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17

项目编号:SCP-24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417应当被收容于Site-201的一间标准收容室内。每24小时,一个装有0.5毫升血液的容器应当被提供给SCP-2417。在与SCP-2417的访谈中,访谈者和SCP-2417应当被墙隔开,使用麦克风和扬声器交流。可以给予纸张、血液作为提供信息的奖赏。

描述:SCP-2417是一张有智慧的折纸用白纸1。SCP-2417能够将自己折叠成不同的形状并移动。它偏好的形态类似一只拥有七只触腕的章鱼,高8厘米并宽14厘米。SCP-2147能够通过异常手段发声,精通英语及一门被称作“奥托旦”的语言。通过SCP-2417的协助,翻译此门语言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当纸张被带给它时,SCP-2417擅长折纸,并已用折出的作品装饰了它的收容室。它通过将自己的一部分躯体折成控制部件来操纵纸张。它创造的模型并无异常性质,给予它纸张作为合作的奖赏已被认为是安全的。

SCP-2417朝拜一个被它称为拉克穆-勒上的神,并声称自己属于一个被称为“第二海托世教会”的组织。2SCP-2417声称,拉克穆-勒上每天需要血液祭品以帮助它。仪式包括SCP-2417在人类对象的手指或手掌上制造一个伤口。而后,SCP-2417吸收在二十秒后消失的血液。SCP-2417的紧张情绪会随着它无法得到祭品的天数增长,声称“拉克穆-勒上的尽头将要来临。“约五天后,SCP-2417会开始躲藏在收容室一角,通常将自己变为立方体或金字塔形。如果一名人类对象在此阶段期间进入收容室,SCP-2417会攻击对象以期得到血液。

2016年8月9日,SCP-2417在艾力森-基力安,加拿大多伦多一家日式折纸店拥有者的公寓内被该人的一名朋友发现。发现前一天,艾力森已因内部出血在德国度假期间死亡。该朋友在声称被”活的折纸“羞辱后报警。一位基金会的地下特工截获了此通话,伪装为警察的MTF-埃普西隆-20(”霍格镇3驻军“)被派往该地点。

SCP-2417及一些折纸在厨房中被发现。这些折纸包括一套通向厨房桌子和橱柜的楼梯,七个四臂的人形,尖顶,及一张小圆桌。该公寓中发现的其他物品包括一罐血液,几叠折纸用纸,有关第二海托世教会的宗教文档,及近似SCP-2417偏好形态的折纸。据文档,艾力森-基力安是第二海托世教会的一员。对该教会存在及下落的调查正在进行。

附录:

附录-2:2016年8月19日,一封信被送达艾力森-基力安曾居住的公寓内,并被基金会地下人员截获。检查证实其并不具有任何已知异常性质。截至写作时该信并未被出示给SCP-2417。

附录-3:2016年8月25日约下午2时51分,Akio博士进入了SCP-2417收容室的相邻房间以进行第三次访谈。房间之间被带有传声作用小孔的玻璃镶板隔开。进入房间后SCP-2417折叠了它的躯体并穿过小孔攻击Akio博士,割伤其颈静脉。此行为导致Akio博士三分钟后死于失血过多。而后SCP-2417吸收了血液,血渍三小时后消退。SCP-2417声称为了防止拉克穆-勒上的死亡它必须如此做。收容措施已被更新,将SCP-2417重新分类为Euclid的要求正在考虑中。完整事故记录可在事故记录2417-A1中查看。

近日第二海托世教会在温哥华一会议地点的发现证实了该教会的存在,充分调查正在进行。因此发现,给予SCP-2417血液以使之后访谈可能的重要性已被认定。由于SCP-2417对该教会的顾虑有可能是此事故发生的一部分原因,SCP-2417将被持续告知教会的情况。

我能感受到拉克穆-勒上正在死去。邪恶的沃无徒环绕着他,施以一道道伤口,将他的盔甲划开深深的裂缝。我本可等待教会来行动,但我不愿等候可能不发生的事。因此我杀死了博士,将博士的血引予了拉克穆-勒上。我祈望我不需做下如此可怕的行为,但若没有血液无数生命会消逝。无需担心,博士的灵魂已去了爱托斯以弥补博士悲剧的死亡。是去是留现在取决于博士的意愿。

第二天在其收容室中,SCP-2417开始在一张纸上书写,将其卷须之一作为笔使用,并有墨水从中溢出。当被询问书写的原因时,SCP-2417回答因为它想”传播宇宙的真相。“以下为它书写的内容,从奥托旦语翻译而来。

附录-4:伴随SCP-2417的收容,多种关于第二海托世教会(现特定为GOI-03088)及其奥托旦神话的异常性质已被发现,包括SCP-2742SCP-3140SCP-2651SCP-2821有可能但未被证实的联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