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91
riccardo.jpg

SCP-2591在检查中。

项目编号:SCP-259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591收容于Site-25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

SCP-2591负责人员将接受小型枪械使用训练。若SCP-2591表露出自杀欲望,收容人员将协助之,并射击其前额。所有人员将被告知这种事件已发生过[已编辑]次,且对SCP-2591的健康没有负面影响,以及执行该要求可促进SCP-2591的配合。

为鼓励其表现良好,可向SCP-2591提供用塑料红酒杯盛装的自来水,若被其问起,须告知它这是来自“叛教半岛圣奥古斯丁修女院”葡萄园的陈年墨尔乐红酒。因SCP-2591自身的感知问题,它将相信这是真实的。

SCP-2591-Omega将永久性保持在待命模式,存于Site-25的顶级安保收容库内。须持续监控其一切读数并上报虹桥计划团队。

描述:SCP-2591是一能活动的人类尸体,具有能延长寿命的再生能力。SCP-2591的皮肤因其再生而变为类似木乃伊化的状态。推测SCP-2591自公元13世纪便已存活于世。

虽然身体腐败已造成其感知能力减弱,SCP-2591仍能活动,表现出高级智能,能流利使用意大利语、英语和法语。1它对李嘉图这个名字做出回应,宣称自己是“叛教教皇国”(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公爵。

SCP-2591似乎因过往生活中的某些事件而处于近乎持续不断的情绪痛苦中,时常流露出自杀欲望。在尝试自杀后,SCP-2591的伤口会自行愈合,之后它会在困惑中苏醒。

采访者:Isaiah Henderson博士
受访者:SCP-2591

<开始记录>

Henderson博士:早上好,SCP-2591,我希望你-

SCP-2591:何人身怀美德于清晨坐起/当我的心被征服,被卑劣的残忍践踏/留我到孤野的松木里去!

Henderson博士:请别唱歌了。

SCP-2591:容我致歉,但为反射而已。今日之旅程为何?

Henderson博士:我想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我来继续问你些关于你过往生活的问题。

SCP-2591:那说吧,我为你祈祷,卑劣放肆的堕天使关上你的嘴门为—

Henderson博士: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聊到你的兄弟被你的新娘,朱丽埃塔勾引了。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SCP-2591:勿要让我回想那可怖的一天!我面对着我挚爱的朱丽埃塔,要挽回她放纵声色的恶行,彼得罗伯爵已经如此玷污了她纯洁的心。啊,她撕碎了我的灵魂,从我那轻舟的[略过多余内容]

Henderson博士:请继续。

SCP-2591:劳驾?

Henderson博士:没啥。抱歉。就是— 继续。朱丽埃塔伤了你的心,然后呢?

SCP-2591:若你是如此坚持,那我便尽力进到这不朽灵魂中那订错页的字典里,到那最可怖的章节吧。当我弯下心痛的膝盖,恳求她看到救赎在[多余部分略去]

Henderson博士:你求她回心转意,然后呢。

SCP-2591:然后,就如秋叶的暴风浸满了圣婴之血,彼得罗伯爵跑进了庭院,我正[多余部分略去]

Henderson博士:彼得罗伯爵做了什么?

SCP-2591:这恶棍,以为她的心再度归属于我,拔出他邪恶的毒剑,刺穿了她的心脏,在她本可被拯救于我之[多余部分略去]

Henderson博士:所以他杀了朱丽埃塔,然后呢?

SCP-2591:我的双眼成了地狱字母表图画书里的正义画龙!要为我永永远远的新娘复仇,我抽出轻剑回应,怒吼着“为我倒下的挚爱讨回公道吧,圣母玛丽,恳请您,若我胜利,愿她被接去极乐之境!”我—

[SCP-2591迟疑。]

Henderson博士:你杀了彼得罗伯爵?

SCP-2591:非也。那邪恶的登徒子也未能杀了我。

Henderson博士:你做了啥?

SCP-2591:抱歉,这很难解释。我们摆出凶狠架势,准备撕开彼此的喉咙,但却一动不动。我们出了神,一言也不曾发出。落进此等古怪境地非为我们的意愿;事实是,我并不知这是为何发生。它持续多年,让我们彼此都远远活过了天命寿限。[多余部分略去]

<记录结束>

(采访后,依照本人申请将Henderson博士调往SCP-████。)

回收记录:SCP-2591是在使用实验性维度门SCP-2591-Omega的过程中被发现,该仪器发现自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废墟中。基金会建立了虹桥计划来完整恢复SCP-2591-Omega功能。

在[已编辑]次失败尝试后,连接被固定到一相对稳定的领域,编为现实-GBICR259101。MTF Zeta-9(“鼹鼠”)被派去探索该区域并报告异常发现。

现实-GBICR2XX01探索记录

<开始记录>

特工████████:摄像头记录如何?

Henderson博士:视频接收没能穿过传送门,但我还能听到你说话。你看到了什么?

特工████████:这地方类似日落时分的欧洲海滨小村。我觉得是西班牙。看起来无害。

Henderson博士:总之睁大眼睛注意。

特工████████:好,我觉得你们也不会派鼹鼠来给你们度假。

Henderson博士:别开玩笑。任何生命迹象?

特工████████:城镇大部分是荒弃的。我们会继续报告。

[略去无关部分]

特工████████:花园里有三具人类尸体。一个倒在地上,女性,完全分解了,另两个男性还站着,用剑指着对方。男性表现出木乃伊化。

Henderson博士:我要全部三个的组织样本。

特工████████:明白。正在从第一名男性上采集。

[SCP-2591的喊叫声]

特工████████:第一名男性抵抗组织采集。它非常激动。

Henderson博士:它是活的?

特工████████:确认是的。我们该把他制服然后带走?

Henderson博士:听着不错。

[略去无关部分]

<记录结束>

riccardo2.jpg

《Il Canario Rosso》中李嘉图公爵的戏服扮相

附录:在SCP-2591被收容三个月后,虹桥计划成员Naismith博士发现SCP-2591的生活故事与19世纪佛罗伦萨剧作家贾科莫·贝尼尼的未完成三幕剧《Il Canario Rosso2》存在相似之处。

在一系列与作曲家朱塞佩·威尔第的通信中,威尔第多次拒绝了为此剧本配乐的邀请,认为贝尼尼作品的已完成部分水准低劣。3结果是贝尼尼在《Il Canario Rosso》完成前便搁笔退休。

SCP-2591指出的状况与第二幕终场相对应,其内容是李嘉图公爵与彼得罗伯爵准备决斗。由于作品的第三幕从未被创作,此决斗的结果只能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