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07

项目编号:SCP-260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经对性病的认识和预防方案在多个证明SCP-2607暴发的国家作了大量的匿名捐款;抗病毒药物阿昔洛韦和伐昔洛韦的专利已由基金会前台公司购买,而这些药物已大幅降低价格来帮助SCP-2607的遏制。已在几个国家实施禁止或限制的“电话性爱”的措施,特别是在大批量商业化形式的禁止上;这些努力基本上是不成功的,在某些情况下,仅仅是造成这些“色情电话”的电话线把他们的行动区域移动到了更难被基金会监控的管辖区域。

确定为任何SCP-2607病毒携带者的个体将被问及他们的性历史,找出其他可能的携带者个体,然后使用有针对性于SCP-2607开发的的抗病毒药物治疗来作为收容计划的一部分。单纯疱疹患者的医疗记录被进行定期与雇工和“色情电话”用户习惯的参考,并与性角色扮演网站用户;任何可能的SCP-2607爆发的象征将被尽快进行调查。

SCP-2607-1和2样品将被存储在生物收容站点Site-66的低温储存设施;研究涉及到D级人员接触SCP-2607的部分必须由Site-66的伦理委员会批准,所有实验对象都必须被以有针对性的以研究出SCP-2607病毒抗体作为实验结论。

描述:SCP-2607是两株相似的单纯疱疹病毒的传播异常,被编号为SCP-2607-1和2。两株SCP-2607与HSV-2引起的症状相似,单纯疱疹病毒株引起生殖器疱疹大多数情况下;水泡出现在约七天的生殖器接触后,并在接下来几周被治愈。SCP-2607菌株可以通过性行为传播,和单纯疱疹无异常的品种一样,但也可以通过一定的非物理性活动传播。

SCP-2607-1的主要异常的传播方式是通过“电话性爱”的性角色扮演或描述的假设性的活动。要使SCP-2607-1得以传播,感染和未感染的参与者必须描述的场景,之后发生身体上的性活动,这一举动会传播疱疹;正确使用安全套将会约30%降低传染几率。有研究表明,SCP-2607-1也可以通过人类的性角色扮演传播(即没有电话“电话性爱”);在人类的的性角色扮演过程中传染率减少了约50%。SCP-2607-1无法通过录音讲话或通过基于文本的情色扮演传播,感染和侵染。

SCP-2607-2的异常的主要传播方式是通过在线性爱角色扮演。和SCP-2607-1相似,受感染的和未感染的参与者必须描述一个场景,这可能导致无异常的疱疹感染。与SCP-2607-1不同,不需要立即进行反应;已经有长达三周的连续信息滞后之后成功的传染的先例被观察到。SCP-2607-2也可以通过短信发送的性爱角色扮演(sexting)和通过电话传染,虽然通过这种途径的传染概率将会减少约75%。不通过电子媒介的性爱角色扮演(而是通过人,或通过书面或印刷的描述)不能传染SCP-2607-2。

SCP-2607-1在1983年被基金会确认发现,当一定数量的人报告患有单纯疱疹病毒感染,但他们的性活动都只有一个“电话性爱”;从“电话性爱”表明,这些人都与同一操作者进行性角色扮演活动;此人为皮克林女士,一名████ ███大学学生。皮克林女士被拘留后接受采访;她声称她只有一个单一的性伴侣,一个叫“西缅普雷斯科”的她在一次聚会上相遇的同学。Ms.Pickering只与这个人性交过,并且说这个人的这个人“在[她]醒来之前,离开了[她的]公寓,并且从没打给[她]过。”████ ███大学的记录名册中没有这个人的名字,西缅普雷斯科被编号为PoI2607-A。

SCP-2607-2在2005年被确认发现,当时“欲望之岛“,一个大型在线角色扮演游戏1《无冬之夜》的服务器的几乎每一个活跃成员都专注于于性爱角色扮演,寻求治疗单纯疱疹的治疗手段。在第一个用户报告单纯疱疹感染的约一个星期之前,服务器主办了一个被称为“剑湾狂欢“的海上性主题事件,恰逢《无冬之夜》扩展包“剑湾海盗”放出;一个用户名为“sim_plex2”的个体在这次事件中非常活跃。试图通过IP或支付信息跟踪该用户的尝试都以无果告终;调查持续进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