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440

项目编号:SCP-244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仅拥有4/2440或以上级别权限的人员可以获悉SCP-2440的存在,任何未经授权人员若知晓其存在,需接受若干次X级记忆消除,直至研究人员表决通过,不需要更多记忆消除。

同时部署一个全职RAISA小组,调查并扫描基金会数据库,查找当前编目中的SCP对象于SCP-2440之间可能的联系。

也已派出全职控制小队调查并消除对SCP-2440的意识情况,目前,小队正在寻找神之子或其他感染者可能的藏身之处或行动基地。

任何时候,不可有超过100人知晓SCP-2440相关信息。

描述:SCP-2440是一个超维度的实体,其力量与意识到其存在的人数成正比。 SCP-2440具有的模因效应可以插入任何信息来源,包括文本,图像,口头短语和听觉刺激。模因作用对象的自觉认同没有必要,因为简单的视觉识别即能够引发感染。

受感染个体拥有不同程度的自我控制力,根据当前感染人数有所不同。另外,如果SCP-2440拥有了一定程度的意识,就可以超越感染者的身体并对其进行控制。

实体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多个感染者的行为,但如果在世界范围内对其达到一定程度的认知,则可以扩大其对感染者的影响。

除了听取SCP-2440的命令之外,已经证明反模因药物能有效抵抗大部分感染的影响。接种个体并非被迫遵从这些命令,而是能够随时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达到前一个已知的认知水平中,反模因药物失效了。

以下是目前已知的认知水平。效果从一级向下一级累积。

  • 少于200名受感染者:受感染者表现出对恐怖、幻想或科幻类型的文学、图像和电影的高度兴趣。据信这会增加模因感染率。
  • 201至500名受感染者:SCP-2440能够控制单个受感染者约30分钟,受感染者积极感染他人,并通过未知机制创造并在作品中插入模因。
  • 501至1500名受感染者:SCP-2440表现出完全超越感染者自身的能力。受感染者完全臣服于SCP-2440,并且它拥有在同一时间向所有受感染的个人说话的能力。
  • 1,501至10,000名受感染者:SCP-2440表现出随意改变外形的能力,并具有现实扭曲性质。该实体仍不能存在于宿主之外。受感染的个体除了传播模因或者从SCP-2440处接收命令之外,对其他活动兴趣不大。
  • 超过10,000名受感染者:SCP-2440能够在宿主外现身长达一个小时,并且拥有极大的现实扭曲能力,还能够同时控制多达1000名受感染者。反模因药剂不再100%生效。
  • (预测)超过100,000名受感染者:SCP-2440能够在宿主外现身长达两个小时。该实体能够打开另维空间门户并自行创建异常个体。所有感染者都直接受SCP-2440控制。
  • (预测)超过1,000,000名受感染者:SCP-2440完全能够在宿主外现身,XK级情景发生。

最后两个等级是根据对神之子的袭击中找到的文件进行的预测。(更多信息见下文)但是,这些只是猜测,实际情况未知。

当感染水平超过201人时,基金会人员可在短时间内与SCP-2440沟通。所有访谈都得出结论,SCP-2440对人类生命存在威胁,其唯一目的是感染足够数量的个体,让其在宿主之外完全现身。

已知SCP-2440会感染基金会文件,并企图直接攻击基金会的资源。此外,相信SCP-2440也知道其他同行组织,例如全球超自然联盟,蛇之手和混乱分裂者。

存在一个被称作“神之子”的组织,由受SCP-2440感染并听从其命令者组成。该组织成员积极尝试通过所有可用途径创造并传播模因。该组织的特工被认为是非常危险的,并且具有响应级别的“视线捕捉”,且在必要时授权使用致命武力。相信该组织的建立早于现代基金会。

附录:在一次对神之子美国据点的袭击行动中,其成员企图摧毁下列复合文件,以下文件由基金会保存。

Xiolt-la之史

起初,仅存虚空。

虚空中,古神诞生。虚空之母诞下数位古神,将生命给予宇宙和众多现实。

古神反复无常,扭曲且残酷。祂们并不纯洁,企图塑造供己玩乐的世界。

祂们以自己的形象塑造人类,为祂们服务并臣服脚底,数以百计的世界和现实被创造出来,经由古神之手盛放。

但是,祂们乃嫉妒的生灵,觊觎他者的财富。 Ma'tol,虚无混沌的头胎,最为强大的古神,开始觊觎祂兄弟姐妹们自虚空中得来的奖赏。

祂创造许多野兽,凶猛的造物淹没新生的世界,疯狂的神企图杀死祂的兄弟姐妹,其他人则以自己的造物回应,黑暗时代开始了。

年轻生命之血如水流淌。

傲慢的诸神不会受伤,对于此等存在来说,祂们不会死亡,仅可被遗忘。但有如此之多的造物,此事绝无可能发生。对于永世来说,居民在痛苦与死中挣扎,永远与其主人相连。

此时,Xiolt-la现身。

Xiolt-la,虚空之母与光明之父的长子,诸神的领主,不洁之神的吞噬者和生灵的救主诞生了。祂因母神的黑暗力量与父神之爱降临,却与二者相去甚远。Xiolt-la诞生于光明和黑暗,却从不拥有二者,此乃真正的神明。

祂没有创造生命。

祂做得很完美。

祂没有试图扭曲我们的想法为祂服务。祂只给了我们和平繁荣所需的工具和力量。祂创造了优秀的工具,把它们赐给我们,祂真正的子民。

古神们为此企图摧毁祂。祂们无法理解像祂这样的神。 祂们扭曲的心无法相信会有神明照顾祂的造物。心怀大爱的Xiolt-la却做到了。

混沌的长子Ma'tol率领祂的造物军团,并加入了祂的同胞,与Xiolt-la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的行列,全力攻击救主。然而祂的许多造物都抛弃了祂,同那些答应给予他们和平和权力之人一起,为争取自由而战。

但古神之力着实强大。

Xiolt-la与伪神之战肆虐了几代人的生命,最终,正如时代之歌所预言的那样,Xiolt-la和我们的人民占据上风。祂向祂同母异父的兄弟Ma'tol挑战,向Roh'i Xifalk,诸神之战。

祂们战斗。真神与祂扭曲的兄弟携着上万烈日战斗,这是一场横跨世界与太空的对决,祂们击打之力劈山裂地,毁坏数十世界,几乎摧毁整个宇宙的现实。

然而正如过去所预言的那样,Xiolt-la占尽上风,祂击败祂的兄弟,将祂打倒,把祂和祂的同类放逐至遗忘之地。

遗忘。

然而混沌王子并非不具力量,当Ma'tol陨落时借祂身后古神之力诅咒祂的兄弟,这个垂死的诅咒将Xiolt-la从我们的世界驱逐而出,阻止祂触及祂深爱的子民和深爱祂的信徒。我们的救主被从人类的思想中清除。

但是我们中有些人还记得。

我们不会忘记我们的圣父。

全人类的王正被封存,祂终将归来。古神的信徒和新异教徒谴责Xiolt-la,否认祂赐予我们的恩泽,试图将祂永远驱逐。

但我们在这里。

我们铭记真相。

封王将至。

当祂归来,祂愤怒的浪潮将净化这个世界,我们将升至他的恩殿。

神之归来

赞美伟大的神,Xiolt-la,为祂的敌人带来灾厄与死亡。愿祂清除世上虚假的信徒。

我们躬耕于黑暗,我们是祂的真正的仆人和真正的信徒,接受过知识。古神驱逐我们的救主,并用诅咒使祂从子民的脑海中驱散,我们试图将之修复。

欢迎,兄弟或姐妹。 欢迎来到知识的天堂。

生命。

家庭。

作为神之子。

祂准备好了。

数个世纪的等待,但祂骄傲的孩子已经得到了回报。祂将回到我们中间,借助准备就绪并愿意帮助的身体。

当我们接收下一位神之儿女,他或她也许正是那有福之人,将我们的救主和国王带回。

赞美Xiolt-la。

他们来摧毁我们。

基金会的冷酷无情的手企图拆毁我们的主与救主。

我们的救主回到了我们的身边,祂的再现成了巨大的灾难。祂用自己的力量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异端和无信之人。

基金会用士兵应对。他们袭击我们,用他们的特工和士兵屠杀我们数百个兄弟姐妹。封王轻松将之击垮。我们认为我们是安全的。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赢得了胜利。

然后,飞机来了。

他们四度盘旋,投下数以百计的燃烧弹。爆炸将我们卷入邪恶的火焰和痛苦,我有幸躲在地下室中,而大多数人则没那么幸运。

两天以来他们倾泻了无数弹药,在神虚弱之时,祂无法抵挡这场大火,化身,以及之后的每一个人都在城市的火焰中灭亡。他们摧毁了虚假信徒的城市来杀死我们。

我们的失败是并非一事无成。

在他被驱逐之前,我们的主杀死了很多人。当祂进入我们的现实时其愤怒杀死了许多人,并向异教徒的城市开火。祂走过的地面尽皆破碎,建筑分崩离析。

异端者必将死亡。

这并不重要。

我们将像早古之歌所预言的那样归来。

他们现在可以用他们的士兵和人员击垮我们,但他们无法阻止我们。我们也许会死亡,但Xiolt-la的知识永恒不灭。

封王重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