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78


drone3.png

SCP-2678的内部。

项目编号:SCP-267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Alpha-42(“高速路巡警”)负责追踪在美国东南部的主要道路上出现的SCP-2678-1现象,包括被基金会人员和平民所目击的SCP-2678-1个体,和一切符合SCP-2678活动描述,来自民间的异常事件报告。机动特遣队Lambda-12(“性怪癖羞辱者”)则负责寻找,隔离和记录SCP-2678现象,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进行收容。

在2678-1现象发生的情况下,机动特遣队Alpha-42和Lambda-12应封锁周遭地区,查明主要的SCP-2678异常的所在位置,并限制对该地点的访问。被SCP-2678个体所吸引的人员,如果被成功阻止进入SCP-2678的话,应被施以B级记忆清除并拘留,直到异常症状消退为止。

描述:SCP-2678是主要在美国东南部出现的一种现象,通常发生在墨西哥湾和南大西洋沿岸附近。其活动开始时的迹象,在所有案例之中,都包括如下事件:

  • 高速路边的广告牌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将所显示的图像切换成四五项广告之中的一项,描述该区域内不存在的地点或者体验。此类广告牌频繁使用术语,来暗示附近有着某个度假村或者观景胜地,并通常带有四级视觉认知危机,和对观察者的未知模因影响。
    • 见到此类广告牌(被分类为SCP-2678-1)的个体会受到驱使,主动将车辆停在路边后离开,向着SCP-2678的所在地前进1
  • 当地某座建筑物的入口,会变成一空间异常的入口——通常该建筑早已荒废,破败或者年久失修。进入此入口的人员在此之后则是位于一个SCP-2678个体内部。
    • SCP-2678以一座大型教堂废墟内部的形态显现,残存的墙壁和天花板被未知的宗教符号所覆盖2。SCP-2678的内部似乎和它的入口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物理位置3,因此无法查明SCP-2678是数个地点的集合,或者所有的入口只通向一处教堂。
    • 除了该空间异常外,教堂内没有任何出口4。在教堂坍塌的墙壁外可见的区域被浓雾覆盖,一未知光源将其映照成红色。SCP-2678内的潮湿空气具有强烈的腐蚀性5,并会影响地球上的大部分材料,包括肌肉组织和骨骼。
  • 在SCP-2678内部的教堂中心,有一个大型的垂直坑洞,直径约为30米左右。坑洞内部,大致位于教堂地面8米以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生物个体(目前被分类为SCP-2678-2),只有主要进食孔可见。进入SCP-2678的个体会不可避免地被异常效应吸引,走到坑洞中央,SCP-2678-2实体的进食孔内部,然后被整个吞下。

对SCP-2678-2实体的完整描述很难获取,因为它位于SCP-2678内教堂地下,并对异常空间内的人类有着强力的认知危机效应。由无人机所获取的录像,除了该实体的大型进食孔外未能够拍摄到更多的部分,而它的外形与所有已知生物都不相似。从所有方面来看,SCP-2678-2似乎是一长而被压缩的肌肉管,内部被纤毛组织所覆盖,其用途是将所进食的物质向着一个未知的器官或者位置,继续推入该实体内部。

在进入SCP-2678-2的主要进食孔后,留在SCP-2678内部的个体的状况则无从知晓。从实验对象处收集的信息表示,内部的个体经历了强烈的幻觉和行为上的变化,很可能是其身体组织与SCP-2678实体的异质生物结构之间的接触所导致的。实验证明,进入SCP-2678和2678-2内部的受影响者会出现以下症状:

  • 嗜睡倾向轻微增加
  • 感光灵敏度轻微增加
  • 对周围环境的警觉性轻微下降
  • 视觉与听觉上的感知力轻微下降
  • 对触觉的感知力强烈增加
  • 性欲大幅度增长
  • 体温大幅度升高

对暴露于SCP-2678-2后,生理和心理方面所受到的影响的进一步研究正在进行中。

历史:1972年至1975年期间,有23位个体,年龄位于18岁和63岁之间,在乔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内失踪。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个体在消失前所驾驶的车辆都被留在了公路上,仿佛它们被泊在路边,然后完全遗弃了。州内警方无法找到这些失踪人口,或者任何与他们的下落有关的线索,随后案件便结案了。

在1993年,出现了一项关于坐在受影响者所驾驶车辆内的乘客的报告——而此前的十年内又发生了四五起同样的失踪案。据该个体陈述,驾驶者提到了一不寻常的广告牌,然后便将车停在路边,离开车辆,消失在了高速公路旁的树林中。该乘客跟踪个体到了一座被遗弃并且杂草丛生的建筑物内部,但在受影响者进门后,便无法找到对方。

自那以后,基金会的人员对美国东南部的主要公路进行了持续的巡查,试图寻找此类异常现象的来源。在一次巡逻中,员工发现了路边停泊的一辆车,旁边一位歇斯底里的女性正打着手势,试图让过往的车辆停下。据她描述,她的丈夫突然停车并走下了一处峡谷,然后消失在了底部的树丛里。

员工试图追踪被影响的个体,但在能够阻止对象前被袭击了。攻击者是一名34岁的成年女性,拿着一把刀。被袭击的人员成功地抵御了对方,但此时受影响的男性已经进入并消失在了一荒废电站的侧门中。攻击者的身份为Maria Jane Baker,已被拘留并且带到Site-42接受审问。

附录2678.1:采访记录

注释:以下的采访在基金会审讯官Richard Thornton下士,和被拘留的攻击者Maria Baker之间发生。

Thornton下士:午安,Baker女士,我的名字是Richard Thornton,是目前负责审查你的小组组长,在此执行这次采访。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Baker:你手下的人想要阻止那个男人重归完整。我救了他的命。

Thornton下士:“重归完整”?

Baker:我只是许多希望指导他人,进入那神圣集合——那整体中的人之一。那人被其中一柱灯塔所指引,来到了我们身侧,他的灵魂渴望从我们所受的苦难中解脱。

Thornton下士:啊哈。Baker女士,依据我们侦察员的说法,你和数个第五教会名下的极端组织有着来往,对吗?

Baker:(吐口水)你们的头衔对集团来说毫无意义。

Thornton下士:(停顿)哦,好吧。那些广告牌的目的何在?那些人又去了哪里?

Baker: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渴望化为一体,在永恒之乐中与彼此一起欢舞,扭曲和蠕动。这尘世间的形,它们陈腐而污浊。它们可能曾感受过宇宙之像的极乐,但早已变得冷冰冰。许多人蜕下了这躯壳,绝望地将自身向着黑暗放逐,不愿停留在我们的生涯所筑的监牢中。

Thornton下士:好吧,但这依然没有解释任何关于-

Baker:安静。我们并不是灯塔的建造者,我们只教导了它如何让其成形。教会它如何探入我们的世界之中,就像它触及我们之前的世界一样,指引疲倦者来到集团里。

Thornton下士:它?

Baker:洞。(Baker剧烈地颤抖,然后停顿了片刻)囚徒们蒙应允的祷告。我们匍匐拜倒在宇宙之前,乞求解脱。那神圣的海星听到了我们的哀求,将物质的帘幕拉开,使我们能够望见它的形体。在洞中,我们聚在一起。在洞里,我们合拢为一。我们教它在这世界上点亮灯塔 — 那些广告牌,只为指引人们进入它的深处。当受选者已全数被带走时,就轮到我们了。我们最后一个进去,然后这洞便将重塑世间万物。

Thornton下士: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Baker:被吞食,与集团融为一体?那可是极乐啊。

(无关的对话已被移除)

Thornton下士:你可以更详细地解释一下吗?

Baker:(大笑)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知道极乐是什么感觉吗?知道解脱是什么样的吗?真真正正的解脱,不仅得以从苦难的生涯之中逃离,亦得以从凡俗的形体之中解脱?我们注定要融为一体。注定要以集合的形态感受存在。只有当所有的情绪,知觉,喜乐与痛楚被凝聚成一体,一个存在时,我们才能够经历真正的慰藉。我们——你与我,坐在这桌前——我们是碎片,一幅马赛克镶嵌画的碎片,但我们远远不止如此。

Thornton下士:我明白了。所以你是觉得这幅——马赛克画,这个集团,可以通过一群人跳进这个……洞里来被修补完整?

Baker:洞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洞而已,下士。它是我们痛苦的终末,也是你会有过的,最大的欢喜—

Thornton下士:会有过的-

Baker:—因为所有人都将被吞噬。每个人都会融为一体,直到这镶嵌画被补完,拼图重归完整,而你和这建筑物里的所有人还有外面世界的居民,都会感受到极乐和解脱。终有一日。

Thornton下士:我知道了。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补充,这次采访就在这里结束吧。

Baker:后会有期,下士。

附录2678.2:D级人员实验记录

实验日志:人员探索行动1A

日期:02/22/17

指挥者:Terrance Shaw特工

前言:在可能与SCP-2678有关的异常活动和平民伤亡的报告增加后,Site-42的管理层同意通过D级人员测试来探索SCP-2678-2,全程由Site-42的员工所监督。D-38412装备有一件六级有害物质防护服,以及测试SCP-2678-2特定性质的器材和定位/通讯设备。

开始记录:03:00:34 02/22/17

Shaw特工:D-38412,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D-38412:能。

Shaw特工:好的,你能描述一下你周围的事物吗?

D-38412:是个很大的,呃,看起来这是个教堂——我身旁两侧都有着彩色玻璃窗,地板是红色的石头,还有很多柱子。天花板大约有——我觉得五十英尺高吧?可能还更高一些?这地方真的很宽敞。

Shaw特工:明白了。你能听见什么声音吗?

D-38412:这头盔隔开了一些声音,但让我先听听。

(7秒的停顿后)

D-38412:这里很安静,但有轻微的哼哼声。好吧,它不太像是哼声,更像是……呻吟?是个低沉的呻吟声。某种机械?我不太清楚,你们在无线电里有听到吗?

Shaw特工:否,我们没有听到。

D-38412:它绝对在这里。你希望我继续前进吗?(停顿) 我觉得我应该继续走吧。

Shaw特工:是的,继续前进。请接着描述周围的环境。

D-38412:所有东西都被这红色的光照着,有点偏橙的红。话说我要去的那个方向有很多红雾,大约在20英尺-呃,四五米-开外。哎,好像这雾不在我头顶上-天花板只是彩色玻璃而已,但我没法看到外面的东西,这玻璃是不透光的。(停顿) 没错,低雾在柱子之间弥漫着。建筑外面的景色,它真是……很难看清,但看起来支离破碎?到处是凸出来的东西,坍塌的建筑物。有很多红雾。

Shaw特工:你还看见什么了?

(通话受到干扰,暂停了10秒)

D-38412:(杂音) -好热。真的好热啊。应该只是这身装备的缘故吧,你们也这么觉得吗?

Shaw特工:我们这边有些听不清楚。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D-38412:这里面真的好热。热到难以置信。你确定我不该- (杂音)

(通话受到干扰,暂停了6秒)

Shaw特工:你能再说一遍吗?

D-38412:(喘气) -好热。估计这边的温度有一百二十华氏度。如果我把这套装备脱下来,会怎么样?

Shaw特工:我不建议你这么做。不要脱下你的防化服。请描述你所看到的事物。

D-38412:好,好的。呃,那边有-有-个缺口?地上有处凹陷。哦……

Shaw特工:一处凹陷?你能说得再详细一些吗?

D-38412:(杂音) -得要进去。我- (笑声)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感到有点热。

Shaw特工:好的。你估测外界的温度大致有一百二十华氏度,对吧?

D-38412:是-是的。

(通话受到干扰,暂停了8秒)

Shaw特工:明白了,只是确认一下而已。请描述地面上的这处凹陷。它是石质的吗?你目测它大约有多深,周围的地面有没有破碎?

D-38412:不是一处凹陷,它是地上的一个洞。就是这里,在这里我会- (杂音) -被满足,这里就是我的归宿。它看起来好-它的里-里面-好温暖潮湿啊,不像外面这里,热得火辣辣的,我热得要起火了-

Shaw特工:请试着有条理地表达你的意思,客观地描述周遭环境。你能做到吗,D-38412?

D-38412:那-那些牙齿。好吧,没多少牙齿,只是很多肉而已。(停顿了5秒))四五米下面,有个入口,有-有个孔洞。又粉嫩又丰满,颜色很平静- (杂音) -不像上面这个可怕的红色世界。我好热啊,我快要烧起来了,我- (无法分辨的呻吟声) -进去?我是得进去吗?

(7秒的停顿后)

Shaw特工:没错,进去吧。

D-38412:好好,好的,我会-哦,好吧,我只要从边上下去就行。喔天呐,好好好,从边上下去。(无法分辨) -就是我一直等待的。

(强烈的背景噪声和干扰,通话暂停了13秒)

Shaw特工:D-38412,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D-38412:哦,我能听到。(喘息) 这是-哇啊,好,这还好吧。

Shaw特工:请再次描述你周围的环境。你现在在哪里?你掉下去了吗?

D-38412:我-我在那……我在它的肉里,在它里面。它好湿- (咕哝声) 呃,我可以把这套装备脱下来吗?(杂音)哦,我真的……真的很需要把它脱下来-

Shaw特工:否,不要把防护服脱下来。我重复一遍,不要把你的防护服脱下来。如果你这么做的话,你马上就会窒息而死。不要试图动你的装备或者呼吸器。你听懂了吗?

D-38412:当-当然了,我- (无法分辨) 我只是-我他妈的被包起来了,它满满地包裹着我,我在它里面。

Shaw特工:我明白了。请继续。

D-38412:(停顿了4秒) 哦,但它-它应该也要进到我身子里的。(笑声,无法分辨)你看,我-我必须得把这身衣服脱下来,我要让它的-液体进来,到我里面。这就是我来这此的目的。为了解脱。

Shaw特工:抱歉?你能说得再清楚一点吗?你还能听到我吗,收到请回复?

D-38412:哦,我能听到,你-你的声音就在我耳边。你可以-可以先别说话吗,等-等几秒再继续?我不想在这种时候听到你说话,我正在- (被扭曲的笑声) -我的意思是,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你们,是为了它。他们,我们。我想-我快要-

(杂音,强烈的背景噪音,无法分辨的声响。通话停顿了23秒)

Shaw特工:你在听吗?你还能听到我说话吗,收到请回答?

D-38412:(喘气)我很抱歉你-你必须听到那种声音。(大笑) 这里……这里好深啊,它紧紧地包裹着我,它渗进了我的防护服里,它在灼烧我的皮肤。(杂音) -是我应得的归宿,这-结束这疼痛,这酷热,这瘙痒,结束这-瘙痒-

(无法辨认的发声)

Shaw特工:D-38412,你听得见我吗,收到请回答?

D-38412:(8秒的停顿后) 我听到你了。我听到了。(喘息) 我没法-说话,没法-找到恰当的词句。它-它在我里面,在我身上,我感受到它-从各个方向挤压着我,它在挤着我的肋骨,我感受不到我的脚了,并且(杂音) 它在- (无法分辨) 我能够感到它缠绕着我两腿之间的某物,它在-往里深入- (无法分辨)

Shaw特工:请尽你所能描述你正在体验的感受,和你目前所在的环境。

D-38412:哦,但这里好黑啊。真的好黑。我也不知道我- (大笑) 是活着还是死了,特工,我也不在乎。(呻吟) 又黑暗又潮湿,还很暖和。我想到了其他曾经来到这里的人,而他们也将- (杂音) -同样的感受。我们注定的归宿。(喘息,背景杂音) 哦操,我-我又要去了,操-

Shaw特工:我会留意的,但我们这边依然有无线电干扰。为了以后的研究,你能够确认一下你防护服现在的状态吗?

(无法辨认的发声,通话停顿了13秒。)

D-38412:(大笑) 哦,在你们眼中我已经死定了。这我明白。(杂音) 我明白了。防护服已经融化了,我现在赤身裸体,它在-灼烧着我的皮肤,有点刺痛感,但好温暖啊。我在流血。我在流血。我已经无所谓了,这是我应得的归宿,我已经不在乎了。(杂音) -成了,成了,我马上就要再次爽起来了,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

Shaw特工:不,不要结束这次通话。在SCP-2678-2毁坏掉无线电设备前保持联络。你听到了吗?

D-38412:我听到了,特工,而我 (无法分辨) 不同意你的意见。这不是我们该融为一体的正确方式。你不该在这里,还有这套-服装。我本该赤条条地来。我要把它脱了,并且我- (杂音)也要把头盔摘下来。我想和它单独呆一会儿。

注释:在附录二中描述的事件发生后,研究该探索记录的基金会员工联系了机动特遣队Lambda-12,一专门追踪和监视性方面异常现象的特遣小队。在和基金会的心理学家讨论过后,机动特遣队Lambda-12被批准介入其中,而所有对SCP-2678内部进一步的调查行动和SCP-2678-2相关的实验,都应由该队的人员执行。

附录2678.3:无人探索记录1B

billboard.gif

人员所目击的广告牌,带有认知危机的图像未被拍摄下来。

日期:02/24/17

指挥者:Rogers特工, 机动特遣队Lambda-12

前言:在一系列D级人员测试没有获得更多结果后,机动特遣队Lambda-12的人员在北卡罗来纳州的74号和95号洲际公路上,开车巡逻了两周,直到一个SCP-2678-1个体被在██████████附近的74/76号高速路上发现。作为驾驶员的Rogers特工被允许在路边将车辆停下,但被拘束在了驾驶座上,以阻止他在SCP-2678-1的影响下离开车辆,而他则负责操控一架无人机通过高速路旁边的树林,直到无人机越过一座荒废建筑物的门槛,进入SCP-2678个体内部。

drone1.png

13:47:30

<13:47:30> 无人机接近了附近的林地。没有检测到异常活动。当被问及此行动的动机时,Rogers特工无法给出一个适合的解释。

<13:47:59> 无人机停顿了片刻,稍微改变了方向。Rogers特工被观察到开始出汗。

<13:48:16> 背景中能够看到破旧的建筑结构。Rogers特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操纵无人机向着该结构前进。在此时间段内,特工没有对任何询问作出反应。

drone2.png

13:48:55

<13:50:09> 无人机越过门槛,进入了SCP-2678内部。即时无人机正将音频和录像传输到特遣队附近的机动侦察中心内。

<13:52:45> 视频录像显示,无人机正在降入SCP-2678-2的孔穴内部。

<13:53:13> 无人机落进了SCP-2678-2的进食孔。音频记录中传来频率在50-55赫兹之间的背景噪音。视频显示,SCP-2678的内部由某种肉质的红色物质组成,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而透明的液体。肉质组织能够被观察到在缓慢地搏动着。

<13:53:55> 无人机完全降入到SCP-2678-2的进食孔内部。后视摄像头显示进食孔外层的肌肉没有在无人机周围收缩,并且可以观察到来自外部的光线照入SCP-2678-2的内部。

drone4.png

<13:54:40>

<13:54:40> 无人机在SCP-2678-2的食管中大约前进了6米,其动作被SCP-2678-2体内狭小的直径所限制。左右两侧的摄像头工作正常,但因为镜头和SCP-2678-2内壁之间缺乏足够的空间,无法拍摄到清晰的图像。前视摄像头显示,周围环境全部由同样的肉质组织构成。

<13:55:32> 前视摄像头拍摄到了周围物质的改变。肉质组织依然存在,但其上覆盖有一层网状的触须,全部单独蠕动着。类似血液和混杂在一起的粘液的物质,包裹着部分赘生组织,并阻碍了它们的行动。

<13:56:20> 无人机上附着的酸度计显示的读数,为强酸性的2.4,和SCP-2678-2入口处偏中性的6.7读数相差很大。前视摄像头显示无人机撞上了SCP-2678-2内壁右侧突出的一白色物体,在随后的分析中证明它由骨骼构成。此骨骼可见的底部附近,肉质组织被观察到渗出某种绿色液体,从无人机的角度来看,正在朝着上方流去。这表明2678-2的长度在某些地方曾以垂直方向折返。

<13:58:19> 无人机的移动性能失灵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无人机似乎继续向前移动,但这只是SCP-2678实体内部结构运动的结果而已。Rogers特工开始大口喘气。特工被从机动侦察载具内移除,接受医疗检查。对无人机的观测继续进行。

<13:59:43> 无人机突然停下了。背景中传来大声的呻吟,随后无人机便开始向前快速移动。其外层的照明设施和后视摄像头停止工作,前视摄像头则遭到遮挡。无人机的状态报告显示出显著的内部结构损坏,很可能是周围腐蚀性的环境所导致的。

<14:03:34> 录音设备检测到了范围在180-200赫兹之间的发声,被无法辨别并且更加低沉,频率在70-110赫兹之间的声音所掩盖。随后基金会的音频技师借助音频增强软件,对录音的分析表明,此录音中有着大约100到1300个独特的人声。该发声的准确性质并不清楚,但基金会的听力学家在之后的分析中推测,那些声音似乎在歌唱。

<14:04:01> 前视摄像头短暂地开启了。无人机位于一片开阔空间上方,隐约被一未知光源所照亮。下方大约7米处,有着大量蠕动着的形体,无法辨别其具体特征。粘稠并且偏咸性的白色液体覆盖在群体上方。录音设备检测到了和之前相同的高频率发声,但更加响亮,并且音量正在持续增长。短暂的瞬间内,发声又被一声呻吟打断。群体下方的地面打开了一个洞,导致其朝着下方坠落。发声的音量逐渐下降,直到完全消失为止。无人机后方传来冲击声,然后它便与某物撞击并下坠。前视摄像头,录音设备和通信设备全部失灵。与无人机失去联系。

附录2678.4:D级人员试验记录II

实验日志:人员探索记录2A

日期:02/28/17

指挥者:Erin Van Pelt特工

前言:以下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查明更多关于空间内宗教符号的信息,刻意将一名D级人员暴露于SCP-2678的内部。因为实验意料之外的结果,未能够完成该任务。

开始记录:21:14:16 02/28/17

对象进入了此前发现的一SCP-2678空间异常内。基金会特工,在Van Pelt特工的指挥下,驻扎于该异常外部。对象装备有之前D级人员测试中,提供给实验对象的同类器材。

Van Pelt特工:你能听到我们吗?

D-58391:能啊。我现在得告诉你,这地方不太对劲。

Van Pelt特工:你说什么?

D-58391:在来这里的路上,我有这种感觉,就像,我不知道。像是我要感受到某种无与伦比的事物,我他妈从骨子里就能感觉到啊,老兄。但现在它不见了,现在那里是别的东西。

Van Pelt特工:明白了。你能描述一下周遭的环境吗?

D-58391:(停顿) 这里不是应该有个教堂或者什么别的玩意吗?

Van Pelt特工:它不在那里了?D-58391,打开你的前视摄像头。

对象开启了前视摄像头。一开始拍摄到的图片十分黑暗。对象打开了前部照明设施,照亮了面前的空间。其脚下是光滑的石质地板,最近的墙壁也是石质的。天花板很低,而左侧有一断层,在对象照明设施的灯光范围之外。

Van Pelt特工:你看到了什么?

D-58391:天呐,我-有股异味,(对象开始呕吐),闻起来像污水,但是更糟糕,该死的耶稣上帝啊—

Van Pelt特工:擦干净你的嘴,然后把头盔戴上。开启你的氧气罐,你会没事的。做几个深呼吸。

对象遵从了指示。一段时间后,对象回话了。

D-58391:好吧,天呐。我在某个隧道里,天花板真的很低,你什么鬼玩意都看不见。地板很滑,某种白色的玩意覆盖在上面。像是液体,我也不清楚。那边,呃,(停顿) 我左边的那玩意,它看起来像条沟渠或者别的什么。我觉得这里是条下水道。跟那种老旧的下水道一模一样。真他妈的恶心。

Van Pelt特工:你能离沟渠更近一些吗?

D-58391:我非得这么做不可?

Van Pelt特工:没错。

D-58391:好吧,先等一下。(停顿)这里依然很黑,挺难看清,但是……里面有股浓稠,并且流得很慢的液体。看起来像污水,并且味道也很臭,隔着头盔都能闻到……操。

Van Pelt特工:这沟渠通向哪里?

D-58391:这个……它向着两个方向延伸,我不知道多远。(停顿) 我在那边听到动静了。

Van Pelt特工:你什么都看不到吗?

D-58391:不完全看得清吧。

Van Pelt特工:继续走,有事就通知我们。

D-58391:好吧。

D-58391在短时间内保持沉默。

D-58391:我感觉不太舒服。

Van Pelt特工:你什么意思?

D-58391:我有点头晕眼花。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比如— (停顿) 操,我刚刚摔了一跤。地面太滑,我啥都看不见,这味道又让我恶心……这一切都不对劲。

Van Pelt特工:我能理解。我们会尽快把你弄出来,但我们必须要知道这隧道通向哪里。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前所未见的。

D-58391:这我明白。我说,我知道你们这帮人是搞科学之类的玩意的,但今天在这下头的又不是你们,对吧?(停顿) 这不是你们的错,说真的。我也不想来这里。(停顿) 我快到了。味道很重,地面上那玩意也越来越多,所有东西都又黏又滑。真他妈见鬼了。

D-58391继续前进了一段时间。背景中传来液体流动的声响。D-58391没有提到与其相关的事物,虽然项目的心跳频率被观测到有着明显的增长。

D-58391:这边有个拐弯。

Van Pelt特工:转角处有什么?

D-58391:我-我不想继续走了。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Van Pelt特工:我们之前已经说好了,你得拐过那个角落。我们只要看清那头有什么,你就可以回来了。

D-58391:你保证吗?

Van Pelt特工:当然了。

D-58391:好吧。先等一下。(停顿) 墙壁不见了,我觉得这是个挺大的房间。我能够听到某个东西在移动。这— (停顿,深呼吸) 这沟渠通到一个,呃,水池里。它很大,它正在打着转儿,我……

Van Pelt特工:D-58391?

D-58391:我……我头顶上,那东西穿透了天花板,就跟钻出来的一样……它是个巨大的肉-呃……我也说不清,但它……里面的东西流出来了……沟渠里的那些东西,就是它排出的废物— 我,我头晕,我没办法,等等—

Van Pelt特工:你还好吗?

D-58391:它里面流出来的玩意真的太多了,就跟屎和……别的液体组成的瀑布一样,它……哦天哪,我想吐,我—

Van Pelt特工:再坚持一会儿。

D-58391:我得回去。我坚持不下去了,有东西正把我的脑袋操得一团糟。

Van Pelt特工:明白了。你还能站稳吗?

D-58391:(杂音) 操,我-呃啊,你真是个乌鸦嘴。地板正在-倾斜-

Van Pelt特工:你还站着吗?

D-58391:操,操,我操-

15秒内,话筒中只传来电子杂音,喊叫声,摩擦声以及背景杂音。

Van Pelt特工:D-58381,你听得见我吗?

D-58391:(无法分辨) 我在一,一条- (无法分辨) 河里,里面全是-哦基督啊,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躯体。(呕吐)

Van Pelt特工:请描述你周围的环境。

D-58391:它— (杂音) 挂着,挂在边缘上,它现在就在我下面,我快手滑抓不住了- (无法分辨) 天呐,神呐,他们全在尖叫,每张脸都朝上看着我并且 (无法分辨) -就那么直直瞪着我,那些操蛋的-眼睛 (无法分辨) 求求你了,把我拉上去,把我拉上去- (无法分辨) 血还有白色—黏糊糊的—那些手指和臂膀正在溶解,他们想爬上来然后 (杂音) 快来救我,救救我,快来- (无法分辨)

能够听到刮擦声和喊叫声。话筒发出一声哀鸣,然后便断开连接。随后没有检测到任何信号输出。测试结束。

额外注释:进一步的D级人员测试正在等待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