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7
molerat3sp.jpg
SCP-267是Heterocephalus glaber(裸鼹鼠)的一个亚种。图片中为一只怀孕的繁殖鼠和其周围的哺育鼠。

项目编号:SCP-26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7被收容在Site-37内的一个地下洞窟中。进食过程中需要供给活体动物以替换所有死亡的动物。一群家畜便因此保持在现场。任何接触SCP-267个体的人员需要穿着4级隔离服,配备麻醉武器和电击枪以防身。

野外出现的SCP-267需要在发现后尽快清除。幸存的人类受害者无法治疗,但将被带走以用来持续观察SCP-267毒液可能带有的的防老化作用。

描述:SCP-267是无毛,无视觉的肉食啮齿动物,高度适应地下社会性群体生活。一个巢穴目前被收容在█████████,█████████的███████████洞窟内。SCP-267与Heterocephalus glaber生物上有共同点,但是是一个独立的亚种。

SCP-267种群中的单个个体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地下度过。它们没有眼睛,听觉和触觉也都退化了。它们似乎感受不到痛觉或没有任何自卫的意识。它们对嗅觉和气体化学刺激极度敏感,便用此来导航,捕猎和交流。与社会性节肢动物不同,女王并不存在。但是仍存在生物类型区分,包括工鼠,兵鼠,繁殖鼠和哺育鼠等生物类型。

SCP-267带有尖锐的牙齿和爪子,但其主要武器为毒液。该毒液仅需几微升的剂量便有效,带有麻痹和致瘤效果。在捕猎过程中,一小群兵鼠会合作以辨别猎物的位置并将其捕获。它们会同时攻击,在几秒内造成多处咬伤并使目标瘫痪。然后它们便会将仍有直觉但是处于瘫痪状态的类乌拖回巢穴。

在巢穴,一大群工鼠型SCP-267会离开巢穴并拖回受害者。工鼠会散走不明气味,仔细检查是否存在寄生生物,并直接移除该生物的移动器官以防止逃跑。至此时,直接接触毒液的组织会开始进行反常的细胞分裂。在24小时之内,所有咬伤处会出现无特征的生物组织。肿瘤会同时出现,但是似乎专注于表皮和脂肪组织中,因为在这些位置生长肿瘤对主要器官的威胁更小。这同时也对SCP-267有益,会生成高能量的油脂以食用。肿瘤会持续生长,在食物来源生物死亡几天后停止。

因肿瘤生长过快,食物来源生物需要大量卡路里。工鼠咀嚼并反刍食物以供给该食物来源生物所需的营养。它们似乎通过气味分辨肿瘤组织和健康组织,并在肿瘤“长熟”到一定大小后将其移除并吃下。工鼠有时被发现会用舌头舔和照料食物来源生物以保持其清洁和健康。食物来源生物存活时间处于12周到██年之间,与该生物物种和种群食物所需有关。SCP-267两次来到地表捕猎之间经常有几个月的空隙。

SCP-267个体极度保护其领土范围,会通过数量淹没任何入侵其巢穴的生物。只要食物足够它们便能快速繁殖,一个在它们的主要猎食者,███████████████████灭绝之后使其变得有一定威胁的情况。

附录267-1:人类骨骸被从洞穴四处的一些垃圾收集处被发现,年龄测定表明其有好几千年的历史。因巢穴内作业极其困难,对这些骨骸完整的法医鉴定是不切实际的。收容最初设立十九个月后A-26号食用生物被发现是人类,有可能是█████████████,在19██与其家人在家庭旅行中一同失踪,当时年龄为█岁。失去四肢和快速肿瘤生长拖延了辨认时间。基因测试与受到大量有害变异的人类DNA情况一致。试图与对象(SCP-267-A26))交流发现其语言中枢在其被抓捕期间已经退化。

附录267-2:SCP-267明显更加倾向与狩猎人类而不是其他哺乳动物。该现象可能是由于人类的长期寿命和快速的新陈代谢优于其他猎物。人类个体与大小相似的猪相比生长额外33%的肿瘤组织,并且能在自然寿命结束前1一直用作食物来源生物。这有利于解释法医和人类学鉴定中人类的狩猎发生在普通因巢穴情况而开始的狩猎之前的证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