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61
scp2661-5.jpg

一个SCP-2661的幻景的例子,由一位后期成瘾者仿制而成。此范例(以冰镐从铋晶洞中雕刻而出)花费了超过100小时制作。尺寸:0.8m x 0.7 m x 0.2 m。

scp2661-2.jpg

另一个花费超过7天制造的仿制品,此照片显示了在桌布上作的草图。尺寸:2m x 2m。

scp2661-3.jpg

另一个由图形设计师制造的仿制品,此图显示了总长度超过18小时的计算机动画中的一帧图像。整个工作花费了超过40天。

scp2661-4.jpg

█████头骨上的符号。此符号的意义(除描绘子宫与一对输卵管外)未知。假定为SCP-2661-Beta所作。

项目编号:SCP-266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61尚未被收容,但正在努力寻找其生产源头。SCP-2661-Alpha被收容在爱荷华州埃姆斯南方10km的站点中。土地与建筑已被征用,掩盖故事为有需要隔离的生物危害,将保持2级安全标准。尚未寻获SCP-2661-Beta,推定其仍处于活跃状态。

描述:SCP-2661是一种非法街头毒品,常被称为“asterion”,“zezna”与“tojkef”。SCP-2661在2014年年末于小亚细亚出现,并已传至北非,欧洲与北美洲。无法循街头毒贩追寻其来源,即使在严格的审讯下,他们依然表现出了对获得过程的不知情。组织样本显示他们在过去的90天内曾经历过药物导致的记忆删除。

SCP-2661通常以吸取方式被摄入,具有迷幻剂与兴奋剂的特征,可提供以伴随生动幻觉的欣快感为代表的短暂体验。SCP-2661具高度成瘾性,其潜在依赖性与海洛因相当。光谱分析的结果互相矛盾且尚无定论。

值得注意的是药物使用者间就幻觉体验达成了异常的一致性:高度递归的几何形状,内含扩散的角度与路径。在用药后,即使只过了少量时间,也会有显著的渴望来重复这些经历,通常会导致使用者尝试制作精细的高度仿制品。若未屈服于此种强迫(如在管制或医疗看护下),使用者会产生急剧的焦虑或恐惧感。记忆消除仅可部分消除这些症状。这种无法摆脱的影响与无法得到药物本身时产生的常规戒断反应不同。常规反应可用一般的脱瘾疗法治疗,如心理咨询,十二步项目,Ayahuasca1等。

约有千分之一的使用者会有非典型反应。此组人的特点有难以进入REM睡眠,易躁狂,及近乎专业的回忆与表述用药体验的能力。此类人因不愿中断仿制工作而承担极大的因睡眠不足与疲惫而死的风险。

恢复日志:SCP-2661-Alpha – 复制品之一 – 包含了超过70英亩的农田。其由复杂的通道与走廊构成,主要由胶合板、纸板、石板与其他碎屑等临时材料建造。农地的所有者James █████似乎在100天内建成了它。地方当局曾对担忧他的健康状况,但未采取任何行动,因为他在被问询时显得清醒与开朗,而且似乎未构成对自己或他人的危险。他表示,在高龄下,他决定将余生投入到在他身后仍可长存的艺术奋斗之中。基金会特工在一位人口普查员发现了他遇害的残骸后介入了事件。

从管理公司摄像机中恢复的影像显示在2015年9月8日,一个牛状人形生物出现在建筑之中。该实体(被归为SCP-2661-Beta)随后在数小时内进食了█████。尽管█████展现出了很大的痛苦,他并未反抗。在他逝世后,该实体挖了一个简陋的坟墓并将其残骸放入其中。它跪在墓前45分钟,随后逃离了现场。

基金会特工发现建筑的墙上以血刻了记号,且明显测得与█████剩余的肠子的长度间隔相同,其目的至今未知。此后未有过该实体的目击记录。

进一步检查█████的遗体时,发现了刻在其头骨上的一个符号(重现于上文),意义未知。

附录:以下内容被专家从█████的日记中恢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