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24
laika.jpg

莱卡发射前在史泼尼克2号胶囊样机内。

项目编号:SCP-262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624对公众伪装为太空垃圾。所有旅行到低地轨道的平民将在着陆后接受采访,确认其是否经历或目击SCP-2624-1, SCP-2624-2或SCP-2624-3,若有必要施以记忆删除治疗。

对涉及对公众实施转播太空船内视频、音频的太空任务,若其原内容中涉及SCP-2624-3,基金会将通过电脑生成图像或演员及模型的摄影棚再现来制作替代记录加以散播。

描述:SCP-2624是一地球人造卫星,由约60只活体狗组成,大致为半径5米的球体,环绕推定的史泼尼克2号残骸周围。每一构成个体都为成年的混血雌性犬,外形与史泼尼克2号搭载的测试对象犬、首个进入环地球轨道的动物莱卡相同。

SCP-2624在苏联于1957年11月3日发射史泼尼克2号后不久被编号。在抵达轨道后,飞船出现严重过热,导致莱卡提前死亡。此时,在探测器外部开始有异常犬只显现,在几小时内形成一球体。数天时间后球体完全成型,苏联太空项目领导人联系到了基金会并告知了此异常情况。

确信SCP-2624是某一超技术通信系统故障所致,其原本要在史泼尼克2号任务中为苏联超科学家接受秘密测试。未知此故障是苏联方面的差错所致,亦或是美国情报机构的蓄意破坏。

组成SCP-2624的犬只似乎为活体,可观察到其抽动、喘气及呼吸。它们不会在SCP-2624表面移动。SCP-2624 能以超过10千米/秒的速度抛出若干犬只来推进自身,改变轨道并抵消轨道衰变。确信SCP-2624 能在进行推进后异常性填补自身数量。尝试与SCP-2624进行物理接触将使SCP-2624以此方式推进逃离。

在SCP-2624显现后,有下列异常效应被记录,编为SCP-2624-1到-3:

  • SCP-2624-1: 约80%在SCP-2624后太空旅行者报告称听到间断性的模糊噪音,类似狗吠。
  • SCP-2624-2: 约40%的SCP-2624后太空旅行者报告称出现生动梦境,梦中有一只或一群外形类似莱卡的狗试图向其解释某种未辨识复杂机械的运作。由于狗没有声带和拇指,这些梦境的内容主要是狗用牙齿咬坏这些机械并不停发出叫声。
  • SCP-2624-3: 有至少三个案例中,与莱卡相同的活体犬只出现在太空或天体上。这些事故列举在附录2624-1中。

由此,随着太空旅行变得越发平常,SCP-2624对常态的威胁也在逐渐增加。正在考虑消灭SCP-2624的提案。

附录:值得注意的SCP-2624-3出现记录

SCP-2624-3首次显现发生于1961年4月12日苏联发射东方1号、搭载尤里·加加林进入轨道的首次载人航空任务中。在抵达轨道后,加加林报告称有一只狗漂浮在东方1号舷窗外。加加林之后回忆称这只狗用爪子在舷窗上有节奏地敲击,同时凝视飞船内部。此过程持续数分钟后这只狗漂走了。

一次重要的SCP-2624-3显现发生于1965年6月3日由NASA进行的双子星4号发射任务中。在宇航员爱德华·怀特进行太空行走时,其手持式机动装置出现故障,致使其被意外抛离太空船,撞到船身一侧并绷紧了将他与船体相连的空气系绳。在怀特的同事试图将其卷回气闭门时,他报告称看见一只外貌与莱卡相同的狗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感到一种明显的推力作用在自己后背,将他推回了气闭门。其他宇航员没有看到此SCP-2624-3个体。这是唯一一次SCP-2624-3个体与人类进行接触。

SCP-2624-3之后在1969年11月20日由宇航员艾伦·宾在阿波罗12号任务期间于月球表面上记录。在进行太空行走时,艾伦注意到远处有一外貌与莱卡相同的狗在原地绕圈跑动。这只狗跑向艾伦,在几米外坐下盯着他看。艾伦转身向同事查尔斯·康拉德验证位置,但待其回过头来,这只狗已经消失不见,也没有留下痕迹。

SCP-2624-3可能还于2000年2月20日出现于地球。莫斯科警方报告发现有一只外貌与莱卡相似的狗出现在顿斯科耶公墓,趴在曾领导史泼尼克2号项目的苏联科学家弗拉迪米尔·雅兹多夫斯基的墓碑前大声哀鸣。一名警员试图将狗驱走,但突然从公墓别处跑出大群同样的狗将其包围。这些狗对着警员大叫,然后开始在空中盘旋。数秒后,所有个体在白光一闪中消失。事故被数家当地新闻机构报告,之后被基金会压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