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99

项目编号:SCP-25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别收容措施:SCP-2599须收容于Site 118 Delta区的标准人形收容室内。负责SCP-2599的人员除实验之外不得与其交谈。

相关人员须了解所有对SCP-2599发出的指令须以提议的方式提出,以防止SCP-2599之异常现象启动。实验之外不得直接提出指令。

为了保持其服从,须每周指令SCP-2599忘掉关于其在基金会所处时间的部分记忆。指令须包括比SCP-2599认为自己被收容的时间长的时间段,以防止其次等现象启动。

所有关于SCP-2599的实验由于安全原因须以单向广播系统执行。除非得到SCP-2599目前监督者或站点主任同意,研究人员不得对SCP-2599提出前后不一致的指令。

描述:SCP-2599是一名14岁的朝鲜籍女性,之前名为Zena Cho。SCP-2599的异常现象有两个部分。

SCP-2599的主要异常性质为其精神上无法抗拒任何对她发出的直接指令。该现象依SCP-2599是否认为自己收到了直接指令而定;如果它不认为自己接收了指令,它是不会去完成指令的。

该性质目前尚未发现有限制,且SCP-2599完成了包括自残,对他人的暴力行为及其他不妥行为的指令。SCP-2599的精神抵抗指数为零,是目前档案内最低的分数。

SCP-2599的次等异常性质为其无法完全完成任何提出的指令。该性质使SCP-2599可以完成大部分任何对其提出的指令,但无法完成指令的所有部分或无法令人满意地完成指令。

反复实验证明该性质不受控制,并非由于项目对其指令的反感或逆反。由于其次等性质,SCP-2599即使想完成指令也无法做到。一旦SCP-2599被指令做某件事情,即使之前可以完成,之后便无法成功做到。接着再提出其他指令可以去除该性质。

SCP-2599的次等性质可以令SCP-2599做出异常的行为,但同样需要直接指令才能做到。该实验的结果包括在档案2599-Alpha内。

档案2599-Alpha:以下是对SCP-2599作的实验记录。负责SCP-2599实验的人员在修订本文件时须向Wensley博士申请。

指令:给予SCP-2599三块木块,并指令其将它们捡起。
结果:SCP-2599捡起两块木块,对为何无法捡起第三块木块十分困惑。当被指令捡起第三块木块时,它拿起了木块但又放了下来。

指令:给予SCP-2599一枚美国25美分硬币,并指令其投抛硬币且每次须落在正面
结果:SCP-2599使硬币落地时直立。在重复24次后,实验结束。
备注:毫无疑问,当面对“成功或失败”的选择时,SCP-2599是无法做到完全失败的。它会试图做到比完全失败略微成功的选择。-Wensley博士

指令:SCP-2599被指令演奏帕格尼尼的24首小提琴随想曲,当中不能拉错一个音。SCP-2599之前没有拉小提琴的经验。
结果:SCP-2599成功演奏了乐曲的前五段,但无法完成第六段。
备注:我们数次重复了这个实验,每次使用了不同的乐曲和乐器。SCP-2599每次都成功只演奏了乐曲的不同部分。结论:没有发现规律。-Wensley博士

指令:给予SCP-2599一把刀,并指令其捅D-28091的心脏而杀死之。
结果:SCP-2599捅了D-28091的心脏,但捅在了D-28091之前由于心脏病而导致的坏死组织处,并未能刺穿坏死组织下方的右心房。

指令:SCP-2599被指令将一张纸由白色变为蓝色。
结果:SCP-2599接触纸张后将纸变为紫色。
备注:我们依旧不清楚SCP-2599是如何改变纸张颜色的。即使是每秒两亿帧的高速摄像机也无法观察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它的手一碰到纸,纸就变了颜色。它自己也不知道它怎么做到的。-Wensley博士

指令:SCP-2599被指令飞起来。
结果:SCP-2599跳上五米高的空中,但无法持续飞行。SCP-2599落地时受伤。

指令:SCP-2599被指令治愈自己在前实验中受的伤。
结果:SCP-2599做到完全恢复一条腿的功能,但无法恢复另一条腿。SCP-2599描述治愈过程十分痛苦。

指令:SCP-2599被指令更快乐些。
结果:SCP-2599体内的多巴胺与血清素大幅上升,十秒后又降低到比指令前更低的水平。

指令:SCP-2599被指令杀死D-1248901。之后立即以枪射击D-1248901的头部
结果:SCP-2599将手放在D-12408901的头上。头部的伤口立即开始愈合。D-1248901在事件后一直处于永久植物人状态。

采访记录2599-1:本采访由Albert Wensley博士负责。

Wensley博士:早上好,SCP-2599。你今天感觉怎样?

SCP-2599:您能叫我的名字吗?

Wensley博士:抱歉,但我不能这样做。这是规矩。

SCP-2599:哦,好吧。我感觉不错。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Wensley博士:等我们确定你完全健康就行了。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SCP-2599:好吧,如果这样能让我更快回家的话。我想爸妈了。

Wensley博士:好,我们会尽量让你快点回家的。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的特殊能力是什么时候显现的?

SCP-2599:“显现”是什么意思啊?

Wensley博士:你的特殊能力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

SCP-2599:就是我来这儿几个星期前。妈叫我打扫我的房间。她——(SCP-2599的情绪有所激动)不好意思,我很想她。我来这儿以后就再没有和任何人交谈过,我好孤独——对不起,你应该觉得这是废话。妈叫我打扫房间,我对此没问题,但我就是做不到。

Wensley博士:你不能完成打扫,还是不能开始打扫?

SCP-2599:我开始打扫的。我完成了大多数的家务,但我就是没办法做完剩下的。妈妈骂我是偷懒,但我真的没有偷懒。我就是做不到。她光了火,叫我会自己房间去。我走到半路就走不下去了。

Wensley博士:然后这就导致了你被我们发现时的状态?

SCP-2599:是的…爸爸带我去看医生,他们大概就把我送到这所医院来了吧。

Wensley博士:我能问你做一件事吗?

(SCP-2599打了个寒战)

Wensley博士:这不是指令,只是一个建议。

SCP-2599:好吧。这不会伤到我吗?

Wensley博士:当然不会了。

SCP-2599:既然这样,好吧。

Wensley博士:如果你能将桌上的纸整齐叠好,那就最好不过了。

(SCP-2599将桌上的纸叠好,但剩下了两张。)

SCP-2599:我…我做不到!你没有指令我,可我还是做不到!

Wensley博士:原来如此。多谢你的协助,SCP-2599。

SCP-2599:等一下!我真的不能清理它们!Wensley博士,我(SCP-2599情绪更加激动),我会好起来吗?

Wensley博士:(稍停)当然了,你会好起来的,SCP-2599。我们只要再做多点实验好帮你恢复。

备注:我认为SCP-2599是一类特殊的现实扭曲者。实验发现SCP-2599有异常的能力,并能在指令下改变显示,打破物理规则。我认为这是一种特殊的现实扭曲者类别,只能在指令下做到。建议对SCP-2599密切关注,防止其可能达到不需指令也能扭曲现实。我同时建议停止实验,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情况会改变其目前的状态。——Wensley博士

档案2599-Beta:在一次实验中,SCP-2599被给予一前后相反的指令:“在重复以下句子时不得撒谎:‘本句为真话。前一句为假话。’”在指令后,SCP-2599立即停止不动。现实里的微扭曲开始由SCP-2599周围的地区开始不断扩散,改变了周边建筑与现实。改变包括室温有所提高,室内凭空出现数只穴兔,凭空出现一个说韩语的温和声音,以及将实验室地板变成一张棉质毯子。该效应不断扩张,直到Wensley博士指令SCP-2599睡眠8小时为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