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00-EX
2600-ex.jpg
SCP-2600的死体实例

项目编号: SCP-2600-EX

项目等级: Safe Explained

特殊收容措施: 任何确信藏有SCP-2600栖息地的支流应立即炸毁。 死体样本应带到研究站2600 Prime。 任何被发现活着的SCP-2600样本应立即被收容。 当以上情况发生时,应立即向站点主管作出通知。现没有用于收容SCP-2600-EX的特殊收容措施。

描述:SCP-2600-EX是一种位于[删除]的异种鳟鱼。 它的基因与斑点鳟鱼完全相同,但身体的90%被毛茸茸的白色毛发覆盖。 目前毛发生长出来的目的仍然未知,但根据推测这些鳟鱼的体温远低于普通的斑点鳟鱼。

以下的收容记录笔记由SCP-2600-EX的研究主管James Dobson撰写。目前认为Dobson主管被他从小喜欢的,也是他负责研究的地区的文化及民谣所影响。这导致他于担任SCP-2600-EX研究主管期间的极度不专业及不诚实。

1月15日, 1919年

由于我对于这地区的历史及知识的了解,我被选为SCP-2600的研究主管。文字不能述说我现在的兴奋。 当我还小的时候就常常想着要抓白毛鳟鱼。现在我拥有一间世界顶尖的实验室去致力做这件事。我已经亲手挑选出几个为我工作的小伙子。他们年轻而且对于完成这份工作充满热情。

2月2日, 1919年

研究站已经建好了。所有的伙计都向我诉说他们的兴奋。身为研究主管,我已被获分配一间自己的办公室了。 我把一头白毛鳟鱼毛绒娃娃挂在门上。尽管它可能是假的,我的手下们似乎觉得蛮有趣的。

4月3日, 1919年

真正的突破!Lawrence今天负责外勤,他在检查下水道时发现SCP-2600的死体实例!我已经加强对Lawrence发现的地区的搜索。 当我来到的时候我发了一些奖金给Lawrence。我将对此地的测试提高到最高优先度并展开研究。我们很快得出数据。而且令我觉得开始感到气馁……

6月21日, 1919年

没有用。只是一堆没用的资料。这就是我们在测试中得到的一切。没大差别,没异常性质。只是一条长毛的鳟鱼。在周年回顾(annual review)来临前…我必须尽快得出一个解决方案。

8月8日, 1919年

我不敢相信我真的这样干了。但我必须这样做。我们离取得突破只差临门一脚。我不能让他们分拆我的队伍。 所以把数据悄微篡改一下。不过没问题的。回顾期已经完结了。如果我们能找到真正的实体,我就能写一份新报告去证实我们的假设并加到主文档中。我有信心,会好起来的。

11月1日, 1919年

没用。还是没用。没有任何结果能给我们新数据。这些月来我们一直原地踏步。我们没有能写成文件的资料。所以…我对组员说我们有结果可以证实它们,并加到报告里。但我们很快就会得出真正的答案的。我打从内心就感觉到了。

1月3日, 1920年

噩梦成真了。我们的记录正被审查中。他们要彻查整个研究中任何管理不善的地方。 我已经在研究工作上3倍加班去取得一切。手下所有特工都派出去寻找我已在文件中标记的栖息地。我不能在这里失败。绝不。

2月17日, 1920年

我命令特工开始炸掉我标记为栖息地的地方。如果我把它们毁掉的话,他们就没有证据来攻击我了。我可以解释。我会说他们变得危险。这会行的我会好起来的好起来的好起来的。我需要好起来。

3月3日, 1920年

我想完蛋了。他们拿到记录了。我知道我随时会接到通知…然后我会被关在小屋子里…然后他们会问我关于一些研究的的事。妈的,我再也不能继续研究了。我现在大嗑处方药,我的组员都知道我想要的真相。我觉得所有人都讨厌我。我正失去我努力所做的一切。 我没伤害任何人。我只想要真相。

给所有人员的通告
正给你所知道的,Dobson主管已被解除职务。他被指控伪造研究文件及操纵数据以争取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资料均证实SCP-2600只是一种真菌感染而已。它已被宣告已解释。你们将会收到被调往更值得你们去花时间的项目的通知。
-O5-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