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36

项目编号:SCP-263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修订于██/██/2014,回应事故2636-Aleph-Exarch。

SCP-263将被收容于site-115内的一45型隔离间。此前收容于Site-115的所有异常项目都已被转移至其他站点;不能转移的都已按文件S115-RE-5-D所述处于加强安保下。SCP-2636每日将被给予半公升的山羊、绵羊、猪或牛的血液以作营养。SCP-2636的呼吸括约肌已被改造以避免其发出声音。批准Omega-3级记忆删除对SCP-2636使用。

所有与SCP-2636相关的程序都必须经由远程自动系统完成。所有与SCP-2636发生过接触的物品都必须在离开收容间时接受消毒。

SCP-2636-1周围的安保周界将由武装巡逻队和夜视安保摄像头监控。仅限研究小队进入SCP-2636-1。

任何野生的Potrix智山羊种(Potrix caprarum sapiens)个体都将被捕获以供研究。

██/██/2014:UAP-5982-1到UAP-5982-8在事故2636-Aleph-Exarch期间被成功处决。尸体现存储在Site-115的单独101型静滞间内。

██/██/2015:SCP-2636a已被处决。尸体现储存在Site-115的101型静滞间内。

描述:SCP-2636是一雌性二足哺乳类未知动物实体(此后称为Potrix智山羊种),高3.4米,重135千克。对象的皮肤光滑无毛发,呈暗红色,下腹部有一片区域呈浅灰色。SCP-2636主要以视觉和听觉进行感知;个体有着巨大的眼睛和耳朵,其耳部亦起到次要的散热功能。对象的嗅觉器官几乎完全退化。SCP-2636的腿为半趾,有三根脚趾分配重量,其手部则有四根手指和一根拇指。其头部到背部有一灵活的脊柱,长约5-20cm。

SCP-2636的消化系统仅可处理流食,主要是血液,但也可消化蔬菜和真菌类食物。也因此SCP-2636的口腔没有牙齿和实际有效的下颌,只有一肌肉强健的骨喙。其上胸腔内锁骨下方有一毒囊。其中毒液为强效出血性毒素,能使猎物的内部器官液化。SCP-2636的呼吸系统由胸和背上端的八根括约肌组成。

SCP-2636被确信拥有智能,有自我认知、数学能力和艺术表达能力。然而除了简单的手势和画图文字外没有能成功地与SCP-2636进行过交流。SCP-2636不能说人类语言,也没有尝试学习书写语言。SCP-2636自己原本的交流方式是一系列如唱歌一样的声音,但仍未被理解其含义。SCP-2636对声音极其敏感,连续的吵闹声音(大于100分贝)会使其出现血泪症、耳出血和血汗症。组织分析显示SCP-2636对化学致癌剂和污染物极其敏感,其自身的免疫系统无力应对人类携带的病症。

SCP-2636的血液及其他体液内包含一种变异的麻风分枝杆菌,学名定为potrix麻风分枝杆菌(Mycobacterium leprae potrix)。potrix麻风分枝杆菌引起的症状比普通麻风分枝杆菌在发展速度和严重性上都更甚,细菌本身亦能抵抗抗麻风药剂。

SCP-2636-1是一前哥伦比亚庙宇建筑1,位于墨西哥[已编辑]。SCP-2636-1的建筑风格与所属地区任何土著民族风格不符:该建筑的规模和其上的艺术装饰显示其可能是由SCP-2636的种族修建。SCP-2636-1最古老的部分可追溯到公元前12000年2;建筑中最晚建造的部分可追溯到约公元前7500年3

SCP-2636-1的中央房间利用了一种特殊的声学设计建造。站在房间中心讲台上的人发出的声音可在整个房间内清楚听到。高声说话时声音可从SCP-2636-1的屋顶传出,在SCP-2636-1外也能听到。

SCP-2636-1的中央房间修建在一天然形成、经由SCP-2636-1建造者扩建的洞穴上。洞穴中的房间可能曾被用于储存、居住和停放死者。在洞穴系统中发现了共3409具Potrix智山羊种的骨骸,时代约在公元前12,000年到公元前2000年间。中央房间的入口仅可从两个前厅进入。主建筑外有两座被称为“小庙”的单间石制建筑。该建筑的用途未知。

SCP-2636-2是一团用兽皮带绑在一起的木乃伊化动物组织,长约4.7米,重量约500千克。SCP-2636-2主要由骨骼、器官和肢体构成,包括六个搭成塔顶的山羊头。SCP-2636-2的年代未知,但其中包含的动物显示其制作在欧洲有人居住后的时代。未知SCP-2636-2是如何在热带环境下保持不腐坏的。

UAP-5982-1到UAP-5982-8在外观上看是SCP-2636-2的活体,没有腐烂迹象,高约50米。确信SCP-2636-2是这些实体的象征。UAP-5982实体仅在事故2636-Aleph-Exarch中被观察到过。

██/██/2015:SCP-2636a是一与SCP-2636同族的死亡雌性胎儿。SCP-2636a在基因上与SCP-2636完全一致,说明其为单性生殖的产物。关于SCP-2636a最初产生的一系列事件被分为事故2636-Aleph-Exarch。

附录-01:SCP-2636-1内的特定雕刻与绘画被确认与SCP-2636的性质有关,且是按照编年体顺序排列,内容如下。

  • Potrix智山羊种的田园生活场景。绘画展现了一种狩猎-采集式的生活,并有一些基础的真菌农业4
  • Potrix智山羊种杀死了大量人类5。人类在画中被描绘成蹲伏的怪诞形象,长着夸张的多个嘴和不成比例的小眼。
  • Potrix智山羊种撤退到偏僻丛林的地下。人类正在地面上亵渎Potrix智山羊种的尸体。存活的族群被描绘成受伤病弱的模样。
  • SCP-2636-1和SCP-2636-2被Potrix智山羊种建造。
  • 月相变化的过程以及表示重复的符号象征。一队雌性Potrix智山羊种站在一个静止的SCP-2636-2前:所有这些女性个体都处于怀孕状态并向SCP-2636-2做出祈祷的姿势。
  • SCP-2636站在SCP-2636-2前,双手叠在下腹部。截面视角画出其腹内有一成长中的胚胎。SCP-2636-2伸出一只手碰触到SCP-2636的下腹。SCP-2636-2较第一次被描绘成处在歌声光环的音乐主题下,该种音乐主题在内容和风格上较绘画的其他部分有显著差别。
  • SCP-2636生出了SCP-2636a。音乐主题由描绘前人类时期、与人类冲突和SCP-2636的多种符号组成。为其专门命名为神威主题。
  • SCP-2636a出现在SCP-2636-2面前。SCP-2636-2再次被描绘成处在歌声光环的主题下。此外,SCP-2636-2被画成非木乃伊化的状态,如同活着一般。
  • SCP-2636a骑在SCP-2636-2上,向人类冲去,周围围着一群Potrix智山羊种。D神威主题出现在所有个体上。SCP-2636-1被画在空中。

附录-02:SCP-2636最初被发现是在██/██/2013到██/██/2014间一次亚利桑那州[已编辑]附近的大规模狩猎中。用来对抗回收特工的复杂陷阱显示SCP-2636至少得到了一名其他个体的帮助。其他个体在对该地区的后续搜查中未被发现,没有记录到更多相关活动。

事故报告2636-Aleph-Exarch

日期:██/██/2014

地点:Site-151(整合于██-██.█-██.█)

事件类型:LK(局部危机)

描述:

在当地时间02:22,SCP-2636开始活动,发出唱歌般的声音并一直持续到事件结束。这种发声在之前从未被观察到且似乎十分痛苦。
发声音量稳步提高,SCP-2636开始对Site-151的建筑产生影响,最终使SCP-2636周围发生了向外的爆炸。

八个UAP-5982于此时从Site-151周围的地面上突然出现。

SCP-2636飘到半空,停留在离地25米处。SCP-2636身上长出六只翼状附肢6。此时,SCP-2636的声音已提高到了约140分贝,八个UAP-5982个体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相和。

声音达到尖峰后开始减弱。UAP-5982个体各向SCP-2636伸出一只手,将其摁回地面。UAP-5982-4期间发出一道光束击毁了附近MTF Eta-87队员所搭乘的直升机,杀死了全部机上人员。

在降回地面后,SCP-2636进入睡眠中。

产生异常和损失

• Site-151内89%的人员液化
• 幸存人员全体出现耳聋失明。
• 79% 的Site-151主建筑被摧毁。
• Site-151内的所有水均转化为含有potrix麻风分支杆菌的血液。
•八个UAP-5982个体出现。
• SCP-2636a产生。

回收工作:Site-151被地区特遣队151-He(“Jared Crump的厄运俱乐部”)、151-Yaw(“P台柱子”)、151-Qoph(“重金属女皇”)及机动特遣队Eta-87(“幸存者”)在EWU7号小队协助下收回。所有UAP-5982个体在██/██/2014的20:30被处决。幸存人员被送往Site-04、Site-78和Site-115接受强化治疗。SCP-2636和SCP-2636a被成功转送到Site-115。SCP-2636被成功隔离安置并被顺利施以Omega-3级记忆删除。

对事故的媒体掩盖工作和远程定位使得对周围居民在标准水传播外进行额外记忆删除成为必要。

基金会伤亡:5名管理人员、16名研究人员、20名安保人员、11名D级人员、45名特遣队队员。

项目损失:SCP-███、SCP-████、SCP-████、E-█████到E-█████以及E-█████。

附录-03:考虑到SCP-2636a的强大破坏性,监督者议会以提出并以8-5通过了对SCP-2636a的预防性处决措施,并经由伦理委员会批准通过。SCP-2636a被顺利处决。

对SCP-2636a尸体的分析显示该胎儿出现严重的物理畸形,推测在出生后不能存活超过2个月。考虑到SCP-2636a是通过单性繁殖产生,以及SCP-2636-2的木乃伊化和非活跃状态,这可能已经与SCP-2636-1中绘画所描绘的事件有了巨大偏差,但对于这种偏差如果存在究竟是怎样的当前未知。

附录-04:██/██/2015 – 对SCP-2636的深入研究显示其出现孕前表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