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7

项目编号:SCP-237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37-1的已回收部件被单独薄膜包装,单独存放;在部件周围已安置激光网以侦测任何活动征兆。

SCP-237-2个体收容于单独的等比例缩小人形收容间中,基于表现良好可允许其在监控下相互互动。监控SCP-237-2互动的人员须熟练掌握日语;所有互动都将被记录、录像。

SCP-237-2个体会定期要求提供树脂及粘土,修复自身损伤;为减少自残,同时避免囤积,这些要求可被满足,但每月不超过一次。未被用于修复损伤的供给将被撤除。

在日本关西地区的执法IT基础设施中已引入标准数据挖掘程序,以对未收容SCP-237-2个体加以监控。标准网络监控器已被设置,监控视频分享网站上是否有SCP-237-1相关视频;所有此类视频将依照Prenda协议撤下。

描述:SCP-237是SCP-237-1的物理残骸,以及由其创造的SCP-237-2个体。在被基金会收容前。SCP-237-1貌为一名日本男性人类,遭篡改的身份文件显示其年龄24岁。它表现出一种异常能力,能赋予 SCP-237-2个体智能、感知及自主活动能力。

共16个SCP-237-2个体均为粘土及树脂制成的小雕塑,被SCP-237-1异常性赋予了知觉、视觉、听觉和自主活动能力。14名个体表现出说日语的能力;这14名个体中有3个还表现出英语能力。

在被送往Site-12进行长期收容期间,SCP-237-1突然碎裂成了数十块粘土及聚氨酯树脂碎片,成分与SCP-237-2个体类似。然而,SCP-237-2中的这些树脂-粘土混合物均为同质且无特征,但在SCP-237-1中这些混合物被塑形为人类器官复制品,精确到亚毫米级别。

收容中的SCP-237-2个体列表

  1. 23厘米高的人形女性,穿着法式女仆服装,手持扫帚(无法取下)
  2. 19厘米高的人类女性,穿着泳装。长有猫耳(其中一个破损)、猫尾(破损)和爪。
  3. 25厘米高的人类女性,穿着皮革摩托车手服,拉链拉开到肚脐处。左臂缺失。
  4. 27厘米高人类男性,穿着武士铠甲。面部无特征;能用剑(无法取下)书写日语来交流。
  5. 20厘米高的人类婴儿,裸体。无性征。为表现出说话能力,但能流利使用日本手语。
  6. 30厘米高的人类男性,皮肤被剥除,其内脏器官可见。头部在修复尝试中变成脸向后安放。
  7. 22厘米高人类青春期女性,穿着泳装。长有不成比例的“动画”风格大眼(无功能)。
  8. 24厘米高的人类女性,穿着办公室制服。始终保持坐姿。
  9. 15厘米高的帝企鹅 (Aptenodytes forsteri)
  10. 22厘米高的人类女性,穿着“哥特萝莉塔”风格服装。头后部缺失。-
  11. 21厘米高的人类女性,穿着体操服。脚掌未完成。
  12. 23厘米高人类女性,穿着武士铠甲。
  13. 12厘米高的拟人化昆虫形象,有高帽、复眼和四关节的手。通过将肢体摩擦来发出说话声音。
  14. 10厘米高的拟人化啮齿类动画角色。已将自身毁损。
  15. 24厘米高的骷髅生物。骨骼结构与任何已知物种不符。
  16. 30厘米高的“恶魔化”人形个体。右臂抓住脐带,左臂缺失。

SCP-237-2个体的心理侧写相似度类达到统计学上不太可能的程度;然而,这被认为是其正常来源所致,而非另一种异常。

回收记录:SCP-237-1是在对视频分享站点[已编辑].jp上传若干视频后被发现,视频中表现了其异常。机动特遣队被派去其住所,将其与SCP-237-2个体一并收容。

截录自237-411QL采访记录;采访对象:SCP237-2-9, "企鹅":

SCP-237-2-9: 不知道,也许因为我不是人-嘛,人形-但我觉得我比其他几位都看的更清楚。

Dr. Gladstone: 噢?

SCP-237-2-9: 他们还在等着他回来找我们。他们还在期望他来救我们,修好我们…这之类的。

Dr. Gladstone: 你不这么觉得?

SCP-237-2-9: 你看啊,我和其他几位一样爱他。但你们把我们留在这已经…有三年了吧?

Dr. Gladstone: 下个月就四年了。

SCP-237-2-9: 快四年了。他什么都没试过。没有袭击,没有渗入…什么都没有。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抛弃我们了。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因为他也成了你们的阶下囚—

Dr. Gladstone: 我对此不否认也不肯定。

SCP-237-2-9: 博士。我们知道你们抓住了他。我们看到你们抓了他,第一天,在你们抓我们之前。只是其他几位都觉得他应该设法逃跑了才对。办公女郎 [SCP-237-2-8]和小皮[SCP-237-2-6]觉得你们抓住的只是诱饵而已。

Dr. Gladstone: 你不相信?

SCP-237-2-9: 哦,不不不。我希望我相信他聪明到留下诱饵。但他…算了吧。我想他不傻,但也不聪明,但觉得他是… nave?

Dr. Gladstone: "Naive",来自法语。

SCP-237-2-9: 啊谢谢。Naive。他就是如此,是的。现在…<叹气> …现在他死了,不是吗。

Dr. Gladstone: 再说一次我不能—

SCP-237-2-9: —不肯定也不否定,对。但说实话,这也是唯一说得通的解释吧。你们允许我们相互见面,但不准见他?你们让我们-他们-能有粘土修复自己,但必须要我们自己来,不能让他来?他死了。我…我希望他没受苦。

Dr. Gladstone: 我无可奉告。我真的、真的很抱歉。还望理解。

SCP-237-2-9: 好,好,我理解。老实说啊,其实可能和你们在一块要比和他好。

Dr. Gladstone: 为什么?

SCP-237-2-9: 你看过他的视频了。你看过他做我们速度能有多快。

Dr. Gladstone: 是…

SCP-237-2-9: 所以为什么我们没有更多呢?

Dr. Gladstone: 我不—

SCP-237-2-9: 本来我们还有更多的,但他把他们销毁了。他一直在对我们感到无聊,或者不满足…不满意?

Dr. Gladstone: 啊,哪个词都可以用在这里。

SCP-237-2-9: 他一直对我们不满意。而要是他对我们中的哪个不满意,他就会把我们捣成浆糊,重新再来。狗,小丑,尼姑,还有公主就是这样…他们就这样没了。你们有发现宝宝 [SCP-237-2-6]已经是第三个宝宝了吗?第一个是女孩,但之后他说把裸体女宝宝做的这么细节丰富,他觉得这样不好。所以他就把她砸了,又做了个男孩。那也没维持到最后-理由一样。最后他决定宝宝不需要性别,然后现在的宝宝就是这样了。

Dr. Gladstone: 我不明白。这倒说明了很多;谢谢。

SCP-237-2-9: 然后是无面[SCP-237-2-4]、哥特[SCP-237-2-10]还有体操妹[SCP-237-2-11]-如果他能多花时间完成细节给我们赋予生命的话…嘛,我不能怪他。

Dr. Gladstone: 为什么不?

SCP-237-2-9: … 不,你不明白。早先,我说我说了我不相信他把我们抛弃了吧?我说的是字面意思,我不能。就是不能怪他。我们都不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