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85探索记录B

探索行动B
██/██/1987

SCP-2585活动一度停止,直到1987年再次发生并造成3名登山者死亡。为确认异常状况新的探索行动被计划进行。和第一次一样,三名有丰富登山经验的基金会人员被选中(称为P、J、L)。除登山设备和氧气瓶,登山队携带了更精密的视频/音频记录设备和三把伯莱塔系81手枪。登山队仍然沿阿布鲁齐山脊路线攀登。

[到营地C以前部分略去]

P:大本营,我们准备往D营地前进,没有异常。

大本营:队员状态如何?任何微小状况都要报告。

谈论声,被风声扰动不清

P:J说他的手指发冷。

大本营:就这些?高海拔病,冻伤,还有吗?

P:没有,我们都很好。

大本营:那就好,在你们有所发现前我们会暂停通话。报告任何新出现的情况。

P:明白。Out。

21分钟的寂静。

P:我们有情况,大本营。

大本营:怎么回事,P?

P:地形变了。我以前爬过K2峰,这条山脊应该朝北不是朝南。

大本营:路线是否可攀登?

P:是的,但这会把我们带到波兰线,这种天气下我们不能在那里攀登。

大本营:收到。P,若线路无法继续你们可以返回了。

P:明白,大本营。Out。

11分钟的寂静。

P:大本营?

大本营:听到你了,P。

P:路被冰塔1堵住了。

大本营:重复,P?

P:冰塔。我知道K2峰因这东西恶名远扬,但不应该是在这……事实上我连我们现在在哪个“这里”都确认不了。但我还是很确定绝对不可能该在这里。

大本营:路线无法前进了?

P:……是的,如果继续前进除了被埋进雪崩-噢该死!

巨大的响声传来。

大本营:P?回答!

P:我们没事,大本营。有几个冰塔碎了,我们没被砸中。一切……

大本营:P?

P:……它在这,那个……穿宇航服的东西。

大本营:SCP-2585-1出现了?它在做什么?

P:什么也没做。它只是飘在我们上方10米处的壁架上。它基本是倒立着的,挂在那。我觉得他也在盯着我们;面罩只有一片黑。

大本营:队员没事吧?

P:看起来都没事。

大本营:确定没问题吗,P?

P:我爬过艾格尔峰2、安纳布尔那山3,这次是我第三次上K2峰一个宇航员还真没怎么吓到我。

大本营:明白了。请继续观察SCP-2585-1,有变化就报告我们。

P:收到,大本营。它还在飘,我-等一下。

大本营:P?

P:它在朝我们伸手。手掌面向我们,手指张开。我不确定它够不够得到我们或者……

大本营:P,回答?

P:那……那堆冰塔在动。墙在抖。

大本营:撤退,P。任务中止,撤退!

P:正在撤退,大本营-别动!

五分钟的寂静。

P:我们看不见实体和冰塔了,大本营。队员都还……活着。

大本营:看见或者听见什么了吗?

P:看见雾气,听见风声。风暴越来越大了。确定任务中止吗,大本营?

大本营:是的,确实没什么好让你们继续的了。

P没有回应。

大本营:P?

一声类似尖叫的微弱声音传来,未知其来源;联络中断。

P、J和L在45小时后下山。P未受伤(有些许不适但无永久性伤害),J受冻伤,三根手指被截除,L对K2峰上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

P和J报告称他们在下山期间再次遭遇SCP-2585-1并称他们多次联络大本营均未得到回应。“尖叫”是J在看到SCP-2585-1时发出的。除了SCP-2585-1再次出现,登山队报告在下山期间没有其他异常。

视频记录分析证实了异常的出现。但在视频中SCP-2585-1的面部并非如登山队报告的那样不透明。SCP-2585-1面部发出着几道强度和色彩均不相同的可见光。有时这些光会形成一个类似人脸的图案,有时则构成类似数字产物的不规则图片。深入分析显示在多张图片中,人脸和二次现象同时出现。这些图片中两种图像同时“分享“了面罩部,或是”糅合“在一起(后者显现出的是一张极度痛苦的人脸)。P和J无法说明这种不一致;L虽然对K2峰上的事件没有记忆,却在看到视频后变得极度紧张并大喊大叫,不得不对其施以镇静剂。这之后L无法说明为何要大叫,再次观看时也没有出现此种反应。

探索期间报告的K2峰地形异常在SCP-2585消失后没有留下痕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