图像-将被归类为SCP-2359-A,存储于强化安保锁柜中。任何权限级别均不可接触这些材料,除非得到O5-14例外批准。

禁止任何安保级别人员与SCP-2359进行亲身互动,或是检查过往互动记录。

所有对SCP-2359异常性质的研究当前已被无限期中止。被指派监控SCP-2359的安保人员必须每两周接受一次精神病检测。若出现任何认知危害侵害征象,须施以C级记忆删除治疗并调离到其他任务。

SCP-2359不得以任何理由被转移。

参见附录2539-C获取与SCP-2359分级及收容程序修订相关的文件。

描述:SCP-2359是一高1.76米、重66.2千克的人形个体。对SCP-2359的更多物理描述不可能进行,因为没有任何观测方法可以实现在辨识其特点的同时又不暴露于其认知危害下,由此造成观测者对SCP-2359的感知遭到篡改。虽然其形态和比例为人形,SCP-2359并不需要饮食或睡眠,仅会在研究员或测试对象进入其收容间时做出此类行为。

SCP-2359的主要异常性质是一种认知危害,会传播到任何与之发生视觉、听觉或信息接触的人员上。此种感染会令关于SCP-2359的虚假记忆及身份出现于受影响对象的精神中。其结果是对象会认为SCP-2359是一名自己几乎熟识了一生的人,诸如近亲属或儿时好友。此种植入性身份一般会是令对象怀有固有信任的人员,且-在绝大部分已记录案例中 — 会愿意为其提供长期协助。对多名受感染对象的采访表明,此种感染不会使受害者将SCP-2359认作一个他们已经认识的人,而是会将一个全新的身份及一系列经历插入到受害者的记忆中。完全清除此种感染需要精准施用C级记忆删除。

SCP-2359的认知危害会以所有当前已知能区别出可辨识特性的媒体形式传播。在暴露于拍立得相片或数字图像、电影或数字视频、模拟或数字音频记录以及软件对音频的听写抄录后,D级对象均会表现出认识SCP-2359。

以任何形式媒介与SCP-2359交流都不可能免于遭受其认知危害影响。同样地,任何对SCP-2359的视觉观察,或是对其进行的任何可视捕捉-包括更抽象的表现,如软件解读雷达成像等-都不可能避免感染。当前唯一没有证据表明会造成认知危害感染的观察方式,是使用收容间内的动作测绘摄像头构建动作动画。该实体的认知危害也不会在二手文件、描述或是对象对其认为的SCP-2359所说话语的转述中传播。

在出现矛盾情形时,SCP-2359的认知危害将是一种潜在的致命触媒。若对受害者或对象被提供了冲突性证据,他们所经历到的不一致会演变为一种信息危害性致命触媒。2参见文件2359-A获取相关细节。

附录2359-A: 高级研究员Gillard对Shaw特工的简报采访抄录

附录2359-B: 助理研究员Mayhew对SCP-2359的首次采访抄录

附录2359-C:修订SCP-2359收容措施

为应对SCP-2359对人员的长期操控,及随后的收容突破-特别注意其最近一次的收容突破,这期间SCP-2359成功接触到了SCP-████ — SCP-2359的分级已从Euclid提升至Keter。SCP-2359现在将被适用修订版收容措施,内容如下:

在最近一次的SCP-2359收容突破期间,有连续数日未能掌握它的行动,也未知有多少基金会人员曾暴露于其认知危害下,并可能密谋令其逃离收容。作为对此的应对措施,当前涉及SCP-2359的研究项目已被无限期中止,禁止一切安保级别人员与SCP-2359互动。例外申请须提交给O5-14进行批准。若由人员多次提交例外申请,将对其进行精神病检测。

考虑到SCP-2359当前虚假的昏迷状态,以及高级研究员Gillard对其认知危害可能通过动作测绘摄像传播的假设,对SCP-2359的实时观察将被替换为二元动作侦测。作为预防措施,在数字动作摄像中的静止帧将从文件中移除。仍然禁止接触SCP-2359的实时摄像镜头,申请查阅数字动作摄像须得到O5-14批准。

SCP-2359不得以任何理由被转移。例外须得到O5-14批准。

上述程序修订从22/01/2016起效。

– 来自O5-14


我们的研究记录已经被某个有O5级权限的人编辑过了,但修改记录是保密的。其他人说有个来自O5-14的员工通知。他们说对2359的收容已经被修订了;我们的计划必须关停,我们将被调离。

如果说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只有13。从来就只有十三个。

我肯定到明天这个时候,我会知道从来一直是十四个。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没有协议应对这种事。我该怎么阻止它?

我觉得我做不到。
– 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