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76

需要模因接种

若继续阅读此页面,你便已同意被一II级模因危害接种,以感知到本文件描述的模因性实体。目前没有办法逆转此模因接种。分派到SCP-2576的人员需要被接种。

要接受接种,请观察本文件内包含的图片,并阅读图片下方的配字。得到正确接种的人员应当能够感知到配字中描述的图片。


goat.png

本图片内有一只貌似彩色山羊的模因实体。正确接种者应当能感知到山羊。]

项目编号:SCP-257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576及Joseph Abbasi收容于Area-12低安保住宿区,由基金会超常动物学部管理。Joseph Abbasi没有离开Area-12的意愿,应当可以维持SCP-2576无限期收容。

对SCP-2576在Abbasi先生死亡后状况的研究正在进行。

描述:SCP-2576是一模因性非实体,只可在知晓其他人类对其有感知后为人类所感知。SCP-2576外形类似一小型Capra aegagrus hircus,或称普通家养山羊,其最外层皮肤和皮毛表现为持续变化的全色可见光图案。人类能将其感知为一真实的、物理性的实体,但测试和视频观测已确认其除了作为人类心智内的模因装置外并不实际存在。

SCP-2576一般在行动上类似与普通家养山羊,但有若干不同。SCP-2576不能与周边世界进行物理互动,能穿透墙壁或其他固态物体移动。SCP-2576似乎不需要养分补给,但可被感知为试图进食其所遭遇的草或其他植物。SCP-2576可与人类交流,一般是以其母语说话,但并不会发出真实的声响,而是将其话语作为模因影响投射到人类心智中。听到过SCP-2576对其说话的人类很难描述他们所听到的声音,且其描述一般相互矛盾。

SCP-2576自称为“混沌之使者迪斯科狄亚斯”,宣称自己是一强大的模因实体,但被来自巴基斯坦兹霍布的羊倌Joseph Abbasi(前SCP-2576-B)困进了一头模因山羊的形态中。对Joseph Abbasi的持续测试中没有发现证据表明Abbasi先生具有任何异常性质,但SCP-2576似乎无法以任何形态存在于Abbasi先生周边约30米的范围外。这似乎令SCP-2576十分痛苦,但自其被基金会人员收容以来它似乎接受了当前的存在,倾向于做出山羊的举动,并试图劝服靠近Abbasi先生的基金会人员变节。

附录2576.1:发现
SCP-2576被Joseph Abbasi发现于2009年,之后不久在网络流传一名巴基斯坦人遭幽灵生物闹鬼的报道后被基金会收容。下面是在Joseph Abbasi在被基金会人员找到后不久进行的采访。SCP-2576的话语被外部观察者抄录。

[开始记录]

Baqoori博士:所以和我们说说你第一次看到这头山羊的那天晚上。

Abbasi先生:好,你们有梦见过工作,对吧?我想大部分人都梦到过。我有时候梦得到山羊;那是我的工作。所以这晚,我比往常睡得晚,很慌张。

SCP-2576:慌张而肮脏,人类污秽的心灵。慌张是因迪斯科狄亚斯的存在,确实无疑。

Abbasi先生:你就不能消停个五分钟。(SCP-2576沉默)多谢。在梦里,我看到天空被染成彩虹的颜色。闪光跨过天空,非常亮眼。然后我看到有东西从天边出现,被色彩包裹着。它看起来像是个眼睛,但也是许多眼睛,它旋转地非常,非常快。它看向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就会被消灭。黑色的闪电落在我周围,击打又搅动着地面。那让人非常不舒服,之后不久那个眼睛就盯住了我。

Baqoori博士:然后发生了什么?

SCP-2576:恶物!亵渎!卑恶-!

Abbasi先生:Pooki!够了!(Abbasi先生抽打实体一下,虽然并无物理存在,它仍因击打而后退,在房间角落怒视着Abbasi先生。)我把这头羊叫做Pooki。它不是太喜欢,我也不喜欢在睡觉的时候被说什么人类原罪的悲惨波荡之类的,Pooki。(停顿)天上的怪物盯住了我,一瞬间我感觉无比燥热。但接着我想起了我的山羊们,然后一下子就舒服了。之后我记得的,就是从梦里睁开了眼,Pooki站在我旁边。我觉得他是很困惑。花了一段时间才冷静下来。

Baqoori博士:你之前说其他人一开始不相信你。

Abbasi先生:不……我觉得其他人都没看到Pooki直到给他们说了他在这里。他们也听不到他说话。他似乎也不喜欢这样,毕竟他就是喜欢招人烦。(笑)他并不总是一头彩虹山羊的。一开始他就是普通的羊,过几天我发现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他不能做什么,但能让自己变成彩虹色,所以他就做了。我想这是出于恶意。

SCP-2576:大叫)–俯首于你野兽的本性。屈服于你的非人。拥抱你对铁与血的饥渴。根除那-

Baqoori博士:这头山羊有伤害到你,或者别人吗?

Abbasi先生:没有。你知道他不是真的在这里,对吧?他不是真的。

SCP-2576:-那里我要蹂躏你的存在,掐灭你可悲的本质,你那乳儿会哭求一死,在我-

Abbasi先生:Pooki,坐下。

SCP-2576:我乃迪斯科狄亚斯,混沌之使者,我会为你而来,驯良的人类之眠,为真正的力量惊愕。我尝到铁与血的滋味。你被攻击了。(停顿)但我会坐下,如我所愿休憩一会儿。(盯着Abbasi先生与Baqoori博士)在我小睡之时你们大可自行颤抖。

Baqoori博士:他老是这样吗?

Abbasi先生:一般是。但他其实真的挺喜欢有人蹭他耳朵后面,你可能不信。一般都能让他冷静下来。哦,还有燕麦。他喜欢燕麦。他不能……他不会真的吃下去,你知道的。但他喜欢这种动作,似乎能让他高兴。

Baqoori博士:你觉得他为何会看起来像山羊?

Abbasi先生:好吧……我想不管Pooki是从哪来的,,他以前一定是个大人物。他来这也是希望继续当大人物,但……要是困进了一个穷羊倌的脑子里当梦中山羊,能算个什么大人物呢?()不过他很有趣。我不介意留着他。起码在这当山羊比到别处去搞乱子好,嗯?

[记录结束]

附录2576.2:事故记录

下面是SCP-2576与基金会人员间发生的事故。鼓励任何遭遇SCP-2576的人员记录报告交给Site-17的SCP-2576研究组。

事故ID:I.2576.1

日期:09/13/2010

地点:Site-17 B-翼区餐厅

概要:Lauren Palmer博士在早餐期间遭遇SCP-2576。SCP-2576热烈地对着Palmer博士谈论“毁灭她不洁肉体的恶卑差错”。SCP-2576持续了几分钟后变得疲倦,并在Palmer博士桌边的地上睡着。SCP-2576之后被Abbasi先生找到带回收容间。

事故ID:I.2576.5

日期:11/25/2011

地点:测试间W-303

概要:SCP-2576在对SCP-████的例行测试中穿过测试间墙壁进入。SCP-2576谈论了“这悲惨存在的脆弱”与“所有恶魂必须面对的绝对真相”。Moore博士的激光棒令其被扰乱,最终使其回到在隔壁房间接受例行体检的Abbasi先生旁边。

事故ID:I.2576.9

日期:06/01/2012

地点:Sinclair副主管的办公室

概要:SCP-2576在副主管Sinclair与Site-81主管Aktus、Site-63主管Orwell会面期间出现。SCP-2576试图引起三名主管注意以劝诱其变节,但被无视。在多次尝试与主管互动后SCP-2576沉默了一段时间,在房间角落注视着主管们。过了一会儿SCP-2576开始靠近副主管Sinclair,副主管摩擦了下SCP-2576的耳后并给它喂了燕麦,它立即被感知为开始进食。SCP-2576据称在这期间一直摇着尾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