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75
142836656730122.jpg

西伯利亚号相片档案。

项目编号:SCP-267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2675的收容中止进行:一旦发现该异常须立即将其消灭。对SCP-2675最适宜采用飞机打击,该异常已被确认在对抗海军时难以被发现且具有优势。无效化措施集中于对其船体的彻底性热能破坏。

基金会将监控海事灾害和反常事故报告,重点关注北冰洋、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参见侦查文件-2675获取详情和特别关注区域)。对上述区域的卫星观测将持续进行。与SCP-2675遭遇的平民或军队须立即适用IV级媒体屏蔽协议,并从最近的集结设施派遣空中反应部队。Pyotr Vinogradov将军(安保权限4/2675)将指挥集结和空中反应部队的行动。从SCP-2675事件中救下的非基金会幸存者将被施以A级记忆删除。

描述:SCP-2675是Arktika级核动力破冰船西伯利亚号,由苏联于1977年建造。俄罗斯联邦的官方记录中记载西伯利亚号在1992年因蒸汽系统故障退役,然而回收到的GRU-P文件显示西伯利亚号是在前往北冰洋调查一疑似异常物体时失踪。

SCP-2675当前的外观较其于1992年失踪时没有明显差异,但其船体已发生自主地形状改变并增添了额外的构造物、装备和武器。SCP-2675释放着级别不定的中子辐射,且时常被观察到在周围水域引起一种苍蓝色光芒,这被认为是契伦科夫辐射。除了正常航向外,该船亦可进行传送。这会使SCP-2675从一处彻底消失并在另一处出现;这种传送能力的性质和极限当前未知,似乎不会对SCP-2675造成损坏,在传送进行时船体释放的中子辐射量将短暂提升。

SCP-2675偶尔会与在北冰洋、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上航行的平民或军事船只发生遭遇,少数时候会零星地出现在更南方的鄂霍次克海、阿拉斯加湾和北海。SCP-2675具有敌意且极度危险,但采取攻击似乎并非其主要目标本身,其真正性质仍有待推测。

SCP-2675的表面和内部都未观察到存在船员或其他人员,然而在之前与该异常的数次遭遇中已确认有一独立实体存在于船上,称为SCP-2675-1。SCP-2675-1被认为是船长或船的控制者。该实体从未现身,但会通过无线电与平民、军队或基金会人员进行交流。SCP-2675-1的声音与成年男性相符,能流利使用俄语、法语和英语。SCP-2675-1具有敌意且高度智能,会利用SCP-2675本身的坚固和异常能力来弥补其在军事布置上的弱势。

遭遇记录,2675-Alpha

1995年11月7日,多名平民在白令海上目击到了SCP-2675。由于其出现位置靠近俄罗斯海港和北冰洋水域,当时并未立即发觉其异常。在最初发现的8小时后,SCP-2675与一艘美国商船取得联系,随后发起猛烈攻击。基金会人员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截获的报告称有一艘破冰船展现出多种异常性质,这些报告被立即发往位于[已编辑]的地区监管员办公室。在地区监管员下令后,基金会联系华盛顿州基沙普郡海军基地,出动阿利·伯克级驱逐舰阿特曼号前往白令海。

笔记:阿特曼号从基沙普海军基地出发到执行任务期间一直与基金会保持联络并留下视频/音频文件,使得此次事件有了相当可靠的记录。
<开始记录>

阿特曼号未知联络人,立即报上身份否则开火。

20秒沉默

阿特曼号未知联络人,这是最后警告,报上身份否则开火。

SCP-2675-1:你是谁?Ты вообще кто?

阿特曼号重复?

SCP-2675-1:噢,美国人。你们想知道我是谁?我是神使。

阿特曼号请解释。

SCP-2675-1:我为神子驾船,生于原子之中。我的肉体在他智识的光辉中燃烧。我不再有生命,只有时间和能量。这么说够不够?

阿特曼号并不明确。你对数起平民伤亡负责,必须接受拘捕。配合我们前往拘留地否则开火。

SCP-2675-1:神子不可受此大辱,我也是。我是这船唯一的主人,只有神能命令我。

阿特曼号投降或者准备战斗。不会再有更多联络。

SCP-2675开始变形,在其右舷甲板上出现连个类似微波发射器的大型设备。阿特曼号向SCP-2675发出一枚RGM-109B战斧式导弹,但尚未命中对方即消失不见。导弹在水下爆炸。

SCP-2675出现在阿特曼号附近,撞上驱逐舰后左舷。阿特曼号受到严重伤害,但仍继续向SCO02675发射45式炮和M242大毒蛇炮。SCP-2675将上文提到的两台设备对准阿特曼号阿特曼号上的船员报告大量透明的发光人形开始出现,船载测量仪显示这些个体在向外释放致命级电离辐射。此时SCP-2675已在炮击下严重受损,突然离开掉头向北行驶。阿特曼号继续追击,直至SCP-2675再次消失。

<记录结束>

事件2675-Alpha后,两架西科尔斯基CH-53E超级种马直升机被派去确认阿特曼号的状况并搜寻幸存者。确认阿特曼号上全部船员均在SCP-2675的撞击中落水或是辐射中毒阵亡。对回收视频的分析显示在和SCP-2675接触期间辐射中毒人员均出现非典型症状,包括身体变得透明、内脏组织发光、眼部发出切连可夫辐射(玻璃液和辐射微粒发生相互作用所致)。

在SCP-2675下一次出现时,其在事件2675-Alpha中所受伤害似乎已被修复,且在船体结构上发生巨大变化。

调查报告“卡迈克尔”摘录

1996年5月,几名前GRU-P人员以让渡一些文件为交换获得庇护,其中有关于西伯利亚号服役历史的文件。记录显示这艘破冰船层被GRU-P用作侦察,并往在北俄罗斯军事基地运输材料。该船最后一次任务记录是在1992年被派往北冰洋调查一处电磁异常。在船长[已编辑]发出最后一次无线电通讯后该船便下落不明至今。下面是[已编辑]发来通信的抄录:

我把孩子放进了摇篮,摇篮很简陋,小而脆弱,但却是我的船所仅有的。其实并非我们在寻找他。是他在找我们。他找到我们了,在他冰冷的茧里就看见了我们;我们看着他却不知道不理解。我破开他的茧,把他握入手中。我燃烧起来却毫无痛苦。我的船员和我都成了雪中的灰烬。没有可以真正视物的眼睛。没有可以真正触物的身体。我们感受到了神的爱。我看见他伟大的光。在核时代我们只想着导弹和电厂,但在我们之内有着更纯洁的东西。我们都是原子。神子坐在船的心脏,他会带我们走向一段漫长旅途。当我们归来,我会向全人类展现他的爱,我会找到那在海中沉睡的其他神子。

事件2675-十一月

2005年7月8日,SCP-2675被目击到在格陵兰海攻击一艘拖网渔船。整个事件被附近的一艘帆船所目击,船主声称看见SCP-2675撞向渔船,使后者船体破损,最终整艘船彻底倾覆。在渔船沉没期间,SCP-2675上出现数个在事件2675-Alpha中出现过的仪器并对准已经倾覆的渔船。这时,一个飞艇状的飞行器突然从云层中出现,SCP-2675立即停止先前活动,船体上出现多个此前从未出现过的未知装置指向飞艇。SCP-2675和该飞艇均在无可辨识来源的情况下出现严重热损伤。在几分钟后,对峙双方均消失不见,航船收到一条发自SCP-2675-1的无线电通讯。确信该通讯是以极高频向所有海军VHF和航空器频带发出,在[已编辑]的区域内有多艘其他海军船只和航空器也同时收到了该通讯。下面是该通讯的抄录:

November.jpg

事件2675-十一月中的图片。

你们不配!你们不能拥有他们!交出你们的摇篮!

SCP-2675自该事件后消失了8个月;再次出现时并未受损,但中子辐射量显著提高。该飞艇在此之后没有和SCP-2675一起出现或单独出现。

在询问中,船主交出了几张在事件期间拍摄的照片,其中包括该飞艇的图像。调查后确认该飞艇的型号和尺寸与纳粹德国在1943年的核武器实验项目中制造的一艘齐柏林飞艇[已编辑]相符。[已编辑]被记录搭载或结合了某个在现有记录中未能确认的异常物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