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5
asteroid.jpg

于2012年其接近时观测到的3214 Hybris

项目编号:SCP-25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与SCP-255相关的组织样本及标本应收容于16号生物站点,它是依照收容及研究Beta级传染性现象所需标准建造的设施。16号生物站点不在偏远地区人员轮换(译注:推测为基金会中一种针对偏远地区Site人员的制度,工作一定时间后可以轮换到较繁华地区的Site工作,而16号生物站点的员工则无此待遇)范畴之内,并适用针对标准传染性现象的预防性隔离期。16号生物站点位于图瓦卢瓦伊图普岛环礁一个由Ragnarik生态建模有限公司拥有的小岛上,该公司系基金会挂牌公司。

确认感染SCP-255的人与动物在转移至16号生物站点之前应被护送到指定的临时安置设施中。在捕捉SCP-255感染者极其困难或不可能时,允许使用致命武力。

异常天文现象部门应继续追踪3214 Hybris的轨道,以维持一份其接近地球的时间表,如观测到轨道变动,则应向研究主任发送预警。3214 Hybris下次接近预定发生与2023年11月11日,届时其将在离地球950000千米内飞过。

描述:SCP-255是一个来自地外的异常感染性现象,在大部分***对象中表现为症状不同的神经性失调。根据目前观测结果,能够感染SCP-255的对象均拥有含神经元数目大于等于(约)54亿的大脑皮质。实验表明能够感染SCP-255的物种包括人类、黑猩猩、非洲象、宽吻海豚、伪虎鲸及其他一些物种。

对于非人类感染者,SCP-255通过位置途径造成运动神经元及神经细胞的衰退。衰退速率与相关症状的严重程度与感染者大脑皮质中的神经元数量负相关,即神经系统发达程度越低的机体衰退效果越强。

然而,SCP-255对人类的效果明显更为复杂。其对人类感染者脑细胞及神经系统的衰退作用有限,而在这些感染者上会出现一系列更为不寻常的症状。详细参见SCP-255研究日志。

SCP-255的感染者的有效鉴别方式为观察其脑电图像并寻找数个已得到确证的神经活动特征标记。详细信息参见附录B。

eeg.png

SCP-255的脑电图特征模式,可在观察方案开始十三秒后观察到

SCP-255的爆发与3214 Hybris近地飞过同期发生,于1965年其第二次爆发后,使用高级统计模型推断其存在联系,该联系于1987年此小行星近地飞过后被证实。对3214 Hybris的观测表明其为一个半径约110米的C型小行星,目前为止并未观测到任何异常状态。3214 Hybris的轨道特性使其每11年飞近地球一次。

附录 255-1:研究日志

以下为已知的SCP-255爆发列表及相关资料

推定爆发日期 地点 被确证的人类病例 发病率
1968年5月23日 缅甸,实皆 86 N/A

已知最早的SCP-255爆发发生于1968年,现已确认其与3214 Hyrbis离地球350000千米内飞过同期发生。所有已知的感染者均处于茂叻镇方圆7公里内。

基金会人员于缅甸西北部村庄调查一种感染包括人类在内特定灵长类动物的位置疾病时注意到了SCP-255的存在。被感染的动物数量未知,但当时估计在1000至5000之间,主要是居住在森林中的猿猴。

所有的人类感染者及若干具有代表性的被感染猿猴样本被置于基金会控制下,并采取了特殊收容措施。在可控实验室条件下,动物感染者表现出重度运动神经元损伤的症状,并在三周后死亡率达到100%。人类感染者表现出轻度神经损伤,类似于轻度中风后的情况。实验证明此神经性失调不具有传染性。所有人类感染者在十天内全部恢复,在被告知他们是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倡议下被治疗的之后被顺利释放。

推定爆发日期 地点 被确证的人类病例 发病率
1979年6月19日 巴西,阿克里;印度尼西亚,罗德岛;澳大利亚,克罗克岛 11 N/A

第二次SCP-255的爆发于1979年发生在三个不同地区,直到19个月后一次对当时医疗文献的例行检查中发现有文献记载了数名患者抱怨惯用手受到“幻肢”感的影响,产生痉挛运动以及外来的第十一个指头的持续疼痛。

基金会人员秘密采访了自称受此现象影响的对象。随后的研究表明所有患者均住在距南纬11度线25公里范围内,并均经受了异常现象。已确证该现象无法人际感染,且已经在科学界散布了虚假信息,完成有效收容。

第二次爆发在1984年前被分级为另一个SCP,随后研究表明它与SCP-255是同一现象。

推定爆发日期 地点 被确证的人类病例 发病率
1990年5月30日 墨西哥,奇瓦瓦 121 N/A

有记录的第三次SCP-255爆发于1990年发生在墨西哥的奇瓦瓦,与3214 Hybris距地球550000千米内飞过同期发生。此次爆发开始于当时地球上人口数目排名十一的国家中人口数目排名十一的城市,是SCP-255的典型特征。自此案例以后,仅有人类被SCP-255感染。

此次爆发所感染的对象表现出昼夜节律的变化,一次睡眠3至4小时并神清气爽地醒来,进行活动,在平均7小时后感到疲惫而入睡,因此生理上与一天十一小时的作息相符。

在与研究者交流期间,测试对象表现出突然打断对话并用英语、葡萄牙语或印度尼西亚语,即第二次爆发时感染者使用的语言,说“你好”的倾向。对象即便先前无此类语言知识也能够用以上语言之一说“你好”,并一致表示对做此事没有印象。此外,尽管未事先说明,这些对象会将基金会人员认为是世界卫生组织人员。在其他方面,据观察此次受SCP-255影响的测试对象均以普通方式在他们变化后的生物节律下生活,并在2至3周后恢复并回到正常状态。

推定爆发日期 地点 被确证的人类病例 发病率
2001年11月11日 厄瓜多尔,基多 1331 13.9%

SCP-255的第四次爆发发生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的商业区内,一座位于Octubre大道12号的办公楼中。此次爆发时,厄瓜多尔人口约一千一百万。此外,最初爆发的大楼有十一层。在第四次爆发中首次观测到SCP-255进行人际感染,实验室条件下发病率为13.9%。目前为止SCP-255的人际感染通过保持近距离接触(通常在2米范围之内),但并未观测到病原体。这一致病原理上的变化以及较高的初期病例使得SCP-255的Keter分级于2001年12月23日生效。

基金会人员以世界卫生组织身份作为掩护控制了该建筑。但此次爆发的规模使得对保密协议的要求提高。测试对象被转移到16号生物站点以待观察。

与第二次爆发相似,感染者报告称有一种类似幻肢的感觉。但是,此次事件中该现象更加强烈。测试对象报告称有七个额外肢体,似乎从身体的随机部位长出且与目前任何生物的解剖均无明显联系。尽管难以确定额外肢体的具体性质,感染者报告称他们感觉它们有三个关节,长约一米,且在末端没有类似手或脚的结构。虽然这些“肢体”显然不应适用于那些通常与截肢者相关的运动感或疼痛感。但是,感染者一致报告在七只额外肢体上有强烈疼痛感,且它们在大部分时间不按照他们的意愿运动。

此外,测试对象无法有意识地控制他们的左臂。大部分时间里,对象无法移动他们的左臂。但是,在每天当地时间11:00时,感染者的左臂及左手会自动进行类似书写的动作。提供给他们纸笔后,这些感染者会写出粗糙的“11 11 65”,当时推断是下一次爆发的时间,这在十一年后被证实。

所有的感染者在3至4周内不再受SCP-255影响。测试对象经大范围记忆消除后由厄瓜多尔当局释放。世界卫生组织内部的基金会人员散布了有关一种特异的疟疾及其相关治疗的虚假信息以便收容。

推定爆发日期 地点 被确证的人类病例 发病率
2012年11月11日 比利时,布鲁塞尔 11 100%

第五次,也即最近一次SCP-255的爆发发生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当时11名正于北约总部大楼十一层工作的人员向医护人员抱怨称不断听到一系列十一种不断重复的电子音。收容措施由西欧分部人员启动,所有感染者被转移至16号生物站点。

测试对象仍旧抱怨听到该组反复电子音。大部分对象高度紧张且易怒,并有失眠症状。给感染者配给镇定剂以改善SCP-255的次要症状。在这一组感染者中的实验表明SCP-255的发病率现已达100%,确保每个与感染者接触的人类都会被感染。

测试对象被护送至16号生物站点十一天后,感染者报告不再听到反复电子音。一名测试对象立即报告听到了一个“电子”音,与通过语音模拟软件产生的相似,不断重复西班牙单词“estrella”。对象一向研究者报告该现象后它便立即停止,而最初的十一感染者中的另一个报告了相似的现象。最初的一组感染者似乎通过这种方式组成了一个短语,这组之外的新感染者按顺序重复组成该短语的词汇。该短语转录如下,为这一版本的文档从西班牙语转译为英语。

BINARY STAR LOST NOT LOST TRANSPOSE DEAD INSTRUCTION URGENT AWAIT TRANSMISSION

在将研究员与这一独特症状联系起来之后,所有测试对象不再表现任何SCP-255感染的迹象。对象被按照SCP-255的规定记忆消除并释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