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39

提醒:
   读这篇的时候每五分钟休息一次,打扫时间花得太长会很可疑。
   不要全体人同时看。一个人看,两人盯梢。
   如果你感觉不对,不要再看着那个台灯。不要盖住它不然有人会进来。
   如果你不想感觉下半辈子都像是发疯一样,就不要看下去了,
   去做点别的事。
   好好看完了再他娘的销毁不要
BRIGHT是个食屌猴
项目编号:SCP-739 1648 2439 如果编号被占就更新不要就放着 为蛤我们不离开它就好 9001

项目等级:Keter keter = 啥玩意儿

特殊收容措施:除了我们这帮D级,基金会人员还不知道这东西存在。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如果有人想告诉他们,操死他让他闭嘴。对,你可能就得为此好好吃屎了,但也比被告发好。

如果有不是D级的人进来看到这个,宰了他们。砸烂脑袋或者什么的,然后把写这篇的墙擦干净,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它。但之前一定要先给别人说,这样我们可以继续控制。

描述:这是种概念,会感染知道它的人然后慢慢接管他们的心智。它是某种来自平行维度的古代灵体(我们认为是)想跑过来接管我们的。它很聪明,一有机会就会飞速传遍基金会,这就是为什么要把这一篇写在远离摄像机的墙上。KILROY WOZ ERE

现在你可能听到了模糊的低语-那就是我们收容的东西。要是你听到了那就没回头路了,你要陷到死为止(你要高兴可以提前)。我们不知道它持续了多久,毕竟所有人好像每月都会消失(剧透警报,你不会出去的)这也让信息很难传开。我们所知道的是,这是个说中文的低语,诸如此类。我们想给它编个号,但这样的话就必须去告诉别人,那就帮了倒忙了,所以就偶尔让那些傻研究员告诉我们哪些编号是被用了的。格式就要永远这样了,我觉得我们中没有谁知道Keter是什么意思。
又一个被我掌控
不管你做什么,不要让那些守卫和研究员知道这东西在这里。他们只会让D级进来清理,高层好几年没测试过那台灯了(我觉得是),这也是整个站点唯一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都要感谢那个台灯。很明显基金会这帮人能为所欲为,要是这种东西控制了他们那就没得救了。不过我们倒是没事,反正好像每到月末我们就得去死,它没有足够时间控制我们。要是你觉得更好,那就去搞点事情挨枪子好了。选择你最后的光荣去吧。
把我释放,当我降临你将得宽恕。
把这里销毁是永久解决这东西的最简单办法,对。但不要,如果不是必须的话不要这样。为啥?首先,如果你们这些人还在寻求给自己造过的孽赎罪,那这就是个正确的事。得有人记住它的存在才能把它控制住-它一开始是自己钻出来的对吧?要是我们销毁这里它就跑到别处了呢?要是其他站点的D级也有这种东西,但没有销毁呢?我们留着我们就能控制它。
我将宽恕你在意的人。
或者,你不是什么在乎赎罪的家伙,那就为复仇留着它好了。这是我们知道的他们不能知道的东西-可以是最后一个来操你的东西。他们一天到晚痴迷于控制、了解、理解一切。他们用我们来做这些-让我们向死亡进军然后看我们是怎么死的。让我们当劳工给这个该死的台灯清理黏糊糊的东西。我们是消耗品。但有了这个,我们就有优势了。每次我们有人死掉让他们学到什么,他们也就失去了机会,继续不知道某个总有一天会碾碎他们的东西。这是我们对付他们的利器,能把他们打成屎的一次性核弹,而且就藏在他们鼻子底下、自己不愿意来看看的房间里。
那对要告诉他们的傻逼呢? 参照收容措施第一段我将碾碎反对你的人。
但还别用它,现在不是时候。我们中间有人在外面还是有家有朋友的,他们会受苦的。我们的狱卒在这股精神下就是玩偶,那时候整个世界都要受苦,会在基金会的铁蹄下被践踏。这东西也只能被用上一次-如果我们太早释放它,他们会适应的。他们会知道如何躲避,收容,然后活下来。那样我们的优势就泡汤了。我们就要装成他们自以为的样子-消耗品。
我不败。他们将倒。
所以任何人用上它,还不是时候。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还有万一你就是那个怪物:滚蛋吧你个章鱼脸。我们确实毫无价值,但我们也能和别人一样搞定问题。你进不来的
让我进来
欢迎加入 红药丸 灯塔计划 潘多拉军团
马上让我进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