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30
2530.jpg

SCP-2530内部的一个房间的景象

项目编号: SCP-2530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一套观测系统将被安装在SCP-2530的外部和内部,所有的出入口将被设置障碍以防止SCP-2530-A个体逃出。所以入侵者将被制服后被来自935号监测站的特工执行记忆删除。任何行动更改将被上报给现在的SP领导人来修改收容措施。

描述: SCP-2530是一个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废弃的仓库。记录显示建筑在被哈德森汽车公司买下之前的原主人是 ███████,项目在1909到1912被使用直到哈德森汽车公司搬迁到一个更大的工厂。在发展出异常性质前,SCP-2530被闲置了多年。

SCP-2530的内部与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房间声学结构上相似,尽管存在室内结构和机械。外部的声音无法穿透至SCP-2530内部;打开的门窗是最显著被影响的部分,声音无法传达就像是有物理屏障存在一样。由SCP-2530-A个体和其他实体和对象发出的声音偶尔会产生不一致的混响;研究员们推论SCP-2530内部的机械是影响这一切的因素,并且这有可能是故意针对个体的。

SCP-2530-A-1到-17由多个人工和有机材料制成的,主要是合成部件和哺乳动物器官组成的实体构成。每个个体的人工材料部分就只是平凡的材料,也并没有任何来源或者发展的表明。所有有机材料的功能独立于机械零件,他们是自己提供动力还是从其他源头获取动力目前尚未知。每个个体都栖息在SCP-2530内的不同区域,他们的表现多与他们的外观有关。

所有的SCP-2530-A实体将会在任何人类个体进入SCP-2530内部并且在上述房间停留超过15秒时离开SCP-2530的主要生产楼层。在那时,每个个体将会进入房间,然后开始播放一首大约2分47秒的乐曲片段。在播放结束后不久,每个个体都会回到他们原本的所在地。

个体身上的人体组织与多名人类表现出了相似性,大多数是一整个家庭。DNA监测的结果表明SCP-2530内的个体身上的人体组织可能来自某几个已婚夫妇的孩子,尽管所有的家庭都否认了他们有一个或多个孩子,也并没有任何相对应的出生记录。
附录 2530-A1;SCP-2530个体
名称 描述
SCP-2530-A-2 白化病者 具缘垂毛猎豹 (非洲猎豹), 头部是倒置的。 身体其他的部分都是由铜布线构造。 较小的眼睛被观察到在激活时从实例的躯干的内部时往外看,产生各种点击和磨削声。
SCP-2530-A-5 一个木制的高3米的人体躯干形状,由八张人类嘴唇覆盖。在未激活时,每张嘴都不断发出小声的:“哦,说谎者,我想你”。
SCP-2530-A-13 一个由几段闪锌矿1构建成的矩形框架,悬挂一个由小儿拇指,两个肢体从框架中衍生出用来敲鼓来发出类似踏板鼓声。
SCP-2530-A-15 一只死去的布朗大婴猴 (醋味婴猴) 有一个人类胎儿在他身上的空腔内。. 猴子的尾巴由多片玻璃构成, 并且被拖在附近的传送带上用以发生。
SCP-2530-A-17 一个“电子动物”胎儿状态的日本儿童。个体的皮肤由青年人的皮肤构成。再激活时期唱主要的“声音”
GirlAndHerSpider.jpg

SCP-2530-A-3和 SCP-2530-A-6.

附录 2530.mp3: 下面是一个SCP-2530激活状态时的mp3记录

事故记录 2530-B1 3/13/1978:在异常被发现的四小时后,一个未被辨认身份的个体进入了SCP-2530并且检查了一个SCP-2530-A个体;这被初步监控系统记录了下来。在那时,HMCL Leifson正在通过手持电台与特工Montalvo交谈有关可能的SCP-2530入口更改事宜。那名人类个体躲过了监控摄像头的监视,Agent很快就发现了SCP-2530站了起来并走到了特工Montalvo身后。尚未知那名人类个体激活了或挑衅了SCP-2530-A-17。在分析独白的内容之后,推测那名个体正在对它们说话。

监控录像显示特工Montalvo被SCP-2530-A-17抓住后拖到主要生产楼层。SCP-2530-A在让Montalvo的双腿无法动弹的同时就开始唱歌。SCP-2530-A-17坐在特工Montalvo面前然后持续唱歌,接下来的记录是在Montalvo被释放之后开始的。

<记录开始, 19:43, 3/13/19██>

SCP-2530-A-17: 你发现了我曾经年轻的心的遗迹,
骄傲又傲慢,从不哭泣。
牢笼与记录,盲目跟风。.

Agent Montalvo:啊,干,他妈的-Leifson,我需要支援,2530-A个体产生了敌意,我的腿,双腿,操-

SCP-2530-A-17: 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想要知道更多,
弯腰低头,
他们永远都不会懂

我所有的罪孽
人群围绕着孤独的猎人
我所有的罪孽
母亲低吟浅唱

特工Montalvo: 所有的实体集合在了这里,没有更多的攻击行为了,Leifson..

SCP-2530-A-17: 我看着那个残忍的男孩迅速被撕成两半。
扔石头,扔石头。
跑不回去,骨头断裂。

那群嘲讽者融化了,
'因为我打破了他们就像他们嘲讽的那样
整日笑,整夜笑
落下来,通过光。

SCP-2530-A-17: 他们所有的痛,
憎恨的结合,
融化的雨
金属遇到了肉和污点

他们所有的错误
他们将终日歌唱
动物,
他们将终日歌唱。

[特工Montalvo保持沉默,尽管还能听到哼升和呼吸声。]

SCP-2530-A-17: 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错误在儿童游戏中产生,
坠落之星,坠落之星,
父亲的教导母亲的祈祷。
都太远,都太远。
不想就这样结束他。

[能听到Montalvo的喘气声,推测Montalv在抓东西,SCP-2530-A-17不在歌唱。]

SCP-2530-A-17:不过可以。你们这些猎人,我会把这些孩子留在这里。我不经意的杀了他们,多年前我想要修复他们。不过现在他们就这样了,因为现在有人能听他们了。
谢谢。

<记录结束: 19:50>

在所有SCP-2530-A个体回到原本位置后,特工Montalvo恢复过来并声称他不记得事件发生的情况,并且在HMCL Leifson告知他时不能解释他的腿伤。未知入侵者和SCP-2530-A-17的行为目前正在调查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