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2-FR-B
Nathan.png

SCP-242-FR-B正接受审讯。

项目编号: SCP-242-FR-B

威胁等级: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42-FR-B目前被收容在Site-Beth的东翼的一个标准的人形生物收容间中,完全防火并可承受高温。收容间中的家具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虽然SCP-242-FR-B不需要进食,但其仍然希望每天获得两份日常标准餐食,此请求已获得批准。

作为被生擒的同行组织SAPHIR的罕见成员1, SCP-242-FR-B可能掌握有关于基金会的重要信息,应当予以异常收容对待。审讯必须每星期进行三到四次。为方便审讯,审讯地点将在一座防火冷库里进行,并由两名特工监督。项目的收容间必须持续监视。值班人员被提醒SCP-242-FR-B认为自身是一个活的正常人类,因此使用标准枪支足以在发生状况时起到威慑作用。

SCP-242-FR-B是基金会敌对同行组织的一部分。尽管考虑到其高度合作态度,但它并不能被认为是可信任的,并且必须始终受到监视。还有迹象表明SCP-242-FR-B清楚其是如何被感知的,不论其信仰,其可能试图将这种感知散布出去。

描述: SCP-242-FR-B是一个白化,可活动并具有意识的人类骨骼,原名为Nathan Santoni。 SCP-242-FR-B身着一件白色大衣,上面缝有SAPHIR 的标志。SCP-242-FR-B不断放出温度介于1800和2100摄氏度之间的蓝色光线,光纤具有异常高的光通量(介于46 000 lm和51 000 lm之间)。项目身上的火焰经基金会实验证明是无法被抑制的,并且尽管事实上所有的肉体已经被消耗,火焰仍然继续燃烧。与此同时,SCP-242-FR-B的外套却没有受到火焰的影响,这种现象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SCP-242-FR-B能够移动,视觉听觉正常,能够进行口头沟通,尽管所有器官损失殆尽,其依然能够执行一般人类能够做的大部分行为。项目的肉体已完全消失,但其心理似乎非常稳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被诊断出的急性Filbuson综合征。事实上,SCP-242-FR-B完全了解其物理状态,感知的方式以及其存在对其周围环境的影响,但他似乎声称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项目坚称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自从他的意外发生后就不会改变(见“回收日志”),并且始终与普通人类一样具有相同的需求和弱点。

事实证明SCP-242-FR-B在基金会的控制下非常愤怒并不善,但在审讯中始终保持协作。尽管如此,项目被证实依然有所保留。

回收日志: 2月30日/██,在阿维尼翁周围半径30公里范围内的所有人口都被观察到停止活动,停下了手中所有工作并开始收集物品,然后前往位于城市东郊的一个着火的仓库。这种感染的来源很快被确定为“珊瑚”级认知威胁,项目被编号为SCP-242-FR。由专门处理认知危害,模因和末世危险组成的三支机动特遣队被派往现场以压制SCP-242-FR并对平民进行组织,但一些成员本身不幸受到SCP-242-FR。与此同时,来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六支队伍与Project Malleus的地平线倡议队伍与现场的机动特遣队进行了合作,控制了场面。

SCP-242-FR的认知影响在Nathan Santoni主动进入并且没有认知影响的情况下与SCP-242-FR接触时结束。这导致SCP-242-FR近乎无效化,现在被分类为SCP-242-FR-A;与项目本源接触过的分类为了SCP-242-FR-B; 以及第二个实体的外观,具有原始SCP-242-FR的认知能力的SCP-242-FR-C。三个项目似乎本质上是相互关联的,不应将它们收容在同一地点。

__ Dr. Sibur的笔记 :__ 在09/08 /██晚上,观察到SCP-242-FR-B的外部温度和亮度在早上一点到四点之间减少了几次。安全摄像机录制的火焰从蓝色到橙色的通道非常清晰。他的情况需要重新观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