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32
hallway-sm.jpg

A██████旅馆的内部走廊。

项目编号: SCP-2432

项目等级: 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网页列表内含有A██████旅馆的商务及旅行网站将被基金会操作下的网络分析机器人Gamma-09(“惊魂序曲”)监控,通过扫描一系列模因触发文本以探测是否有出现模因触发的相关评论。相关评论将在对应网站创建者的合作下被删除。只有受过三级模因危害训练的基金会工作人员能够接触到相关文本。

SCP-2432-1被保存在一个小型密封塑料盒内以避免生物危害类污染。从█/█/15起,鉴于已收集足够多的相关数据,不再需要有关SCP-2342-1的更多测试,因此项目将被永久收容。

A██████旅馆已被一基金会前台公司收购,除指定的酒店清洁人员外的非基金会工作人员不得进入SCP-2432内部。

每个月将按时指派一名D级人员办理酒店入住手续并在SCP-2432内过夜。仅为该D级人员配备一台电脑。这台电脑仅能够连入一个基金会私有的数据库,该数据库被制作成类似知名商业评论网站的网页外观。由该D级人员写就的内容将被储存于一个安全文件内,与SCP-2342相关的所有文本储存在一起。

于 █/██/18更新:在任何情况下不得有任何人员在SCP-2432内部留宿。所有幸存人员将被立即检疫隔离直到2019年8月1日,在‘便利设施’协议下,所有在项目被收容前曾就住于SCP-2432内部的平民将被监控并接受检疫隔离直到2019年8月1日。所有非必要测试被立即终止,正在审核将项目升级为Keter。

描述:SCP-2342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内的A██████旅馆的710号房间。SCP-2432与A██████旅馆内的大部分房间外观一致,内有两张大号床,壁橱,电视和浴室,所有这类家具都无异常。SCP-2432墙壁内衬有极为粗糙的银色含金属质地的编制人造纤维,抗拉强度接近4003MPa。在A██████旅馆内的其他房间没有检测出具有类似内部构造的墙壁。

SCP-2432的建设被设计为有一种以对于在其内部过夜的顾客进行指定主题的精神影响的功效。SCP-2432的墙壁可以产生一种能操纵人类脑电波进入未知过程的神经振荡。这类神经振荡操纵受影响对象在睡在SCP-2432内部时进入一种恍惚状态。在离开房间后,对象将受控的在热门旅行商业评论网站为A██████旅馆撰写评论。

对象的经历通常会被高度渲染夸大,并伴有对于SCP-2432提供的各类服务与设施的赞扬。评论通常以不连贯的语言写就并且频繁的出现荒谬或神秘难懂的句子。受影响对象往往没有他们撰写评论的记忆。

由对象写就的评论具有不同强度的小型文本模因性质。任何阅读到类似评论的人将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前往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旅行并预订SCP-2432过夜的欲望。最强烈的模因影响曾导致A██████ 旅馆的预订数上升62%。

tv-small.jpg

SCP-2432-1所处的电视机

SCP-2432-1是一个小型有机瘤,类似一个疖子,位于SCP-2432内部一普通的LG牌高清平板电视背面。从样本内采取的流体内部分析显示其由人类、岩鱼和未辨认品种猪的DNA构成。这个有机瘤通过它产生的粘液胶贴在电视背面,虽然其能被轻松且安全的移除。

当SCP-2432-1置于SCP-2432内电视机背后时,除了其余A██████旅馆电视都能搜索到的标准卫星扩展频道包节目以外,一个额外被标记为“房间新闻”的频道可被搜索到。A██████旅馆内的其他电视或被带入SCP-2432内的其他电视都不能产生于与SCP-2432内原本那台同样的效果。“房间新闻”频道只能通过SCP-2432内放置SCP-2432-1的原电视机观看。将SCP-2432-1装置于其他的电视机上不会产生相同效果。电视机,SCP-2432-1与SCP-2432之间异常性质的关系目前未知。

电视节目“房间新闻”由一无标题的24小时播放节目组成。节目内容是单一的一张田园内的湖的场景的照片,湖上有一艘帆船,同时一首由“雪崩”演奏的酒吧助兴类的音乐舞曲《自从我离开你》(Since I Left You)被循环播放。这类图像音频的电视景象将每隔三天中断一次,同时一个身份不明、具有英国口音的男性声音将向听众朗诵一段戏剧性的独白。这段独白的内容和受影响对象写就的评论很相似,并且伴有对于酒店的设施、酒店的生活的夸张赞美。这段独白与那些评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具有连贯性,且没有模因影响,尽管有13%在受控制情况下听过这段独白的个体描述他们的感知稍微受到了一些干扰或者感觉到了不适。如果SCP-2432-1被从电视背后移除并重新被放回,电视将立即播放独白。这类循环将会重新开始,如果SCP-2432-1不被移除,下一次独白出现的时间将在三天之后。

SCP-2432第一次出现的时间是6/7/99,当时A██████旅馆首次将其内部的电视从有线电视升级为卫星电视。在此之前,酒店管理者没有任何有关710号房间存在过的记录。

在█/██/14针对SCP-2432-1进行测试时所记录到的独白: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我身上,同时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每天清晨你醒来,然后你就去工作,只是有些事似乎在你老板身上发生了,他怪异、粘人又陌生。你的同事挺不错的,但是他们从不与你沟通。他们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你是被无视的那一个。不是因为你丑或者笨或者粗鲁之类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在这儿。同时你也开始怀疑你同事们的事。他们为了在洗手间里做爱而长时间消失,且每天狂刷社交网络。但尽管他们有这样那样的习惯和癖好而且每个人都在刷推特,他们似乎还是做得比你好。你是怎么被甩在后面的呢?但你应该热爱你的工作,这是你的激情所在。虽然大多数的热情会在工作中消磨殆尽。你确实应该也遵循这个惯例但你不能。兴趣成为了日常和日常成为了苦差事,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的发生在你身上,你努力保持你的热情。但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

“应该”是一个如此折磨人的词汇。一个思维陷阱。你的生活由“应该”们统治着。

你开着你那破旧的老车沿着城市里相同的无聊街道回家。一切路线都是按照着主要街道规划因此你不能去你应该去的地方之外的任何地方。一切都很阴暗,路上的行人全是白痴,司机也不例外。你终于回到了家但你还有成千上百上亿的工作要做。

你应该参与职场中的激烈竞争但你累得不行。你答应你奶奶你会给她发短信因为她在化疗期间需要你,她只能看短信因为她老了而且需要时间去适应化疗,她如此痛苦,你应该在她身边但是工作内容的要求如此之高你不能。

大概有一千本书等着你去读,大概有一百万个计划等着你去完成。你小公寓的的交租日马上就要到了,肮脏的盘子高高的堆积着沉在水池里。你快没钱买披萨了,你躺在你从已经关门了的纽约菲什基尔宜家在大打折期间买的、油腻的10岁高龄沙发上。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你妈妈带你去过那儿。但她走了。现在你坐着,脂肪和恐慌在你的内裤里涌动同时你把食物铲在自己脸上并对着描写肥胖女人互相喂饭的色情文学作品手淫,因为你性癖就是这么怪异扭曲,但你还是会随意的看些愚蠢的情景剧,因为你都没有任何一样值得你分散注意力的人或物。在你身体深处偏下面一点的部位让你燃烧着厌倦感和来一半的高潮以及可怕的垃圾食品带来恶心的感觉,让你如坠入深渊般、熊熊生长的焦虑感。看你自己生活的感觉燃烧着你逼着你去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做点成功的事,让你在社会上出人头地,但你做不到,你就是做不到,尽管你想做。恐惧令人毛骨悚然。你身边的一切都摇摇欲坠。似乎有游行队伍经过你的身边与此同时你是那么的无助。固定在这个国家这个事实就像是一块由抑郁,失望,遗憾,萎靡构成的巨大的鹅卵石压在你身上。

这里没有为你准备的。

你需离开这个地方,你有个选择。

带上你干净的T恤和精神的裤子并且宣告你要休息一下。甚至不用打包行李也不用带上你的手机。一个简单通到办公室的电话之后你就能上路了。把你那破旧老爷车从你的公寓底下开出你的车库,给你的猫留下点水和食物,然后就开车上路。把你的城市你的前任你的承诺你的工作你的祖母和你的责任感焦虑感扔了吧。

我给你的建议很简单:找家旅馆,不是汽车旅馆或者什么破旧玩意儿。一家旅馆,就算是连锁酒店都行。

酒店就是这么一种简单又非凡的存在,不是吗?它们整洁又优雅。所有的酒店都是现代主义的风格而且旨在吸引你的眼球。在酒店里你不需要在意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他们提供食物,他们清理房间,你能感觉到你终于有一次拥有了点儿什么奢侈的东西。大多数酒店甚至都有游泳池和健身中心,你终于有机会能给你的人生塑型然后梳理梳理它。这是一个机会,让你退一步然后重组你人生的机会。

看一眼你身边那些酒店顾客吧。大多数是旅行者。陌生人,有趣的人。你永远不会再见到的人。旅行就是这么的浪漫又神秘。这些人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还有那些工作人员,在那小巧又精神的制服下的全神贯注的工作态度。别听那些总是爱唱反调的评论家的话。这些人都热爱他们的工作,你知道的。

房间令人赞叹。墙纸是如此的优雅而墙上挂的画作让你感到轻松。每日更换的干净毛巾和铺好的床都是新鲜的。你可以在房间里躲避那外面迎面而来的风暴。雷声隆隆崩溃在屋顶上就像滚珠轴承。你可以在这儿享受你整个人生。在自助早餐处品尝甜麦片粥。去免费弄张优惠卡吧。旅行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人放松然后将他塑型成一个更好的人。你能通过住酒店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强壮的人,善于社交的人,一个合格士兵般的人。你的心态渐渐适应了酒店,享受着酒店内的轻音乐和新鲜的华夫饼。晚上从附近的运动酒吧和你新交的朋友一起喝点啤酒。放松然后在你酒店房间的电视上看部古典精神的超级英雄电影。永远住在这儿。享受你的酒店生活。成为酒店吧,永远不要离开。为什么你想要离开呢?你会在你走出酒店的原始玻璃门的那一瞬间重新变得空空荡荡。酒店就在你的灵魂里,如果你离开酒店你只能感觉到一个最糟糕的人生。你会坠落滑落回到你那灰暗的生活,在你的心里有个黑洞。你的灵魂就是酒店,你的意识就是酒店。现在你有自己的住所了。你就是你的住所你的生活。升级吧。

这一切难道不可爱吗?

附录:在█/██/17,D-3456,曾经参与过有关SCP-2432的住宿研究的实验,在SCP-████的实验中感染了未知疾病。最初的判断是与SCP-████有关,他被安排在隔离区。

在身体检查中,医疗人员发现了一个由骨骼组织构成的小型电视液晶屏幕生长在该名D级人员的胃部。同时对象身上也被检测到未知的皮肤病,他的身体被紫色花卉图案的皮疹覆盖。其他的症状逐渐出现,如极速的体重增加、语言障碍、肠胃管道的质地渐渐地成为瓷质、肝脏转换为枕头、所有皮下组织都转换成在SCP-2432中发现的未知人造纤维。对象在这一阶段趋近精神错乱,且频繁地重复“升级”和“放松”这两个词汇。对象在初步观察30天后死亡,这类症状持续且快速增长。对象的身体渐渐地变成了粗略的立方体,同时对象的体重疯狂增长,所说的荒诞言语开始和电视播放的言语相似。对象的尸体被焚烧。

在接下来的30天内,其他曾经参与过SCP-2432测试的五名D级人员和一名研究员产生了类似的症状并且被立即隔离。这种疾病被判定为与SCP-2432有关。所有相关测试被立即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