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8
Hat.jpg
SCP-268
项目编号:SCP-26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8目前保存在[数据删除],因为我们认为其帮助受限工作人员与人型SCP逃脱的能力过于强大。尽管如此,令在实地工作的特工使用其进行进一步的测试的可能性尚在审查中。见附录268-05。

描述:SCP-268是一顶粗花呢毛织报童帽。它的图案与款式似乎发源于爱尔兰。虽然纤维检测没有可靠的结果,但由于它的风格与质地,估计它制造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帽子上唯一的标志是一张标签,上面用中古爱尔兰语写着“花园是毒蛇之地”。但多种迹象表明这一标签是在近代被缝在帽子上的。

因这件人工制品的性质,测试极为困难。SCP-268在戴上它之前似乎只是一顶普通的帽子。但任何人戴上帽子后,会立即变得不引人注意。对象变得不容易被记住,被完全无视,或者被所有观察者认为“理所当然在那”。得到明确提示的观察者可以在稍后想起自己确实见过对象,但除了“见过一个戴帽子的人”之外无法提供更具体的细节。观察者似乎有种无法抗拒的感觉,认为戴着帽子的人“理应在那”,因此不需要思量和注意。

在开始的测试中,远程分析员完全忘记了他们应该观察室内中的什么东西,直到戴着SCP-268的D级人员大声呼喊他们才注意到他。移除该人工制品,发言,以及与观察者互动,这些似乎是仅有的几种可以令戴着SCP-268的人让自己得到关注的办法。一旦观察者“注意”到了戴着SCP-268的个体,他们会再一次无视对象,除非一直被对象主动吸引。

测试结果显示,如果一名对象戴着SCP-268累积超过二十(20)小时,它的效果似乎会逗留(但效力减小)在戴着这件人工制品的对象身上,即使对象当时没有戴着这件人工制品。因为这有可能导致收容失效,在这方面的测试已采取谨慎态度。但一次事件[见附录268-04]表明,若戴着这件人工制品足够久,它所提供的效果是持久且坚不可摧的。

拓展实验仍无法确定电子设备是否可以被SCP-268直接影响。观察者通过电子设备观察戴着SCP-268的对象仍然难以注意到对象的存在,即便是注意到了,观察者也报告称其无法看见上述个体的面部。观察者对戴着SCP-268的个体的描述“模糊不清”,而类似监控录像的数字媒体的画面被报告称是“颗粒状且无法聚焦”的。研究无法确认这些改变究竟是真实而自然存在的,或仅仅是观测者因SCP-268特性而出现的主观感知。应当指出的是,虽然通过电子光学设备记录SCP-268的影像非常困难,但运动感知设备、重量感知设备、热感知设备,与类似的设备都可以在接触到SCP-268时正常运行。

附录 268-01:根据记录,SCP-268与SCP-180有一些相似点,但SCP-268似乎对无生命物体不起作用。更重要的是,它不会直接盗取宿主的身份。虽然当SCP-180在被移除并放置在另一个物体上后会造成其原宿主的身份无法被识别,但这似乎仅仅是它盗窃并转移身份的副作用。同时,SCP-268可以说是将那些长期戴着它的人的身份“偷走”使其不可撤销地被遗忘。这使得我们思考这两个项目是否来自同一来源,或者说它们所表现出的相似性是否仅仅只是巧合。

附录 268-02:应特工███████的请求,经█████████博士和Klein博士批准,SCP-268由现役战斗勤务特工使用。目前为止收效良好。

附录 268-03:实地测试已经暂停。尽管一名自称是特工███████的人似乎出现在了工资名单与档案记录中,无论在site██或者高级司令部,都没有工作人员曾见过或听说有个特工 ███████。进一步的测试应当仅限于在D级人员身上执行,不允许对任何一个个体实验超过十(10)小时。

附录268-04:当一名项目个体在戴着这件人工制品累积超过一定时间后,SCP-268的影响似乎会增强而且变得持久。在第一次戴SCP-268与在其他情况下戴SCP-268超过5小时的人之间,SCP-268的影响效果有显著的差异。举例来说,之前从未戴过这顶帽子的人可以通过交谈来消除它的效果。那些戴过这件人工制品好几次且戴的时间较长的人,似乎可以问观察者问题,并得到答案,而观察者在之后对此一点印象也没有。在一次测试中,一名戴着该人工制品15小时的对象向守卫人员问出了测试房间的密码,差点造成了一次收容失效与D级人员逃逸。刚刚提到的那名安保人员报告称无法回忆起所透露的上述信息。-Klein博士

附录 268-05:在████年█月█日,SCP-268失踪。它是在清早被特工█████和研究人员发现丢失的。它原来的位置上放着一张纸条,写着“谢了,我得把我的帽子拿回来~L.S.”对于此次收容失效的调查已于████年█月█日着手进行,参见[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