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03

项目编号:SCP-260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03将被视作一活跃战区,应在外交及政治层次上应对之。尝试进入SCP-2603潜意识应有当前分配到计划的高级地缘政治学分析师配合,且仅可由机动特遣队Omicron-Rho内的NCI-IV认证队员执行。

SCP-2603在当地时间06:00至00:00期间应处于清醒状态。在这一时段外,允许SCP-2603在监控下睡眠。SCP-2603将被收容于M型人形异常收容间(HACC)内,配备4个相互叠加的Sporzewski级结构稳定封印(CSS)。

SCP-2603将被每日强制接种一次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用于缓解抑郁症的药物],具体剂量根据SCP-2603的体重定期修订。对SCP-2603使用其他药物应特别谨慎,因MAOI和其他药物可能产生不良反应。MAOI引起的生理副作用应以尽可能人道的方式处置,不能再引入其他药物因素。若有必要进行测试,SCP-2603的例行医疗将被暂时中止,但必须事先经由分配到计划的高级医疗顾问商讨。

若对SCP-2603潜意识的探索发现了可能的新异常活动相关信息,在报告后应进行一次威胁等级评估。若认定为有必要扩张,当前的计划领导人可批准进行记忆开采程序。不得在没有事先指示的情况下进入SCP-2603梦境结构内的房间;当前认为仅需要进行观察活动。

更新03/27/2015:更新03/27/2015:_
代表SCP-2603潜意识的船只舰桥将被永久性防护,依照安保协议2603-Prc/Onr-Atlantik:v1.24禁止外来实体进入。有疑问请联系计划监督MTF联络员。

描述:SCP-2603是一芬兰乌戈尔族血统的成年男性,曾经名为Küllo Toome(* 07-07-1948),在1968到1989年是格鲁乌“P”部门的特工。SCP-2603表现出非自愿且下意识性的D类(XI)1现实操控能力1,会在REM睡眠及伴生的(清明)梦境状态下触发。具体而言,SCP-2603会无意识地将其身体周围的无机固体物改变为盐水,其成分与北极喀拉海水体一致,并会以1 m³/小时的速度稳定辐散。当前,未发现此性质存在极限。在变换期间SCP-2603会浮在被改变物质上。此过程会在SCP-2603苏醒时瞬间逆转撤销。需注意若人员在逆转前没入了盐水中,会因此被嵌入固体物质内。从影响范围内取走的盐水会在逆转期间消失,没有记录到物质或表面变形。

SCP-2603在2013年首次表现出这些异常性质,此前它参加了一个名为“潜意识精神力量:深入自我之旅”的培训活动。该培训由名为库兰黎明(当前归类为非营利灵修组织,与主要宗教派系无关)的组织举办,在对该组织的背景进行调查时未发现异常关联。虽然SCP-2603的异常性质为突然开始显现,但其可能自出生以来便拥有潜在能力。2虽然与该计划并无严格关联,SCP-2603在格鲁乌部门“P”的经历似乎令其梦境被塑形到更大的程度。

基金会当前将SCP-2603视作争议性独立体,有未知势力正在争夺SCP-2603的非认知空间。尚无任何当前已知的势力参与其中。然而,虽未发现任何正式的集群活动或军事行为,未批准侵入在此频繁发生。当前确信这些在SCP-2603非认知空间内的未批准活动触发了其异常性质,并对现实结构产生了如上文所述的影响。

SCP-2603报告称每晚都会经历到一个相同梦境,梦中有一艘船3在一片巨大的未知水体上航行,没有定位也不会靠岸。和大多数船不同,其内部空间被数量可变的相同船层占据,各有无数房间,这些空间时常与船的内部维度不一致。房间内时常有不相关的梦境结构,进入后可能会继续深入SCP-2603的潜意识或记忆中,当前对此尚不明了,并视作不在计划处理范围内。虽然可在甲板上看到结构,所有入口都会连到舰桥:一间没有特色的房间,其中只有一个舵盘。一个墨色图案被印在了主梦境结构内的所有材料上。其原因当前未知。

SCP-2603的梦境结构环境中仅寄宿有外来实体;似乎并无专属于SCP-2603潜意识的实体观念存在,无论是在水体内还是在船上。需注意的是SCP-2603自身也不会在在其梦境状态内显现。

MTF Omicron-Rho进入SCP-2603潜意识后发现有未知实体在尝试控制SCP-2603的潜意识,次数迄今约有███次,大多是试图抵达舰桥。MTF Omicron-Rho特工也多次制服并拘捕了SCP-2603潜意识内的实体,但这些对象不能或不会为其闯入给出理由,并会尽可能地逃离。不可能将这些实体抽出进行讯问。

附录2603-A-01:MTF Omicron-Rho简报d.d. 03/16/2015的管理概要

采访者:高级研究员H.M.W. Allenby(HA

受访者:Johann Michaël Kästner,MTF Omicron-Rho特工(JK

主题:例行巡逻期间发生事故Alpha-2603-20150315后的报告

[简报开始于14:00:53,03/16/2015]

HA:请向我如实描述事件内容。

JK:好吧,Wilson和我在Toome的潜意识里巡逻,想抓住靠近舰桥的实体,突然我们听到有骚动传来,大概是我们下方两三层。

HA:继续。

JK:Wilson在后面,我下去调查。我觉得大概有两层,对。总之我开始检查船舱。但我不能穿过门槛,那会把我切到其他序列里去,不过我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间里面是夜晚的海滩,还有海浪和俄罗斯驱逐舰烧坏的外壳,在另一间我看到有几个死掉的水手漂浮在及膝的水上……你就会看到这些超奇怪的东西。

HA:我知道梦境结构的性质,是的。请继续。

JK:好,所以在打开确认了几十个房间后,我发现有一个船舱里完全被肉块覆盖着。中间有个唱片机在播放着维瓦尔第的《致深度充能及黑洞生成器的MCMLXXVI号毁灭交响曲》。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看不到唱片标签,我就是知道了。

但那也不真是音乐,就是非常刺耳的口哨声,尖叫声还有像是气球漏气的声音。总之,有什么东西从触角里钻了出来,像是坨紫色的泥巴一样。它很快变成了一个鱿鱼的样子,我可不会傻在那等它成形,我马上跑开给Wilson发了战况报告。她决定我们需要大枪,于是我们隔离了舰桥准备应对入侵。

HA:小问题:你说的隔离舰桥是什么意思?

JK:还是,很难描述。Wilson做的是把主梦境结构部分改道,当你靠近你就不知道正确的思维序列是什么,最后只会进到无关的潜意识部分去。你看得到,但你完全摸不到。硬要试的话,你最后可能会钻进童年宠物跳康康舞之类的梦里。这真的很难做到-我肯定还没那水平-但她觉得楼下来的那东西大概是个重量级角色。这意味着她要蓄力,由我来对付攻过来的那什么东西。

HA:所以来了什么东西呢?

JK:还是,很难描述,我们这里说的是高振幅脑波参与效应操控下的现实。想像一下有只风铃做成的鱿鱼撞到了肠道上。就像这样,只不过那风铃是长了牙的。它从楼梯井出现,我还没准备好它就过来了,我只能本能地形成尖刺。它被逼退了一下,但没过多久就又冲了过来。Wilson在我身后,她已经启动了腹部高斯炮。我被部分火力打中,但这大概也是任务的一部分,而且除非你允许也不会有痛感,所以我只用尽力把那东西推出舰桥。总之,我想我们大概是打到了某种关键点之类的,因为它突然后退缩回了走廊里。Wilson在粗重地喘息,我也能感觉到我的混凝土在碰它的时候被某种酸液融掉了一部分。那之后我们没再见到它。我们留下路障后离开了那里,但我们认为需要在今后更好地防护舰桥。Wilson有些电子,基本是对潜意识精神进行部分重编,但这就需要专家动手了。

HA:啊对,你们提议的安保措施升级。我们正在审查。你对这东西是什么有何专业意见呢?

JK:我知道正式地说我们并没有腿用来站立,但我会觉得这是齐邵的人。但也不知道是谁。又或者并不总是那么清楚。对外人来说也太异类了你明白吗?它们不停地打回来还带着越来越强的军备,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HA:知道了。谢谢你,Kästner特工。

[简报结束于14:05:21,03/16/2015]

参考文献
1. Clef, A.、Choi-Zimmern、T.S.等-《一份谦逊的提议:对人形异常中的现实破碎及操控能力的分类》,█████ ████,科学批评出版社(Scientific Critics Press)2005年第4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