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8

4/0238 4/0238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Euclid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领导 指派 MTF
Site-163 Dr. Judith Low Dr. Sergei Zhuravlev Xi-8 ("最后倒下的")

特殊收容措施:

SCP-238已被就地收容,并以Omega-Green 12(“生态保护区”)为掩护措施在施密特岛周围建立一个 5 公里的禁区。命令驻扎在临时站点Site-163的所有基金会海军力量伪装成俄罗斯联邦海军,并负责阻止人员进入施密特岛。

根据O5行政命令O5.ord.238-086,对SCP-238复合体的探索已无限期暂停。应尽可能劝阻任何试图突破SCP-238禁区的人员,且应拘留审问任何在施密特岛上被捕的人员。

进入SCP-238的实体应视作丢失。任何情况下,不应试图收回任何基金会资产。

已设立临时站点Site-163的收容翼区,以控制SCP-238的洞穴入口,仅允许L04/238研究员进入。

描述:

SCP-238为一个庞大的地下隧道和密室网络,在理论上存在于我们基准现实以外的一个口袋维度内。迄今为止,SCP-238唯一已知的入口是于俄罗斯施密特岛的一个洞穴中发现的一个有复杂雕刻的石头结构。虽多次尝试绘制整个SCP-238的地图,目前SCP-238设施的具体大小仍是未知。

虽然SCP-238入口周围的区域似乎由岩石雕刻而成,且成分与在施密特岛地区发现的成分类似,但随探索的深入,成分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整个复合体勘探区域内定期采集的样品表现出了类似乌拉尔山脉、波罗的海和地中海底层发现的岩层的内部性质。

此外,SCP-238复合体的重要成分似乎为有机组织。虽然此类组织大部分为钙化骨骼,但是设施上部结构的一些部分保留了在仍然存活的人体组织中最常见的特征。

发现:

基金会在苏联解体后从前格鲁乌P部门的资产中获取记录时首次了解到SCP-238。SCP-238的坐标虽然在P部门的档案中,但尚未找到最初发现的记录。通向SCP-238洞穴的入口已被P部门的特工封锁,即使无记录表明此决定背后的原始理由。

因其地理位置十分偏远,基金会管理部门将对其异常现象的研究定为低优先级,直到一个被指派研究北地群岛冰川的俄罗斯联邦北极调查小组被报告失踪。一个被派遣调查该报告的基金会小组发现,施密特岛的冰帽后退导致SCP-238洞穴入口暴露,且P部门的密封屏障在近期被不明实体突破。

尽管数次进入 SCP-238的探险队找到了俄罗斯调查队通过的证据,但从未发现他们中的任何成员。

附加研究:

1997年四月,在基金会考古学家Sergei Zhuravlev博士的带领下,一支基金会探险队被派往施密特岛,以确定失踪调查小组的下落,并建立临时站点Site-163来研究SCP-238的异常。对于项目研究的管理事宜最初交由西伯利亚地区主管Inga Ilyinishin博士负责。

在洞穴墙壁上发现的“文字”被确定为一种古老的逆模因认知危害字形,名为ūrma,被Saarnian原始欲肉教的信徒使用。因此,对SCP-238研究的管理在Judith Low博士的指导下重新分配给Sitra Achra的人员

由于预算不足,对SCP-238的进一步考察被无限期推迟。

文件更新-
2020年2月22日,SCP-238收容区的摄像头记录到一个人影走出入口。该人影似乎为SCP-610感染晚期,但能使用它的八肢中的六肢步行进入房间。它进入收容区并用了几分钟检查收容门,然后退回到SCP-238洞穴中。

鉴于其他世界事件之光中的这一新发展,Low博士指示对SCP-238进行另一次探索,这次由MTF Xi-8(“最后倒下的”)Alpha连的专家组成,指挥官为Malachai ben Liraz。


→ O5行政废除指令238-086 ←

SCP-238的管理已被重新分配给Kelipat Nogah倡议并已被安排退役。任何时候,任何基金会人员不得试图进入或干扰SCP-238拱道。任何试图违反此规则的人员将被立刻解雇。

SCP-238已经被密封了。愿那些居住在其中的人们找到他们正在寻找的任何和平。

kelipat_seal.png

第三幕:征服世界 | 在记忆中,Adytum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