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27-JP

scp-blank.png

数据丢失

项目编号:SCP-2627-JP

项目等级:Keter Uncontaine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海平面异常上升,SCP-2627-JP目前已不在基金会直接收容下。由离岛Site-8155-RI负责SCP-2627-JP的收容及管理。目前,与离岛Site-8155-RI的定期联络由Site-81HT负责。

2020年11月13日以后,基金会与Site-8155-RI失去联系,SCP-2627-JP处于未收容状态。详情参照附录部分。

描述:SCP-2627-JP为一艘通常被称为“佐渡岛”的盆舟。SCP-2627-JP在海平面10km以下无地质构造,底部全部由杉木板构成。SCP-2627-JP的侧面也同样被木板覆盖,确认到其来自与海岸线平均距离为3km的地区。木板的形状和组合方法和一般的盆舟相同。

SCP-2627-JP是基金会在20世纪80年代进行的地质监测中发现异常的。当时佐渡岛被选择为应对在日本海地区发生的异常现象的据点并在岛上构筑据点。但是在基金会认知中,过去并未存在与佐渡岛相关的异常示例报告。该种异常属于人为造成还是自然发生的,以及在历史上的哪一时刻造成(或者佐渡岛产生时本身就是船舶)尚不明确。

在2020年5月19日发生的世界范围的海平面异常上升事件中,固定SCP-2627-JP的锁链损坏,造成与Site-8155-RI的联络中断。事件发生四天后,部分机能恢复的Site-8155-RI向海底Site-81HT进行了通信,此时SCP-2627-JP在北纬39°、东经133°一带漂流。

以下为Site-8155-RI发送的语音信息的文字转录: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首先对报告延迟表示非常抱歉。由于灾害的发生,这个站点——不,是SCP-2627-JP的全部基础设施均遭损坏,通信手段因此断绝。在发送本次消息之前,也给几个地上站点发送了消息,但是没有得到响应。大体就是如此的事态。

由于事态已经如此,无法做到掩盖信息。目前已经要求市长向全岛发出待机命令。但也许是因为持续豪雨的原因,岛民并未在岛上徘徊,实为万幸。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在市长的推动下,现在Site-8155-RI人员正在代理市内业务以控制SCP-2627-JP的状况。市长可能对把握目前状况并无自信,因此马上进行了政权交接。

站点内进行协商的结果是,我们通过岛内广播向岛民传达了我们存在的讯息。我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直隐瞒下去活动会遭受限制。当然其中混入了部分虚假信息。目前岛民认为我们是政府机关的人员。今后为了岛屿重建和事态的调查的活动范围会增加吧。

从那天开始一直在下雨。云层很厚,没有要放晴的样子。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进行岛内广播后我们与一些相关组织人员进行了接触,他们是来自日本生类创研、东弊重工和玛娜慈善基金会的人员,目前均已与本部断开联系。

虽然有些苦恼,但是为了岛屿重建我决定与他们合作,只有我们站点的人无法掌控SCP-2627-JP全境。玛娜暂且不论,日创、东弊的人需要注意,必须监视其是否存在可疑行动。他们还申请使用一些异常技术,虽然说对此没有兴趣,但为了维持岛内的生活环境,也必须考虑对此加以利用。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岛屿重建在与日创、东弊的合作之下正在进行。最后我允许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使用异常技术,仅依靠岛内资源进行海平面上升的灾害重建是很困难的。我允许他们在不使岛民观测到异常的程度上使用异常技术。

玛娜负责指挥整体重建,虽然说他们经常无意使用异常,但是处于管理下的技术利用并无问题。他们有过负责灾后重建的经验,指示是不会出错的。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前几天在岛上发现了会说人话的狸猫,它们自称是团三郎的后裔,在海平面上升以后与远野妖怪保护区断联。察觉到本土已经沉没后现身。虽然说尝试将它们作为异常实体收容,但是它们提出了帮助重建的请求。

令人吃惊的是岛民社区似乎接纳了它们,大概是因为自古流传的团三郎的故事深受岛民的喜爱,如果说是会讲人话的虫子或者两栖动物就不会是这样。现在的情况下岛内人员的资源都十分有限,人手不足到了狸猫也要来帮忙的程度了1,因此在以进行一定程度的监视而答应了它们的要求。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嗯——我们为了岛屿重建开始积极使用异常。本来我们作为基金会人员,为此非常难过。但是因为不知道这种状况将会持续多久,所以希望能够理解。

岛民似乎对此不太抱有抵触情绪。玛娜的职员们和狸猫们已经差不多解除了岛民对异常事物的拒绝感,但从根本上来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民不能理解这一技术吧。市民认为异常是高度科学技术延长线上的东西。这种理解很接近,却又相去甚远。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岛屿重建正在顺利进行,城镇的状态恢复到了与灾害前毫不逊色的状态。另外,通过日创的技术,森林和田园也恢复到了岛屿生态系统可以正常维持的程度。今天早上也看到了朱鹭在飞,大概耕作也成为可能了吧。虽然现在正在估算是否能提供岛上所有的食物,但是他们提供的作物的产量超出了想象,大概可以毫无问题地自给自足。

另外气候方面,由于海面上升的影响,整个地球都发生了大幅度的变化。当然,从那边的海底站点也会派出观测舰,但是对于地上的我们来说是生死存亡的问题。最近我们所在的海域一直在下雨。东弊正在尝试建立气象观测系统和控制岛屿移动的系统,我们大概只能等他们做完了。如果基金会的卫星在运转的话,希望能在可能的范围内提供数据。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卫星同样失联实属遗憾,因为气候问题实在太严重。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然环境,这样下去又会荒废。虽然穿过了持续降雨的海域,但这次完全不下雨了。多亏了狸猫们举行求雨仪式,刚才才下了一点雨。据说是近100年前蒐集院的人教授给他们的。蒐集院没有注意到岛是被固定在岩盘上的吗?即使不是这样,这个岛上也有金矿,我觉得有人注意到了也不奇怪。我想进行文献调查,但现在旧文献被埋藏于海底,也查不了。

东弊报告称,系统在几天之内就要完成了。那样的话,就和只能在这片天空中祈祷的生活告别了吧。

我是Site-8155-RI主管加纳。岛屿的运转毫无问题,天气也很温和。成功发现气候稳定海域的日创与东弊的技术人员现在开始着手研发人工控制气候的系统。

岛民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海面上升后发生的混乱现在几乎没有了。危机可以说已经过去了吧。玛娜人员与市长和市议会取得联系,正在着手恢复行政机能。现在警察、消防、医疗基本上都在恢复原状,近期孩子们应该可以接受教育。

然后,嗯……是之前就提出的重新收容SCP-2627-JP的问题,我们当然想要实行。我们也没有在应该处理的大问题,如果将指挥权移交给那边的海底站点的话,应该就结束了。这个岛屿现在是宝贵的陆地,希望能尽快地置于基金会控制下。我们会和相关组织的人商量。如果能保障人身安全的话,对他们来说也应该是不错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太拘泥以前的立场吧。

我是Site-8155-RI的伊藤特工,代替加纳进行定期联络。原站点主管加纳在岛内进行异常性调查时被卷入泥石流而殉职。此种事故实为不幸。

因此加纳的职务同样由我继承。这里比较繁忙,因此联络时间较短,请勿惊慌,以上。

我是Site-8155-RI的伊藤特工,收容措施正在无问题地执行,以上。

此后两周,与Site-8155-RI的联络断开,Site-8155-RI对站点的联络不做应答。

附录:2020年11月13日,基金会忽然接到Site-8515-RI的联络讯息,以下为讯息内容。

这里是Site-8515-RI。我们决定从脱离基金会,独立经营这个岛。这个决定是与佐渡岛运营相关的所有相关人员一同决定的。

这个岛是这个地球上残存的少数希望的大地之一。我们将这个岛上尊贵的人类的生命和文明,在无可替代的自然环境中卷起面纱,越过组织的壁垒,消灭种族的隔阂,团结一致,共同守护。但是基金会要求我们撤离。那样的要求我们决不会答应。当然我们也不会投靠其他组织。

我们“佐渡岛自治组织”的构成人员有:原Site-8515-RI人员、原日本生类创研人员、原东弊重工人员、原玛娜慈善基金会人员、狸猫长老以及佐渡市普通市民代表。我们即日起不再属于上述任一组织,仅以“佐渡岛的岛民”为身份宣告独立。

这份通告也是一份警告,我们今后不会放过任何敢于觊觎这个岛屿的人,为了维护佐渡岛的独立我们将不惜诉诸于战争。

本次联络后,SCP-2627-JP自卫星观测信号中消失,为调查前往其原本所在地点的调查舰只亦未发现SCP-2627-JP,项目下落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